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69章 又见邓飏

第69章 又见邓飏

        告辞了公孙晃,又连连挥手,依依告别,含笑目送公孙晃一行离开,直到公孙晃一行消失在西明街,曹苗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桃,你留意一下辽东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桃若有所思,回头看了一眼公孙晃一行消失的方向。“王子觉得公孙晃心神不宁是因为辽东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。在他读过的剧本里,辽东即将易主,而且与东吴的孙权眉来眼去,有些说不清的瓜葛。只是不清楚具体时间,这才顺便试探一下公孙晃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晃心事重重,甚至有些草木皆兵,精神高度紧张,应该是听到了一些风声,这才宁愿破财消灾。明明和他没什么交情可言,还是要送上三匹上等辽东马,只求少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必要密切注意公孙晃的动静,可是他能动用的人手实在太少了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借助校事署,送尹模一个功劳,就成了迫不得已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尹模等人只能利用,最后还是要靠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需要一些信得过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三人上了马。马是好马,驯得很好,只是马具不够完善,曹苗上马费了不少力气。好在他是病人,能骑马就算不错了,上马姿势难看一点也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出行方便,顺便掩人耳目,他们穿的都是轻便的胡服,并不影响骑马。汉末胡风已经很盛,尤其是经过史上第一位文艺皇帝汉灵帝大力提倡之后,穿胡服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华夷之辨还很重,为了方便而穿胡服的大多是需要劳作的社会底层,有钱有闲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士大夫还是很讲究的,别说穿胡服,骑马的都不多。他们出行都是坐车,车就是身份的象征。大路上碰见,不用说话,先看看对方坐的是什么车,就清楚对方是什么官阶,家里有没有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随着玄风渐浓,士大夫们嗑药嗑得弱不禁风,连马车都不能坐,只能坐更慢更稳的牛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府中还有马的时候,阿虎隔三岔五还能练习骑乘,现在也没什么难度。青桃出身将门,小时候几乎是在马背上长大的,有童子功,虽然丢了很多年,却还是很快适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难的就是曹苗。他虽然也骑过马,但是这种无镫的马,他是第一次骑,别说策马奔驰,一日看见洛阳花,就算是缓步而行,都要小心翼翼,生怕从马背上摔下去。见曹苗这副模样,青桃也不放心,下了马,为曹苗牵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子放心,这马驯得很好。除非遇到突发情况,否则不会有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曹苗舒了一口气。以前在剧组也骑过马,不过那些马大多是老演员了,有的演戏经历比他还丰富,又有专业的马术师配合,一般不会出事。他现在骑的却是真正的战马,是不是安全,一靠驯得好不好,二靠他的骑术和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虎、青桃,有了马,以后你们可以练习骑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。”青桃淡淡地应了一声,并不是很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子,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。”阿虎大声说道,引来无数路人侧目。他白晳的面皮和蓝色的眼睛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有人不屑地唾了一口唾沫。“这是谁家的骑奴,大喊大叫,一点规矩也不懂。待会儿遇见缇骑,把他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虎耳力甚好,听得清楚,顿时像被浇了一盆冷水,所有的精神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听见,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,哼了一声,举起左手,竖起中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辆马车轻驰而过,一个身影在车帘中闪过,正好看到曹苗竖起的中指,连忙招呼车夫停车。车夫一边勒缰绳,一边长喝一声:“吁——”缓缓将马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子,是你吗?”马车后门打开,一个人从里面钻了出来,站在路边,向缓缓走近的曹苗拱手施礼,朗声笑道:“大王子,还记得我吗?南阳邓飏邓玄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定睛一看,不禁咧嘴一笑,随即又恢复了冷漠。“原来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,是我。”邓飏笑容满面。“王子这是哪里去?我送你一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曹苗摇摇头,一口拒绝。他还有正事要办,没兴趣和邓飏扯淡。

        邓飏热脸碰了个冷屁股,却不以为忤,反倒更加恭敬。“大王子不愧为狂士,胡服快马,昂扬而行,自立于天地之间,非等闲人可知。飏虽不才,愿随王子左右,朝夕受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瞅了邓飏一眼,哭笑不得。这货是不是贱?看不出来我不想理你吗?他没说话,一脸冷漠地踢马从邓飏身边经过,同时竖起了中指。

        邓飏一见,立刻收起笑容,双手交叠,身如折磬,深施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微怔,随即想起曹志说过的事。这货会错意了,以为自己又和他讨论玄学呢。这次不说话,改作以行动对行动了。不得不说,这货是真聪明,不做和尚真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说话,勒住坐骑,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邓飏,中指一动不动,眼神中却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邓飏弯着腰,看不到曹苗,却能看到曹苗的坐骑没有前进,知道曹苗没走,心中欢喜,觉得这次有希望,应该是答对了。一抬头,却又看见熟悉的手指,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,目瞪口呆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尤其是看到曹苗眼神的期待,更是惭愧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叹了一口气,摇摇着,收回手势,继续向前,再也没回头看邓飏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邓飏满脸遗憾地看着曹苗远去,抚掌而叹。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深。虽欲从之,末由也已。大王子风姿卓绝,我却不能从之学,实在是人生至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后面又驶来一辆马车,缓缓停住。车窗拉开,一人冲着邓飏喊了一声:“玄茂,你怎么还不走。再不走,就吃上不午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邓飏回头一看,见是夏侯玄,笑道:“是太初啊。没什么,刚刚遇见大王子。本打算向他请教,没想到还是不合格。事不过三,我怕是没这荣幸了。”说着,往曹苗消失的方向指了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顺着邓飏的手指看去,皱了皱眉,叫过一个跟在车侧的骑士,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士躬身领命,策马向前追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