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16章 先捏软柿子(龙吟16打赏加更)

第116章 先捏软柿子(龙吟16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不能骑马,只好坐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毫不留情的嘲讽了他一路。你父亲当年随武皇帝远征柳城,爬冰卧雪,披荆斩棘,不仅挣来了荣华富贵,更锤炼出一身铮铮铁骨。怎么到了你这儿,就这么废?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臊得无地自容,只好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其实竖着耳朵,将曹苗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了心里,仔细琢磨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说,人的记忆有时效性,时间拖得越久,相关人等的记忆越模糊,甚至完全遗忘。要查案,必须抓紧时间,趁着证人们的记忆还清晰,从中梳理出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王机虽然失踪了,但他是个大活人,不可能凭空消失,一点踪迹也没留下。包括那个刺客,虽然没人看到他的脸,但他的身高、背影却已经露了行迹,根据这些线索,应该可以问出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着夏侯玄的面,曹苗仔细询问了熊猛和当时在场的卫士。根据熊猛勘察现场时得到的信息,曹苗断定刺奸是一个青年男子,大约七尺三寸到七尺五寸高,身体精壮,动作娴熟,应该是个老手。这样的人不会是无名之辈,既然在洛阳出现,洛阳的游侠儿中应该有认识他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人如果在王机所住的善里露出面,里正、里监会有印象。身在京师,天子脚下,又是权贵住宅附近,里正、里监们的警惕性都很高,对这些游侠儿会下意识地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在心里仔细琢磨着曹苗的分析,觉得有理。实际上,这些并不难,他也可以做到,只是他之前没有这样的经验,一点概念也没有,根本不知道从何查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要去执金吾寺,是因为执金吾的缇骑来得很快,他们有可能看到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执金吾臧霸是青徐豪强,大部分人脉都在军中,与洛阳的这些官员没什么来往,甚至有些敌对。他或许不会主动与王机做对,但他也不会偏袒王机,甚至为此得罪天子和宗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肩膀滑溜的人,是不可能代人受过的。为了撇清自己,臧霸也会配合他们的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需要一点手段,才能从这种老狐狸口中得到真正有用的信息。以礼相待是必要的,但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和夏侯玄交待了几句,两人分工协作,一个做君子,负责正面交涉;一个做小人,负责侧面突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猜,臧霸现在睡了没有?”曹苗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仔细想了一会。“就算睡了,也睡不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我们打个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臧霸会站在门口等我们。”曹苗说道:“如果我赢了,你输我十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赢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把这匹辽东马送给你。”曹苗说道:“你若想继承你父亲的遗志,成为大魏栋梁,现在开始就要练习骑射,为将来统兵作战做好准备。不是我看不起你,我弟弟允恭都能击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哼了一声。“就你聪明,一匹最多值五金的辽东马,非要赌我十金。不过没关系,我觉得你肯定会输,赌了。”说着,举起手掌,与曹苗三击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啪”,击掌三声,夏侯玄收回手,又有些后悔。我跟他赌什么气啊,不值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边走一边闲扯,不时互相诋毁两句,来到了执金吾寺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下车,曹苗就看到了执金吾寺门口的臧霸。他虽然不认识臧霸,但身穿官服、魁梧雄壮的老者,他想不出除了臧霸还会有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欠我十金。”曹苗指指夏侯玄,扬扬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很惊讶。他相信臧霸有可能出来迎他们,但站在门外,等他们的到来,这有点意外。他一边下车,一边轻声对曹苗说道:“你告诉我为什么,我再赠你十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十金。”曹苗竖起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轻蔑地瞥了曹苗一眼。“我给你五十,够不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成交。”曹苗伸出手。“校事腰牌给我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夏侯玄无语,却还是掏出腰牌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有下马,轻踢马腹,来到臧霸面前,伏在马鞍上,打量着臧霸那张黝黑的脸。臧霸脸上在笑,但眼睛里一点笑容也没有。他也不说话,只是仰着头,迎着曹苗审视的目光,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执金吾?”曹苗一边说着,一边不动声色的摇了摇马鞭,示意夏侯玄不要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臧霸嘴角轻挑。“正是臧某。足下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说话,只是举起了手中的腰牌。“校事署查案,还请执金吾寺上下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臧霸瞥了一眼金灿灿的校事腰牌,脸色微变,拱手施礼。“喏。”伸手相邀。“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我需要一份昨夜当值的人员名单,缇骑、执戟的都要,包括他们巡逻的时间,地点,路线。他们今天应该不当值,我希望他们在一顿饭的时间内,全部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臧霸偷偷看了一眼夏侯玄,夏侯玄拱手而立,一言不发,神态恭敬。臧霸见了,更不敢怠慢,转身命人去传相关人员。他不知道曹苗是谁,但他和夏侯玄而来,手持校事金牌,分明是奉诏办案。这种人是得罪不起的,平白无故惹上麻烦更不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下了马,随臧霸来到正堂。正堂的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模型,是洛阳城的布局,只是宫里的布局是空缺的。执金吾的辖区是宫城以外,宫城以内的部分不归他们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将领站在模型旁,眼神复杂地看着走进来的曹苗和夏侯玄,却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也不说话,只是举起手中的校事腰牌,转了一圈,让每个人都看清楚。看到校事腰牌,将领们的脸色都变了,原本的傲气都不见了,昂起的头也不知不觉的低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没什么特别的事,只是问一下诸位昨天当值的所见所闻。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机会,但是不要有侥幸心理。如果被我发现有人说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有说下去,只是用阴森森的目光扫视着众人,同时嘴角挑起一丝冷酷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臧霸在内,几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