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86章 蜀锦的秘密

第86章 蜀锦的秘密

        杨允沉吟片刻,挥了挥手。两侧的侍者退下,就连廊下的武士都站得远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也点了点头,示意阿虎等人退下。陈轩见状,也主动下堂。他只是引荐而已,不想掺和到这样的事中。曹苗是个疯子,行事不依常理,万一把辽东邸扯进去,可不是他希望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子一定以为,汉魏不两立,丞相又出兵陇右,当此时机,造谣生事的人一定是我汉人,至少与我们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眯着眼睛,打量着杨允,眼神冷厉。“难道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王子可能不会信,但我还是要说,真不是。”杨允恳切地说道:“至少这件事没有经过我的手,我从来没有接到丞相府与此有关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沉吟良久,颜色稍缓。“除了你之外,还有谁会从丞相府接收命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瞒王子说,我真不知道。帮不上王子,实在惭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露出一丝失望之色。“好吧,这件事以后再说。我再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王子直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蜀锦的经销是由你负责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过洛阳城的,都由我负责。不经过洛阳城的,另有人负责。具体是谁,恕我不能相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洛阳城里出现的蜀锦,都要经过你的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。出现在洛阳的蜀锦有很多渠道,我掌握的只是最正规的渠道,面向想买蜀锦,却没有能力与成都直接联络的人。”杨允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。“王子想必也知道,有的人手眼通天,根本不需要通过我,可以直接派人去成都购买蜀锦。再加上一些私人馈赠的,就更没办法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就是没法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允低下头,端起杯子喝水,片刻后,重新抬起头。“王子,我能否问一句,你追查蜀锦的来源,是不是和造谣的人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和王子合作一次。这个谣言不仅伤害了雍丘王府,也伤害了我们。王子也看到了,我们刚搬回来。之前搬离这里,就和这谣言有关,校事署和王子一样,把我们当作嫌疑人,明里暗里查了好多次,还伤了人。我们只好暂时搬走,直到朝廷下诏,停止侦察,我们才搬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笑,却没多说什么。这件事,他从尹模那儿听了一点,知道杨允所言不差。校事办案不择手段,掳几个人回去严刑逼供什么的太正常了。尽管如此,校事署也没得到确切的证据,不得不中途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诏书只是一个借口。真要被校事署找到线索,就算皇帝下诏停止追查,校事署也不会罢休,一定会继续追查下去,借机整几个人,敲诈一些油水。至于最后怎么处理,那就是看皇帝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这件事和蜀锦有关,我可以提供一个线索。蜀锦进入洛阳的渠道虽然很多,但源头只有一个,那就是成都。”杨允露出一丝矜持的浅笑。“从生产蜀锦开始,我们就对销往不同地区的锦有所区别。只要王子拿一片样品给我,最多三个月,我就能告诉你这匹锦原本是销往何处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是机密,恕我不能相告。”杨允笑笑。“事实上,我也不知道具体的细节,所以才要送回成都鉴定。掌握鉴定能力的人不超过五人,全部在成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怎么知道你们告诉我的是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这点小事难不住王子,王子一定有办法确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杨允不肯透露细节,曹苗也没有再追问,否则就不是合作,而是逼供了。他看得出,这个杨允能在洛阳这么多年,绝不是轻易屈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告诉我,蜀锦大致分几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分销方式的不同,大致分为五种:一种是在成都本地销售的,主要供给益州人。这是数量最多的一种。还有数量较多的两种,一种是销往武昌,一种销往洛阳,这是指正规渠道的,有专人负责,比如洛阳的就由我负责。还有两种,数量较少,一种是销往凉州,一种是销往西南夷,数量都非常有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多少有些好奇。“蜀锦主要在益州销售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允笑着摆摆手,示意曹苗不要急。“说是在成都本地销售,针对益州人,实际上只有极少数留在了益州,大部分经由私人渠道,流向各地。这么做是为了安抚益州本地大族,让他们有机会从中赚取差价。毕竟有能力直接去成都购买的非富即贵,也不在乎那点差价。况且成都是产地,毋须支付昂贵的运输费用,比在洛阳买便宜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明白了。“所以,如果在洛阳出现了本来应该在成都出现的蜀锦,一定是走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允含笑点头。“王子英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很失望,甚至有些恼怒。“那岂不是还是没办法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通常来说,是没办法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通常?那要是不通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允咬着嘴唇,沉默了良久,直到曹苗看起来要发怒,他才叹了一口气。“有一种情况,是可以查的。比如说,王子查到的这蜀锦既不是来自成都,也不是由我之手分销,而是来自于其他地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略作思索,灵光一现。他明白了杨允的意思。“你是说……江东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允不说话,过了一会儿,又补充了一句。“也可能是凉州或者西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呸!”曹苗毫不客气的表示了对杨允的鄙视。凉州,西南,你当我是傻子嘛?我只是疯,不是傻。“你们吴蜀不是盟友吗,怎么还互相提防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允倒也坦诚,摊摊手。“我现在和王子也是盟友,并不代表王子就能对我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说说,你将祸水东引的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允笑笑。“王子言重了,我没有祸水东引,我只是为王子提供一些可能的建议罢了。究竟是谁在背后造谣,还要看王子能从蜀锦上找到什么线索。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,所有人都可能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曹苗嘴角微挑。“你也是。”杨允笑笑,刚想说话,曹苗又打断了他。“我听孟申说,钟泰前些天找过你,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允本不愿答,奈何曹苗盯着他不放,孟申又有所透露,无法隐瞒,只好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钟泰前两天的确找过我。他想买些蜀锦疏通关系,到骠骑将军府求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