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13章 赖着不走(俺们是AMD的粉丝打赏加更)

第113章 赖着不走(俺们是AMD的粉丝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只知道夏侯玄、夏侯徽,不知道他们还有个妹妹夏侯琰,一个可爱的小萝莉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很帅,很阳光。小萝莉算不上绝美,但是很可爱。尤其是她一心想表现出大家闺秀应有的沉稳,偏偏又掩饰不住,时常流露出这个年龄应有的天真,和内心是阴险的大叔,外表是阳光少年,却要扮萌装嫩的曹苗……很搭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心理补偿,或许是不希望小萝莉步她姊姊夏侯徽的后尘,曹苗与夏侯琰有一种天然的亲近。虽然曹苗根本记不得夏侯琰,更不清楚她后来的历史。考虑到夏侯玄的下场,估计夏侯琰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曹苗为她表演了一个小才艺。作为一个时常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演员,时常还要与粉丝见面,他不会法术,但是会一点小魔术,逗小孩子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心爱的耳坠在曹苗手中一会儿出现,一会儿消失,夏侯琰拍红了手,发出由衷的惊叹,眼中露出崇拜的光芒。“哇哦——表兄,你真的会仙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走了进来,正好看到这一幕,眼神更加忧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初,吃了么?”德阳公主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完了。”夏侯玄躬身行礼,又与曹苗见礼,使了个眼色。曹苗会意,与夏侯玄一起下了堂,来到院中。“允良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挺好的。”曹苗说道:“昨夜打扰了,多谢太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别这么说,我们毕竟是亲戚。再说,这也是陛下的意思,我只是奉诏行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那就请太初代我向陛下致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点点头,又道:“执金吾臧霸派人传话,想请我去一趟,可能有些情况。你要不要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很想去,但他不能去。他已经恢复“正常”,出了门,就不好再回来了。可是按照他与曹植的计划,他还要这里多住几天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吧。”曹苗眼中露出恐惧,身体微微颤抖。“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曹苗一副又要发病的样子,夏侯玄没敢再说。他想了一会儿,又点头道:“这样也好,你安心住着,我正好也有些事想向你讨教。只是……允良,你毕竟已经成年了,男女有别,不宜常来后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曹苗很惊讶。他盯着夏侯玄看了一会儿,忽然恍然,指着夏侯玄,一脸鄙夷地说道:“太初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涨红了脸,想要反驳曹苗,却又说不出口,只好顾左右而言他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冲着他的背影,大声喊道:“太初,你要纯洁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脚下一软,险些撞在墙上。他扶着墙,定了定神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没听到夏侯玄和曹苗说什么,却听到了曹苗最后那一句,很好奇。待曹苗回到堂上,她便追问,曹苗叹了一口气,有些怏怏的坐在自己的席上,低着头,神情沮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马上就走。昨天一来,就扰得府中不安,再住下去,说不定会连累公主和太初、阿琰。我反正是个废人,死活都无关紧要。若是连累了你们,如何过意得去。万一再被谣言中伤,连累了公主清名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一听,以为是夏侯玄要赶曹苗走,立刻沉下了脸。“你去哪儿?那些人连我的府第都敢闯,雍丘邸哪里还有安全可言。你安心住着,不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,哪儿也不准去。你不用担心太初,这府中还是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琰正中下怀,连声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出了门,刚准备上车,忽然觉得耳朵有些热。他想了想,命人将准备好的马车放回去,去马厩将曹苗的坐骑借出来,又转身回府,换了一身便于骑乘的劲装。

        踩着马镫,上了辽东马,双脚套在马镫中,夏侯玄心情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简单的一个东西,带来的却是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他多次亲眼看到曹苗骑乘,却不如只看到示意图的天子敏感,一直视而不见,简直是有眼无珠,有目而瞽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转身吩咐熊猛,让他安排人打造一些这样的马镫,府中骑士的坐骑都配上一副。

        熊猛答应,转身便命人去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熊猛及十名骑士的护卫下,夏侯玄来到了执金吾寺。听到禀报,执金吾臧霸亲自出迎,将夏侯玄迎到正常上,命其子臧艾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体而言,情况很不好,缇骑、执戟忙了一夜,也没发现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臧霸很惭愧,夏侯玄却摆摆手,示意臧霸不必如此。他夜里也没闲着,命人在府中彻查了一番,尤其是刺客曾经出现的位置。从各种迹象来看,刺客是个高手,经验老到,没有留下什么能让人追踪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臧霸向臧艾使了个眼色。臧艾会意,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侍郎,有一句,不知当不当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瞥了臧艾一眼,微微颌首。“臧君但言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刺客夜入公主府,是为雍丘王子,还是另有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眼下证据不足,不敢断言。”夏侯玄脸色平静,淡淡地说道:“不管是为谁而来,都不容疏忽。寒舍与武库、大将军府、骠骑将军府相邻,今天能入寒舍,焉知他日不会惊扰其他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臧霸心中不安。如今不比当年,他手里没兵了,眼下形势却很尴尬,不能不小心谨慎,免得晚节不保。夏侯玄虽然年轻,却是天子近臣,又是国戚,根本不是他招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臧霸欠身道:“侍郎所言甚是,是小儿无知,言不达意。事情是这样的,昨夜接到贵府示警,执金吾寺不敢怠慢,全员出动,倒是发现了一些和雍丘王子有关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长身而起。臧霸不是臧艾,那是宿将老臣,表面的尊敬还是要有的。“请臧公指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建阳门司马说,昨天傍晚,有一些人在门内外游荡,一直等到天黑以后才走。看他们那形势,像是在等某人,而且不怀好意。我连夜派人去查,收到一点消息,那些人可能是王机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机?”夏侯玄既惊且喜。惊的是这件事牵扯到了王机,喜的是这件事与司马师无关,可以证明曹苗的猜想是捕风捉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臧霸笑笑。“是的,我已经连夜派人通报城门校尉杨义山(杨阜),严禁王机出城。不过,王机住在哪儿,却不是我有权追查的。侍郎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站起身来,拱拱手。“多谢臧公,我就进宫请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