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73章 劫后重逢

第73章 劫后重逢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早就听说过市井藏龙(污)卧(纳)虎(垢)的说法,也知道有很多草莽英雄出自市井,今天却是第一次亲自体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羊市是想找青桃的弟弟,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韩龙、张威两个王府旧部,而且这两人似乎已经是羊市真正的老大,连官府都要躲得远远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稍一交谈,曹苗就知道了韩龙、张威出现在这里的原因。他们被朝廷征发,送到战场,很快就发现朝廷有意无意的想牺牲他们,不约而同的做了逃兵,先后落脚羊市。朝廷实行士家制,逃亡的士卒一旦被抓住,必死无疑,连家都会受到连累,所以他们只能隐姓瞒名,市井就是最好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年轻力壮,又经历过真正的战场,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羊市这些人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,很快被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。张威年纪不大,但经验丰富,之前做过曹彰的部曲督,熟悉如何与官府打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羊市官吏就是被张威威逼利诱,这才装聋作哑,由张威、韩龙实际掌控羊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威说完,看向青桃。“大娘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桃盯着张威看了半晌,不太确定地说道:“你是威崽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虎目含泪。“大娘还记得我。这可太好了。告诉你一件事,小郎还活着,就在羊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桃身体微微颤抖,如梦初醒。“是你救了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张威点头道:“我趁乱救了小郎,校事追捕得紧,我无处可去,就逃进了鄢陵侯府。鄢陵侯为人刚猛,校事也不敢惹他,承蒙他庇护,这才过了两年安生日子。可惜,他也被毒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桃上前一步,抓住张威的手臂。“你还有个弟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低下头,咬着嘴唇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    青桃明白了,泪水扑簌簌地往下掉。“威崽,以后,你就是我阿兄,崽崽就是你的亲弟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张威吓了一跳,连连摇手。“我是君侯养大的,为君侯父子效命是职责所在。我只恨自己无能,没能救出更多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青桃用力拍拍张威的肩膀。“张家就听我和崽崽,我年长几岁,由我当家。你要不嫌弃,以后就和我们姊弟一起,就像一家人一样,不分彼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张威面红耳赤,连连推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又黑又瘦的少年走了进来,正是刚才偷走曹苗荷包的人。他站在一侧,转着眼珠,一会儿看看张威,一会儿看看青桃。青桃走过去,蹲在他的面前,双手抓着他的手臂,看了又看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崽崽,你记不得姊姊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姊姊?”少年有些慌张,求助地看向张威。张威点点头。“小郎,我以前没告诉你,你不是我的弟弟,也不是宣威侯府的家生奴,你是宣威侯的幼子,这是你的亲姊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姊姊?”少年手足无措。青桃见状,更加伤心,抱着少年失声痛哭。少年渐渐反应过来,抱着青桃的脖子,抽抽噎噎。“姊姊,姊姊。”眼泪和着鼻涕,在黑乎乎的脸上冲出两道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哟,我忍不住了。”阿虎转过头,抹起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吭声,静静地看着这一切。这种生离死别的场面他见得多了,虽然绝大多数是在戏里。可是对他来说,他早就练就了一身随时出戏入戏的本领,不会轻易被别人的情绪带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想,尹模用一份旧档案将他引来这里,是不是知道张威、韩龙藏身于此?张威、韩龙并不遮掩,甚至有些张扬,校事收到消息并不是难事。这两个名字很常见,可是两个人都是雍丘王府的旧将,同时出现在这里,难免引起有心人的联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怎么看,都不像是偶然,更像是有人在背后推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人是谁呢?

        身处险地,曹苗不敢有丝毫大意。如果事先知道会遇到张威、韩龙二人,他绝不会这么张扬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还是年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张威设宴招待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什么山珍海味,但身处羊市,肉自然是不缺的。不仅有羊肉,还有马肉、鸡肉等其他肉食。不过这个时代的高档肉食还是以牛羊肉为主,其他都略逊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牛是耕畜,无故不能宰杀羊肉就成了最常见的肉,肉市也以羊为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水煮羊肉,烤全羊,烤串,各种内脏混在一起煮,放眼看去,大半和羊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吃了几口就放下了。这种羊肉虽然新鲜,可是调料不够,尤其是没有孜然,羊肉就没有了灵魂。而且这些糙汉子只知道喝酒,不知道喝茶,吃得满嘴油腻,又没有茶解腻消食,他会觉得一天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他不缺营养。别的不说,来洛阳的路上,他们宰了八头老牛,顿顿有肉吃,都有点吃腻了。当然,宰牛吃肉的罪状也报到了天子面前,只是天子一直没有表态,这件事还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无所谓。无故宰牛有罪不假,可曹植不是普通人,查不查,怎么查,其实只在天子曹叡一句话。真要严格执法,洛阳权贵有几个是干净的?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时代,有罪没罪,不在于你是不是真的犯了法,而是看皇帝想不想收拾你,能不能收拾你,敢不敢收拾你。当曹丕想要收拾曹植的时候,仅凭灌均、王机之流几句毫无根据的话,就能让一个堂堂的皇族谦卑到泥土里。想要有尊严,从心是没用的,要么让自己变成浑身刺,让对方不敢碰。要么让自己变成屎,让对方不愿碰。曹植也是明白了这一点,这才同意曹苗杀牛吃肉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万恶的旧社会啊,想安静的做个好人就是这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足饭饱,曹苗问起了正事。“像你们这样的,洛阳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想了想。“若王子说的是我和韩龙这样的,洛阳就我们二人。若王子说的是逃兵,那数量可不少,就我所知,至少近百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朝廷没有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在查,只是不敢查得太紧。王子来的路上可能也看到了,虽是京畿所在,洛阳周边依然是野树成林,地广人稀,随便找个地方一躲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朝廷这两年多事,也不愿意轻起事端,只要我们闹得不过份,他们也就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笑了笑,又道:“要不然,崔君那样的人怎么会成为司隶校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