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5章 机会(月夜吟风万点打赏加更)

第35章 机会(月夜吟风万点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尹模、韩东退出大殿,沿着殿侧的走廊向前,快出宫门的时候,尹模停住脚步,侧身回头,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中书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吏在。”韩东第一次进宫,不敢东张望西望,又兼心事重重,正低着头向前走,忽然听到尹模叫他,下意识地应了一声。声音很大,引得宫门内外的郎官们侧目而视,眼神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尹模也有些后悔,连忙拱手作揖,拉着韩东匆匆出了宫,快步急行,然后忍不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东讪讪地看着尹模,想问又不敢。尹模笑了片刻,突然脸色一变。“韩东,你的机会来了,我们校事的机会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敢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尹模拍拍韩东的肩膀,顺势搂着他向前走。“知道是谁想要你的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东还没从见驾的紧张中恢复过来,对尹模的亲热也非常不习惯,不敢开口,只是用力的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尹模再次拍拍韩东的肩膀,松开了他,恢复了矜持,伸手指指大道两侧的官署。“从武皇帝设立校事起,这些官员就无时不刻想除掉我们。你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卢洪、赵达,再到不久之前的刘慈,没有一个校事官能善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东木然地点点头,心头掠过一丝黯然。校事名声太差,人见人憎。做了校事,这辈子都抹不掉污点,想改换门庭都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现在机会来了,陛下与先帝不同,他需要我们的支持。不论是校事玉印,还是内丹术,只要你能办好一件事,不仅你翻身了,所有的校事都能跟着沾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东愣了片刻,忽然醒悟,不禁心跳加速。“都尉,这……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尹模故作高深地点点头,面色冷峻,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做校事多年,经验老到,刚刚从天子的反应中,他意识到天子对内丹术的浓厚兴趣。这些天,他大部分精力都在覆查韩东的报告,一心想抓住校事玉印这个机会,对洛阳的消息留意不多,对内丹术只是有所耳闻,却没时间过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才知道,相比于失踪多年的校事玉印,内丹术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件事偏偏都和雍丘王府有关,和韩东的任务有关。而韩东又是他的下属,派韩东去雍丘王府也是他的命令。韩东要是立了功,他这个直属上司自然水涨船高,跟着立功受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东,你知道雍丘王曾掌过校事玉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东连连点头。“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校事玉印失踪多年,突然重新出现在雍丘王府附近,这件事或许有些说道。现在又多了内丹术,说不定是雍丘王的转机来了。你这次去,一定要收敛些,以完成任务为要,不要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?”韩东很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愿意?”尹模转身打量着韩东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韩东连连拱手请罪。他怎么可能不愿意,重新分配任务,至少说明他的杀人嫌疑已经基本洗清了。他再也不想回校事署的大狱里呆着了。即使有尹模照顾,他没吃什么苦头,他也不想再过那种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住,任务为先,好好利用你的线人。”尹模幽幽说道: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陛下很快就会派其他人去查,你的时间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东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散骑侍郎曹爽拾阶而上,快步来到曹叡身边,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回头看了曹爽一眼,眼角闪过一丝笑意。“昭伯,几天没见,你好像又肥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爽抹了抹额头的油汗,憨笑道:“臣也没办法。回京几日,稍微清闲了些,便又长了几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叡忍不住大笑,拍拍曹爽的肩膀。“你真是大将军的嫡子,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爽也笑了。他的父亲曹真体胖并不是什么秘密,因此常被人取笑,只是没几个人敢当着他的面说罢了。曹叡身份不同,既是天子,又和他从小玩在一起,平时没少拿这件事调侃他。也只有这个时候,他才能看到曹叡有些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君臣说笑了两句,曹叡问起最近京师的趣闻。曹爽一一解说。他就是曹叡的耳目,专门为曹叡留心宫里宫外的消息。最近朝野多事,他更是用心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内丹术,这是最近几天洛阳最热门的话题。不管是皇亲贵戚,还是普通百姓,都无法拒绝成仙的诱惑,只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像孙邕那样痴迷而已。内丹术一出现,就成了无数人的谈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内丹术有用吗?”曹叡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成仙,臣不敢说。可是强身健体,沉心静气,肯定是有用的。”曹爽胖胖的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。“不瞒陛下,臣这几日也在练习,受益匪浅,就连头晕的毛病都好了不少。臣打算写信告知臣父,让他也试试,或许能治他这眩晕的旧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叡回头看看曹爽。“你知道这内丹术的来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和雍丘王的大王子曹苗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一趟雍丘吧,看看曹苗身体如何。”曹叡说道:“若他的狂疾已经痊愈了,就出来做点事吧。天下多事,身为宗室,总不能整天养尊处优,无所事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爽吃了一惊,天子要起用雍丘王父子?这可是与先帝的做法相违啊。先帝驾崩之后不久,刚刚登基的天子就将先帝任命的四位辅政大臣外放,尤其是将制定九品官人法的陈群转为司空,已经引起了不少官员的反对,如今又要重新起用雍丘王父子,又是在谣言未息的情况下,是不是有些仓促?

        曹爽本人也不赞成这个决定。他的父亲曹真就是先帝的支持者,对先帝忠心耿耿,对天子的举动已经有所微词,觉得他年少轻狂,不够稳重。如果得知天子要起用曹植,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爽想劝又不敢开口,直到曹叡脸色微冷,才意识到失礼,连忙收回目光,躬身领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