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03章 中指王子(江都侯万点打赏加更)

第103章 中指王子(江都侯万点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几乎第一时间想到了不久前出现在洛水一带的王机,心生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王机和蜀汉也有关系?他想偷什么,证据吗?

        王机当然不会亲自去偷东西,他也没那身手。可是洛水靠近羊市,附近还有不少平民区,有很多游侠儿出没,找一两个贼帮他偷点东西并不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逻辑又说不通。如果王机和蜀汉有联络,需要销毁什么证据的话,说一声就行,何必多此一举,派人去偷。难道是蜀汉人想要挟他,他不得不出此下策?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一时想了很多,却找不到准确的答案。信息太少,他无法得到准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大将军府中走出一人,冲着他走了过来。曹苗记人的能力还不错,一眼看出是上次见过的大将军府宾客杨伟。他不想和他们有太多的交集,尤其是现在,便轻踢马腹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子,请留步。”杨伟加快脚步,赶了上来,拦在曹苗马前,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曹苗神情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翊杨伟,与王子见过的。”杨伟神情不快,笑得很勉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想了一会儿。“没印象。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伟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,强忍着拂袖而去的冲动。委身于人就是不自由啊,明明看不起这种宗室权贵,还要强颜欢笑,以礼相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昭伯、夏侯太初看到王子路过,想请王子入府小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夏侯太初也在?”曹苗仰起头,看了一眼望楼。夏侯玄正看向这边,见他看过去,举起手摇了摇,露出一脸灿烂的……假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我跟他没什么好谈的。”曹苗晃着马鞭。“我约了朋友泛舟洛水,听曲喝酒,麻烦你让让,别挡道,耽误我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伟笑得更假。“城外能有什么样的好曲好酒?府中有最美的歌伎,最好的酒,保证王子不虚此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俗!”曹苗毫不客气的说道,鞭梢几乎指到了杨伟的脸上。“重要的是与谁一起喝酒听曲,而不是喝什么酒,听什么曲。若无子期,伯牙纵有高山流水,弹与谁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伟实在撑不住,冷笑了一声:“洛水附近不是士家,便是商贾,要不然就是以武乱禁的游侠儿,不知哪位比夏侯太初还堪作知音,值得王子不辞劳苦的亲往拜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曹苗还以冷笑。“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。你以为读了几本书就高人一等?不瞒你说,我最看不上的就是你们这些舍本逐末的读书人。闪开,多和你说一句,都让我觉得俗不可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曹苗松开缰绳,坐骑向前一冲,杨伟吓了一跳,一个箭步闪开,身手倒是敏捷。曹苗头也不回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伟气得脸色铁青,却无可奈何,只得向望楼上的夏侯玄、曹爽摊了摊手。夏侯玄也很意外。等杨伟回到望楼上,将曹苗所言转述一遍,夏侯玄若有所思地看着曹苗的背影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英,你知道高子玉前两天被他打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伟正在气头上,没好气的说道:“听说了。当街撕打,实在有辱斯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摇摇头。“他对高子玉说了一句话,我觉得有些道理,正与他今天所说的暗合。看来他并非一时失言,而是所思所言与我等不同。所谓道不同,当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伟很诧异。他在大将军府做宾客,常与夏侯玄等人见面,也一向倾慕夏侯玄的学识与人品,更清楚夏侯玄的眼界很高,一般人很难入他的眼。夏侯玄居然会认同曹苗,尤其是在他也被曹苗当街打过一拳之后,这实在让人想不通,又不得不佩服夏侯玄的气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想了一会。“他可曾说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说是去洛水泛舟,具体哪家,倒是没说。”杨修看着转身要走的夏侯玄,吃惊不已。“太初,你不会是……要去追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提着衣摆,一边下楼一边说道:“朝闻道,夕可死。我明天要上值,今天不问,五天之后才能问,等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伟和曹爽互相看看,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太初,真是着了魔了。”曹爽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伟没吭声。他不喜欢曹苗,但他相信夏侯玄不会鲁莽,必须是有所悟,却又悟得不够通透,这才要去追曹苗,问个明白。他仔细回想与曹苗有关的信息,想从中找到能让夏侯玄感兴趣的东西,加以研习,或许能有所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下了望楼,叫来马车和侍从,出了府,一路向南追。赶到城门时,他追上了曹苗,匆匆下了车,赶到曹苗面前,深施一礼。“允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早就看到了夏侯玄的马车,只是没想到夏侯玄是来追他的,倒是有些意外。他踞坐在马背上,丝毫没有下马的意思,居高临下的看着夏侯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事不明,想请允良指教。”夏侯玄很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城门口有不少等着出城的人。夏侯玄一下车,就有人认出了他,纷纷呼朋引伴,看了过来,更有不少人围了过来,欣赏四聪之首的夏侯玄风采。见夏侯玄向曹苗行礼,而且曹苗坐在马背上,连下马见礼的意思都没有,他们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放眼洛阳城,谁有资格在夏侯玄面前如此放肆?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有人叫了起来。“这是雍丘王府的大王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就是他,中指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大怒,环顾四周。“是谁胡说八道?你才中指,你全家都是中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曹苗为何突然发怒。夏侯玄倒是心中有数,忍不住想笑,再次拱手道:“允良,不如到车里说话吧。城门口人来人往,影响交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不依不饶,摆出一副嚣张跋扈的纨绔嘴脸。“刚才是谁?站出来,看乃公不撕破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哭笑不得,上前抱住曹苗的腰,硬是将他从马背上拖了下来,生拉硬拽的拖上马车,让车夫赶紧离开。等他们走远了,围观的吃瓜群众才反应过来,纷纷冲着急驰而去的马车竖起了中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