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62章 父子有约(刀刀口万点打赏加更)

第62章 父子有约(刀刀口万点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含笑看着曹植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的曹志等人却是惊讶之极,不知道曹苗和曹植说了些什么,竟让曹植如此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夫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欣慰,幽幽叹道:“这九年来,还是第一次听到大王这么笑,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这么笑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翠羽歪着头想了想,赞同地点点头。在她印象中,曹植的确没这么开心地笑过,总是一副愁苦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夫人转身,附在翠羽耳边交待了几句。翠羽连连点头,起身赶到曹志身边,低语了几句。曹志会意,转身走到正在说笑的老宋面前,让老宋交待下去,任何人都不准将今天的事外传,否则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宋等人凛然,纷纷起身发誓。谢夫人一向温和,说这么重的话,自然是因为干系重大。他们都是府里的老人,知道轻重。大王名为藩王,实则囚禁,这次总算有一线机会翻身,谁也不愿意被自己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收起笑容,转身拍了拍手。曹志会意,捧了一些酒肉,快步来到曹植、曹苗面前,眼睛盯着曹苗。只要曹苗有一些不快,他立刻将酒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说什么,反而提起酒壶,为曹植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长吁一口气。“允恭,你坐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。”曹志嘴里应着,眼睛却瞟着曹苗。见曹苗没什么反应,连忙脱了鞋,在席上坐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次入京,机会与危险并存,你我父子当同心同德,不能有一丝疏忽。一步踏错,或许便是万丈深渊。”曹植把玩着空酒杯,淡淡地说道:“仓辑不过是跳梁之小丑,他背后还有人,很多人。甚至……”他顿了顿,抬起头,看看曹志,又看看曹苗。“甚至是整个朝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心里咯噔一下。整个朝堂?这岂不是连皇帝曹叡都包括进去了。他可不认为是自己想得太多。以曹植一向慎言慎行的从心姿态,说出这样的话,已经是亮剑的节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浚仪属陈留,属兖州。兖州刺史王昶是先帝东宫旧臣。中牟属河南尹,属司州。河南尹司马芝,是我大魏名臣,刚正不阿。司隶校尉不是别人,就是你母亲的从叔崔林崔德儒,也是个君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“君子”二字,曹植的眼神有些讥诮。“所以,你想借机报复仓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按朝廷的制度,仓辑会槛车征廷尉,由廷尉寺审理。廷尉是高柔,奉公守法,不会偏袒任何一方。即使证据充足,祸不过仓辑一人而已。如果廷尉寺认为仓武是屈打成招,胡乱攀咬,证据不足取信,仓辑很可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的眉头越皱越紧。“当初定计的时候,父王为何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反问道:“我当时说了,又能如何?放弃这个机会吗?不。”他摇摇头,轻轻哼了一声,充满不屑。“仓辑不值一提,但借此机会敲打敲打某些人,还是有必要的。否则,会不断有人想从我父子身上捞取机会,烦不胜烦,哪里还有精力做正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看了曹苗一眼。“你看,王泰一死,防辅吏们都安份多了。小人畏威而不怀德,适当的反击还是必要的。只不过这样的手段终究不登大雅之堂,偶尔为之尚可,却不能倚仗,免得因小失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眉梢一挑。“你看我干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冷笑道:“你敢说,韩东杀王泰,与你无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提高了声音。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韩东杀了王泰,却没受任何处罚。而他从洛阳返回后,又与你走得亲近。这便是证据。”曹植顿了顿又道:“何况很多事并不需要证据,别人怎么认为才是关键。你能向每个人解释,证明你的清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一时竟无言以对。他重新打量了曹植两眼,觉得有必要重新评估眼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伸出手,曹苗看看他,笑了一声,还是提起酒壶,为他添满了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呷了一口酒,发出惬意的轻叹。曹苗心里痒痒,有一种将酒壶砸在他脑袋上的冲动,脸上却笑得更加温和,一副洗耳恭听的孝子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依父王之见,这件事当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有轻重缓急,当以大局为重。只有大魏江山稳固,你的愿意才有实现的可能。否则,你我父子为了亡国之臣,形势只会更糟,刘氏子弟便是前鉴。”曹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“当务之急,自然是阻止大司马伐吴,以免覆败之祸。大司马性刚易折,若是意气用事,有所不测,朝廷将折栋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又伸出手,亮出已空的耳杯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有给他添酒。父子俩四目相对,互不相让。曹志坐在一旁,想劝又不敢,只能报以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手里还有点钱。”曹苗微微一笑。“你若真能阻止大司马伐吴,我买京师最好的酒,让你一醉方休。如果你不能,这一年都不准喝一口酒。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眉梢轻挑。“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说话,只是举起手掌。曹植见状,哈哈一笑,举起手,与曹苗三击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曹植一脸狡黠。“要劝陛下更改成命,我必须上书言事,你不能阻止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心知肚明。这么重大的事,让曹植不发一言实在太难了,该撞的南墙还得撞,他能做的只是准备垫子,缓冲一下,别一头撞死了。“当然。不过每天晨跑增加到十里。陛下收回成命之前,不准喝一滴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脸颊一阵抽搐,刚想说话,曹苗又道:“若是你不愿意,现在反悔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咬咬牙。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岂能出尔反尔。就依你。”他看看手中的耳杯,见杯底还有几滴残酒,不禁咽了口唾沫。他很想将这几滴残酒喝掉,可是面对曹苗、曹志,他又实在拉不下这个脸,只得咬咬牙,故作豪爽的将耳杯掷在地上,长身而起,朗声吟诵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马饰金羁,连翩西北驰。借问谁家子?幽并游侠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小去乡邑,扬声沙漠垂。宿昔秉良弓,楛矢何参差!

        控弦破左的,右发摧月支。仰手接飞猱,俯身散马蹄。

        狡捷过猴猿,勇剽若豹螭。边城多警急,虏骑数迁移。

        羽檄从北来,厉马登高堤。长驱蹈匈奴,左顾凌鲜卑。

        弃身锋刃端,性命安可怀?父母且不顾,何言子与妻?

        名编壮士籍,不得中顾私。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