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33章 等你很久了

第133章 等你很久了

        韩龙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带上朱大是个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力大,能够携带大盾,抵御王机部曲的弓弩,提供掩护,但他动静太大了,对如何潜行一窍不通,没走多远就碰到了一旁的树枝,惊动了巡逻的王机部曲,几枝箭射过来,偷袭就就变成了强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大杀得性起,嫌盾牌碍事,扔了盾牌,挥舞两把斩骨刀,冲上去一阵乱砍,将那名发现他的箭手砍倒,却也中了两箭。面对连绵不绝的箭矢,韩龙不得不举起大盾上前掩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武艺很好,可是大盾很重,严重影响了他的行动,不出意料的被对方包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王机要生擒自己,韩龙气得七窍生烟,破口大骂。但他心里清楚,如果没有曹苗、张威的接应,自己也许逃得掉,朱大肯定要折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龙迅速权衡了一下形势,喝令朱大后退,两人退到一丛杂树前,蹲伏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大,你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朱大杀得满脸是血,神情兴奋。两枝箭带来的疼痛没能让他退缩,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。若不是一向敬服韩龙,他早就冲过去了。管他多少人,管他是死是活,乱砍一通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龙查看了一下四周的形势,抹了把脸上的汗珠,又拍死一只嗡嗡叫的蚊子。“我们反正已经暴露了,把声势闹得更大些,掩护王子和孝孺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大有些不甘心。“就这么守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骂他们,把他们诱过来。记住,不到一步之内,不得出手。务必要一击必杀,不要拖泥带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大挠挠头,看看如飞蝗一般连续射来的箭矢,答应了。他自己也清楚,那些人不是喜欢短兵相接的游侠儿,而是善用弓弩,配合默契的部曲,他们占不着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大躲在盾牌后面,开始大骂。他在羊市多年,接触的全是粗汉子、凶婆娘,骂起人来那叫一个脏,那叫一个狠,上溯八代,旁及九族,男女老幼,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机被他骂得勃然大怒,喝令部曲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部曲们互相掩护着,小心翼翼地走进草丛中,向朱大逼近。他们一边走,一边射击,“嗖嗖”声不绝于耳,大盾被射得“咚咚”作响,像是涨了一层毛。好在盾够厚,朱大力气也够大,暂时还没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敌人越逼越近。韩龙紧紧的拽住朱大,生怕他一时按捺不住,又冲出去送死。靠得这么近,他们又没有甲,一箭就可能透穿,不死也是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等到有两个部曲手持长刀,在弓弩手的掩护下从一侧逼到眼前,挥起了长刀,韩龙才一推朱大,冲了出去。朱大早就按捺不住,虎吼一声,挥舞斩骨刀冲了出去,当头就劈。

        韩龙则阴险得多,伏地而行,后发先至,一刀捅进一个部曲的心脏,顺势揪住他的腰带,将他当作挡箭牌,挡住了射来的几枝箭。朱大双刀翻飞,狂吼着,将另一个部曲斩为一团碎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机的部曲被朱大的凶残吓住了,不敢再轻易进攻,只是远远的射击,同时召唤骑士增援。两个骑士闻讯而至,战马的马蹄踢起泥土,冲进草丛,一个持弓急射,一人手持长矛击刺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力大如朱大,也清楚骑兵的力量,不敢轻撄,与韩龙一起退往草丛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兵担心草丛中有陷阱,可能绊倒战马,不敢轻易深入,只敢在草丛边缘监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机有些不安。夜长梦多,正面的张威迟迟没有发起进攻,侧翼的韩龙被击退后又不肯退去,分明有所期待。他们在期待什么?是援兵还是另一侧的偷袭?

        王机做过调查,知道曹苗能够动用的力量非常有限,也就这么几个人。张威是宣威侯府的旧部,擅长正面突击。韩龙是曹植府中士息,擅长偷袭。这两人是这群游侠儿中的灵魂,除此之外,并没有能独当一面的高手。这边战斗激烈,那边却悄无声息,便是明证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曹植封在鄄城时,他就对曹苗身边的情况了如指掌,判断曹植不会有死灰复燃的机会。没曾想曹丕死得那么早,曹叡继位,一改曹丕遗制,竟有重新起用曹植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人生也可能因此被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机出了一会儿神,忽然想起派去提醒部曲的卫士还没有回来。他转头看了一眼,正想让人再去催一催,却见那卫士押着一个人走了过来。虽然离得远,看不清脸,可是从衣着和走路的姿势来看,是那卫士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机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俘虏身上,仔细一看,颇感意外,这俘虏像是曹苗身边那个少年侍卫阿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出现在这里,来为曹苗报仇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抓住的?”王机咳嗽一声,不紧不慢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抓住的。”阿虎身后的人笑着应了一声,腔调有点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机忽然心生不安,正想叫喊,被俘的阿虎突然大喝一声,横移两步,将王机身边的一个卫士撞飞,长刀横斩,劈开了另一个卫士的脖子,鲜血喷了张口欲呼的王机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等王机反应过来,扮作卫士的曹苗向前跃出,一脚踢在王机准备拔刀的手上,将拔出半截的长刀踢回鞘中,顺势一个顶肘,将王机击得倒飞而起,摔入帐中,随即跟了进去,掩上了帐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虎再杀一人,持盾守住了帐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反应过来的卫士们大惊失色,大声叫喊着示警、求援。他们手里有弓箭,却没人敢射箭。王机也在帐中,若是伤了王机,他们就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示警声,与张威对峙的骑士不得不分出一些人增援。张威抓住对方调整阵型的机会,一马当先,发起了冲锋。“丁丁当当”一阵急响,铁枪起落,连杀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游侠儿打马狂奔,手中长刀翻飞,将被张威杀得手忙脚乱的王机部曲砍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王机大帐处的示警声,这些部曲已经慌了手脚,两翼掩护的射手又被王机抽走几个,力量大减,被张威等人顺利杀到了面前。虽然他们极力反击,奋力踢马冲锋,与张威周旋,终究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近二十名骑士被张威等人击溃,杀亡过半,剩下的人束手就缚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帐中,曹苗脱下了卫士的衣甲,笑眯眯地看着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谯国曹苗,字允良。王府君,黄泉路上寂寞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