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98章 前面的路是黑的

第98章 前面的路是黑的

        向前走了两个路口,与张威汇合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匹蜀锦,摆在曹苗的面前,灿若云霞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的心情却有些灰暗。不仅仅是因为全力一击却扑了空,更因为现实的严峻超出他的想象。钟泰是颍川钟氏支庶子弟,太傅钟繇的族人,他的仕途都这么艰难,不得不铤而走险,何况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不,这二十匹蜀锦,根本不是为了求亲,而是为了进骠骑将军府的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倒是很淡定。他蹲在路边,默默地发了一会儿呆。“王子知道求一个千人将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威举起一根手指。“一千匹帛。五百人督,五百匹。这是明码标价的。二十匹锦若能进骠骑将军府,喝上几杯酒,也值了。骠骑将军一句话,赏个百人将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。真要是被骠骑将军相中了,以后的仕途不可限量,血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着张威,半晌才道:“你就是因为这个做逃兵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做逃兵又能如何?就算我积累了再多的战功也授不了官职。拼死拼活,只不是为人卖命,还不如做游侠儿来得自在。一手拿钱,一手取命。要是逮到机会,说不定还能为宣威侯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忽然来了兴趣。“如果有机会,你最想杀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转头看着曹苗,眼角颤了颤,目光微闪,随即又挪开了。“钟繇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想杀的人太多,一时也数不过来。不过要论最想杀的,无疑是这位钟太傅。当年魏讽案,他就是始作俑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了。“不对吧,要说罪魁祸首,恐怕还是我父王。要不是他犯糊涂,将送到嘴边的机会白白放弃了,也不会连累那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,片刻之后才重新下来。他点点头。“王子这么说,也不算错。如果当时雍丘王没有喝醉,南征讨伐关羽,后来或许会是另外一种情形。可是谁能想到呢,大王顾全大局,主动放弃,最后还杀得这么惨烈。要怪,也只能怪大王书读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低着头,想了一会儿,又道:“王子,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的情形可比十年前难多了,大王能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曹苗淡淡地说道:“孝孺,前面的路是黑的,我只知道往前走,究竟能走到哪一步,能不能看到光明,我没法给你明确的答复。所以,你如果想退出,现在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威扬了扬眉,转头看向不远处挤在一起低声说笑的青桃和张猛,无声地笑了。“王子千金之体都不怕,我有什么好怕的,生死一条命,跟他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身,拍拍衣服,躬身施了一礼。“王子保重。”深深地看了曹苗一眼,扬扬手,带着朱大等人,扬长而去,一边走一边旁若无人的引吭高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仰手接飞猱,俯身散马蹄。狡捷过猴猿,勇剽若豹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蹲在墙角阴影里,看着张威等人离去,肩上沉甸甸的。这已经不仅仅是他们父子的事,所有牵扯进来的人,都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肩上,他不能不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他们都会和孙邕一样,被他牵连,蒙受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府中,曹苗先去看了曹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志的伤口结了痂,但是还不能下地,趴在凉榻上还不忘看书。看到曹苗进来,他撑起上身打招呼。曹苗在他身边坐下,低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庄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这玩意干啥,你也想和他一样借米下锅?”曹苗脚一抬,将放在地上的书踢飞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志心疼得直咧嘴,却不敢反驳,嚅嚅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招手,让人将那二十匹蜀锦取来,摆在曹志面前。“你把这些收起来,给你阿母做几身衣裳。如果能留在京师,你阿母以后需要经常与贵人们来往,没几身好衣裳太掉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志嚅嚅地说道:“父王……不喜欢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他不喜欢,我也不喜欢,但是宫里那位喜欢。你们表现得太俭朴,他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志“哦”了一声,点点头。曹叡处处学武皇帝,与文皇帝不同,可是有一点和文皇帝很相似,贪图享受,好奢靡之物。曹植则完全和武皇帝一样,除了贪杯好酒,不怎么讲究吃穿,很随性,甚至有些不修边幅。前几年生活那么艰苦,他也不怎么在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你伤好之后,想办法和甄氏子弟搞好关系,最好能娶个甄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志不解。“兄长还没成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抬手拍了他一下。“我说什么,你就照办,哪来那么多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曹志摸摸脑袋,陪着假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在府里吗?我找他商量点事。孙邕被抓了,这是冲着我们来的,我们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说孙邕被抓了,曹志也很着急。“父王不在府里,一大早就被召进宫里去了,好像是有什么急事。阿兄,孙府君可是帮过我们的,我们一定要救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救当然要救,可是怎么救,有讲究。”曹苗沉吟道:“说不定,有人就等着我们去救,好把我们扯进去,一网打尽。允恭,今天我去劫了钟泰,这谣言的背后有大文章,我们要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样的大文章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把与钟泰接触的经过说了一遍。他没有指望曹志能帮他出什么主意,这件事只能和曹植商量,但他希望曹志了解一些,不要整天相信书里说的那些。政治是很黑暗的,圣人教诲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志听完,脸都白了。他看着眼前这些锦,几次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什么?想让我还回去?”曹苗一眼就看破了曹志的心思。这个弟弟很像父亲曹植,很天真,读书读傻了的那种。“他传播谣言,诬陷父王,不需要付出代价?他姊姊是灌均的夫人,本来就有连带责任。等我搞死灌均,她成了官奴婢,到时候什么债都不用还了。你要是心疼,带回来侍候你,慢慢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志乖巧的闭上了嘴巴。他相信,曹苗真干得出这种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