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7章 种菜养鱼(兢兢业业寂寞哥盟主加更)

第17章 种菜养鱼(兢兢业业寂寞哥盟主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王府的北侧是一个花园,没什么名贵的花草,却打理得很整洁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园中有池,池上有飞梁,飞梁上有座小亭,和常见的花园没什么两样,只是多了几分烟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当曹苗看到站在菜畦中的中年妇人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妇人身着布衣,花白的头发简单的挽了一个髻,垂在身后,手里握着一把韭菜,脚边放着一只竹篮,竹篮里搁着几样曹苗说不上来的瓜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妇人抬头,见曹苗缓步而入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随即低了头,敛身屈膝,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妾谢氏,见过王子。王子安好,令人心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微怔,园外又有脚步声响,曹志走了进来,见曹苗也在,顿时愣住,随即快步上前。“阿兄,你怎么……起这么早?”见曹苗看向那妇人,曹志连忙介绍道:“这是我阿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恍然。这是曹志的生母谢氏,他原本有点印象的,只是没曾想十年不见,她竟老成了这样,与十年前的少妇判若两人,一时竟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与曹植见面,从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起,曹苗就进入角色。此刻得知妇人是曹志生母,他也没有太多反应,只是淡淡地看了妇人一眼,便收回目光,从曹志母子身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志不以为忤,反倒有几分欢喜。他的母亲是卞太后的侍婢,与曹植一起长大,后来便成了曹植的侍妾。因为出身低,却又深得曹植信任,所以不为曹苗的生母崔夫人所喜,连带着曹苗对谢氏也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此刻的表现实在再正常不过。看样子,他的病情又有好转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志跟了上去,曹苗头也不回的挥挥手,神情淡淡,自带三分疏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志连忙收住脚步,回头提起谢氏脚边的竹篮,与谢氏一起出了花园。出了门,曹志轻声问道:“阿母,你看王兄像武皇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氏回头瞅了曹志一眼,略作沉吟。“的确有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志喜道:“我就说嘛,王兄这次一定是得武皇帝在天之灵保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氏苦笑了两声,摸摸曹志的头,拂去他头上的一片树叶。“但愿如此。允恭,你去见你父王吧。得知你王兄病情好转,他也会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志犹豫道:“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你父王自有计较。”谢氏接过曹志手中的竹篮,轻轻推了推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志点点头,匆匆向小楼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园并不大,几处景观也破旧得很,曹苗很快就走了一圈。他回到花园中央的飞梁亭中,坐在栏杆上,看着水中游弋的黑鱼、草鱼,哭笑不得。人家王府里都养观赏鱼,雍丘王府里养食用鱼,也算是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比起在花园里种菜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过几天,连种菜、养鱼的机会都没有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抬头看向西侧的院墙。在那堵高墙外,有一片果林,花开得正艳。至于能不能等到结果,那就说不准了。虽说按韩东交待,天子根本不信王泰等人的谣言,却不能因此断定天子不会借题发挥,打压曹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以为曹丕驾崩,曹叡登基,他就能迎来转机,未免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诏书不是已经下了,要徙封浚仪么。就算这是虚惊一场,雍丘也不会是曹植最后的封地。在雍丘王之后,还有几个封号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好的皇帝不做,被人当猴耍,开心吗?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想着,自然而然地哼了一声,嘴角挑起一丝讥讽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有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一动不动,恍若未闻,看着水中游弋的黑鱼出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慢了下来,透着几分迟疑,几分不安。在离曹苗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停住,再也没有前进。过了一会儿,有一个很轻的脚步声离去,在园门外消失,想来是站在门外,防止有人靠近,打扰了园内的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咳……”一声闷咳,真伪难辨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充耳不闻,眼神却渐冷。虽然背对着来人,眼神看似无用,但他却没有因此掉以轻心。俗话说得好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眼神在表演中的作用举足轻重,不亚于形体。真正的演员能通过眼神表达很多信息,不仅能影响别人,也能影响自己,从而改变整个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之人显然感觉到了这一点,越发局促,接着又咳嗽了两声,连呼吸也窘迫起来。过了片刻,他总算开了口,声音沙哑低沉,带着一丝破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……良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抓住时机,冷冷地说道:“这些年,你后悔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容易鼓起勇气说话,却被曹苗生生打断,身后之人一时语塞,半晌后,长叹一声。“魏武挥鞭,东临碣石有遗篇。萧瑟秋风今又是,换了人间。这些天,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鞭子,抽在我的身上。若是犹不知悔,我与禽兽有何区别?允良,我……我愧对武皇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缓缓站起,甩了一下袖子,又慢慢转过身,有如实质般的目光看向几步外的中年人——他的父王曹植,眼神带着三分鄙夷、三分怜悯,三分失望,还有一分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被曹苗看得心中一颤,愣了片刻,消瘦的面颊抽了抽,又惭愧地低下了头,花白的头发在晨风中摇曳,令人心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仅仅如此?”曹苗咬牙切齿地冷笑道,带着压抑的愤怒,如同云中咆哮的雷,地底奔涌的火,野兽发作前的低吼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过了一会儿,他重新抬起头,迎着曹苗的目光,眼眶泛红,泪水沿着青白的面庞滑下,神情虽凄苦,却坚毅了很多。“允良,这些年……是委屈了你,可是有些事……并非如你所想,当年就算我全力以赴,也未必能成功,反倒可能兄弟反目,父子为仇,基业崩溃。你当时年幼,只知丧母之痛,却不知道你阿母被杀另有原由,非我之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夫人之死与曹植无关?曹苗心中诧异,却不说话,只是冷冷地看着曹植,神情稍缓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曹苗神情虽冷漠,却没有发作的迹象,曹植心中的忐忑略定。他试探着向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良,你还记得你母亲的叔叔崔季珪吗?在你母亲死后不久,他也被武皇帝杀了。即便如此,支持我的人还是屈指可数,武皇帝徒呼奈何,只能立文皇帝为太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