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17章 线索

第117章 线索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在路上已经和夏侯玄商量好了询问的方案,在抛出威胁之辞,镇住了执金吾寺的相关人员后,他就退到一旁,冷冷地看着众人,看得众人毛骨悚然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在单独的房间里,把昨晚当值的人轮流叫进去询问,将他们昨夜巡逻的路线一一标注在地图上。他没有局限于昨晚刺客出现的时间段,而是整个夜晚的情况。即使不是他们自己亲眼看到的,亲耳听到的,只要是觉得不正常的信息,都可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担心与同伴不符,被误认为是说谎,每一个人都非常谨慎,仔细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被问话的乖乖地等着,在曹苗的逼视下,连交头接耳都不敢,自觉的隔开距离,安安静静地等着,顺便打腹稿。问完话的还不能走,等在一旁,以备再询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侍者送来酒食,却没人敢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臧霸不紧不慢的喝着酒,很随意地翻看着公文,偶尔出神,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    臧艾几次到夏侯玄、曹苗面前致意。夏侯玄很客气,每次都站起来还礼,曹苗却一动不动,理都不理他,就当没看到他。看到曹苗如此不近人情,臧艾也不敢说什么,其他人更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校事恶名在外,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。这人虽年轻,却一副软硬不吃的模样,又手握校事金牌,还是敬而远之的比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整整一夜的询问,夏侯玄根据各人的陈述,从大量的琐碎细节中,梳理了昨天夜时在他家附近当值的缇骑、执戟的情况,画出了一副图,将几个可疑的点联起来,隐约可以看到刺客逃离的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终点正是指向王机所住的善里,时间在天亮前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人见过刺客,只有一个人见过刺客的背影。他的判断和曹苗相似,刺客身高七尺三寸到五寸左右,身形矫健,动作灵活,两丈高的里墙,轻松翻过去了,应该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提供了一个信息,此人可能使用某种工具爬墙。具体是什么工具,需要现场勘察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执金吾寺出来,夏侯玄有些亢奋,打算立刻再去善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拒绝了。他让夏侯玄派人去善里,将王机的住处监控起来,但是不要摆在明面上,要暗中监视,看看这两天会不会有人靠近。从执金吾寺得到了证词可见,那个刺客回到善里时已经天亮,他有可能没见到王机。如果他不知道王机的其他住处,他很可能会重新回到善里,等候王机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,曹苗建议夏侯玄安排熊猛去执行。熊猛武艺好,为人机敏,又见过刺客的身形,如果刺客露面,他有可能认出来,并进行抓捕。熊猛有丰富的从军经验,有相当的指挥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事,曹苗安排自己的人去办。一是让张威、韩龙在游侠儿中打听消息,看看有没有这样的游侠儿出没;一是让诗彩影联络各府的胡姬,查找王机的下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善里里正的口中得知,王机的妻子不在身边,只有两个姬妾侍候他的起居。这两个姬妾是到了洛阳之后才买的,并不是从东郡带来。考虑到王机的身份,所买姬妾的质量,买卖人口的人贩子应该会有印象。如果能找到两个姬妾的相貌、年龄,甚至是亲朋好友,就有可能通过她们找到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事,夏侯玄办不了。他的世界里根本没有这些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安排了他另外一个任务:去找高珣,打听一下孙邕、仓辑的情况,然后回家好好睡一觉。接连两夜没有好好休息,夏侯玄的精神很亢奋,但身体却明显露出了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欣然从命,与曹苗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回到德阳公主府,倒头便睡。等他睡醒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。

        睁开眼睛,他看到诗彩影蹲在门口,手里抓着一把松子,“啪嗒啪嗒”,像个松鼠似的磕得正欢,一片片松子壳从她嘴里飞出,落了一地。夕阳照了进来,落在她的侧影上,勾勒出纤细的腰肢和蜜桃形的臀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忍不住笑了,草原上的姑娘就是早熟,身材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四胡姬中,诗彩影与其他三人不同,她一直没有侍寢,甚至有意无意的躲着他,大部分时间也在外面打听消息,避免和他接触。但是听说他遇到了麻烦,她还是第一时间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床榻响,诗彩影扭头看了一眼,见曹苗笑嘻嘻地看着他,愣了一下,随即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打听到了一点消息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,翻身坐了起来。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机买的那两个姬妾都很贵,不是因为她们长得好,而是因为她们识字。王机有让姬妾读书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读什么样的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要是儒家典籍,不过最近好像在读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。京师名士喜欢谈玄,除了《易》,就是《老子》《庄子》最热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读这些书的女子应该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诗彩影赞同曹苗的分析。“所以王机卖掉那两人的可能性不大。如果能找到这两人的踪迹,就有可能找到王机的藏身之地。王机本人深居简出,可是这两个姬妾要外出采买食物,遇到她们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仔细想了想。“你知道洛阳城内采买菜蔬的地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菜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粮食可以存储一段时间,但菜疏不行,必须经常采买。普通百姓都是自己种,王机在善里没有种菜,也不喜欢与邻居往来,每天所食菜蔬都是外出采买。这样的地方应该不多。姬妾没有代步的车马,距离市场不会太远。正常情况下,步行的距离不会超过三里。如果能知道采买菜蔬的地点,就有可能在三里的范围内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诗彩影思索片刻。“如果他寄居在别人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一种可能,你留意着就行了。找人本来就是大海捞针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价值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下了床,伸脚去穿鞋。诗彩影犹豫了一下,还是蹲在曹苗面前,为他穿鞋。曹苗打量着她挺直的鼻梁,忽然说道:“你的亲人中,是不是有人被男子伤害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诗彩影愣了一下,仰起头,打量了曹苗一眼,歪了歪嘴角。“没有。我只是不喜欢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女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诗彩影扬了扬眉,嘴角的笑容一闪即没。“是啊,我喜欢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有再说什么,转身取来一副飞抓,递给诗彩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