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40章 挑事儿(乱武三国打赏加更)

第140章 挑事儿(乱武三国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来清河公主府,不仅是为了寻求清河长公主的庇护,还想找夏侯懋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追击王机,让他意识到一个问题:雍丘王府的实力太弱了,必须招兵买马。

        招兵的事暂时急不来,也不能做得太张扬,但买马的事可以先提上议事日程。不管曹植将来有没有机会统兵征战,骑士总是需要的。人好找,马难买,必须找夏侯懋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国交战,战马这种战略资源太紧俏了。他去过几次马市,马市的马不仅少,而且贵,价格高得离谱,上等战马更是一马难求,根本不会出现在市场上,早早被人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懋刚刚离开关中不到半年,人脉还能用。曹苗想通过他买几十匹好马,供曹植出行时充门面,同时担负起安全责任。万一那些人急了眼,像王机一样买凶杀人,干掉曹植,他就可亏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并不难,夏侯懋又有求于曹苗,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将战利品分了一半给夏侯懋,并让他想想办法,看看能不能多弄一些战马,再从蜀汉手中换一些军械。阿虎手中的神刀证明了蜀汉在军械方面的优势,在实现自力更生之前,先买一些来用,或者充当样品,也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谈到赚钱的事,夏侯懋精神十足,说得头头是道,很多曹苗之前没想到的事,他都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夸了他一句。“姑父,你应该去做少府,为国理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懋有些飘飘然,抚须大笑,顾盼自雄。“不瞒你说,论赚钱,司马孚比我差远了。要不是司马懿,他能做度支尚书?”他眼珠一转,又道:“你对司马孚还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摇摇头,没说话。他对司马孚的确没什么印象,只知道这个人是司马懿的弟弟,一直躲在司马懿的影子里,在曹魏时代没什么存在感。真正走上舞台,要到高平陵政变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曾经是你父王的文学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这回事?”曹苗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夏侯懋得意地大笑,伸手搂住了曹苗的肩膀,用力晃了晃,又挤挤眼睛。“想不想搞他?当年你父王落难,他在背后可没少使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姑父,详细说说。”曹苗热情相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来到小院,上了堂,夏侯懋一边吩咐人收拾,一边和曹苗说起了司马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孚行三,字叔达,是骠骑将军司马懿的胞弟。兄弟八人中,他们俩关系最好。建安年间,曹丕、曹植相争,司马懿依附曹丕,司马孚依附曹植,两头下注。后来曹植因行为举止失当,司马孚便多次进谏,言辞激烈,甚至与曹植当众争辩,让曹植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孚这么做,不仅博得了敢谏的美名,还向曹丕表了忠心。后来曹丕被立为太子,司马孚就顺理成章的转换门庭,成了太子中庶子。曹丕驾崩,曹叡继位,为了安抚被外放的司马懿,又提拔司马孚为度支尚书,掌管财政,可谓是身居要职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,洛阳传言,司马懿消极怠战,坐视坐镇荆州的陆逊出现在扬州战场,以致大司马曹休惨败。天子因此很不高兴,却因为曹休损失惨重,边境不安,不能轻易处置司马懿,转而敲打司马孚,接连几次对这次军费的开支提出疑问。司马孚引咎辞职,虽然暂时还没批,却有风声传出,可能会将他外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天子还有意引宗室入尚书省,与世家制衡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听懂了,夏侯懋想做这个度支尚书。

        度支尚书虽然只是尚书省的一个尚书,远不如后世的尚书那么显贵,但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度支尚书又是主管财政的,手里经过的经费以亿为单位,随便揩点油水就发财了,视钱如命的夏侯懋自然眼红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天子信任曹植,曹植就算没有决定权,也有建议权。如果天子真的有意引宗室入尚书省,有了曹植的推荐,夏侯懋无疑大有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前提是要将司马孚搞下去,腾出度支尚书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神热烈如葛朗台的夏侯懋,曹苗拍着胸脯,义愤填膺地说道:“此人如此无耻,简直和王机没什么两样。姑父放心,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搞死他。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这就对了。”夏侯懋自以为得计,抚掌而笑。“这种伪君子最可恶了,不能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在清河公主府住了下来,洗了个热水澡,美美地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曹苗选了几样礼物,准备去德阳公主府一趟。出于礼貌起见,他和清河公主说了一声。清河公主想了想,派长子夏侯序和曹苗一起去见德阳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曾经带着骠骑将军夫人张春华来见清河公主,希望清河公主出面搓合,现在司马懿做出这样的事来,清河公主当然要表明态度。她不管曹苗本人是怎么想的,但她不赞成这桩联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比曹苗大几岁,是个标准的纨绔,比他爹夏侯懋还要废,连赚钱都不会,只会花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夏侯惇的血脉是不行,比夏侯渊差太多了,儿子、孙子一大群,没一个有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样的儿子,清河公主在德阳公主面前多少是有些气短的,平时也很少主动联络。曹苗这次遇到麻烦,主动来求她保护,而不是像之前去寻求德阳公主的保护,不仅让她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,还隐隐占了上风,这才主动派夏侯序陪曹苗去知会德阳公主,以示她对曹苗的保护权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心知肚明,甚至是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演戏多年,精于揣摩人心,太清楚这些中年妇女的小心思了。锦衣玉食,生活无忧,每天都过得很空虚,正需要一点小事来消磨时间,不管什么的鸡毛蒜皮的小事,到了她们这儿都能争成一场大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大多数贵妇人来说,丈夫、儿女的成就是她们炫耀争斗的主要内容,偏偏对清河公主来说,这些没半点优势,只能看别人吹嘘,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。如今他主动送上机会,不管这个机会多小,清河公主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昨天在外面浪到半夜,还没睡醒就被人叫了起来,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。出了门,上了车,他就躺在车上打瞌睡。直到到了德阳公主府门前,他才反应过来,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在这儿?我来干什么?见到太初,我说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