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49章 回府

第149章 回府

        府中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添了很多陈设,奴婢们穿上了新衣,更重要的是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朝阳般的灿烂笑容。那种由希望带来的喜悦从里而外,改变了每一个人的精神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曹苗走过,所有人都躬身行礼,眼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敬畏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有些狐疑,甚至有些不安。他与曹植商量过,父子俩一明一暗,府中绝大多数人应该是不知道他存在的意义。如今这么多人向他行礼,难道是曹植不忍埋没他的功劳,说明了真相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曹苗问老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宋忍不住眉眼中的笑意。“王子千里追杀王机,为大王报仇,大快人心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恍然,总算松了一口气,又忍不住笑道:“哪有这么夸张,还千里追杀,最多百里了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一样一样的。”老宋很大气的一挥挥手,自动忽略了这种小细节。“王子,属下能问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泰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瞅着老宋,不吭声。老宋见状,连忙解释道:“属下没有别的意思。王泰那狗贼欺压大王,我们也被他祸害得不浅,早就想杀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想了起来。当初王泰为了拉拢韩东,从府里调了两个妇人去侍候韩东,其中一人就是老宋的女儿阿华。虽说韩东当时有伤在身,并没能对阿华怎么样,但耻辱却是实实在在在。老宋他们恨王泰更加实际,理由也更加充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阿虎说,你家阿华对韩东印象不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老宋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那傻丫头懂什么,别理她。校事能是什么好人,那韩东若不是有伤在身,谁知道会有多下作。至于相貌,我看也就那样吧,跟英俊二字搭不上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老宋啊,跟你说一件事啊。我做官了,如今也是校事,还是个都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宋微怔,随即笑容满面。“校事好,校事好。恭喜王子,贺喜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头写封信,把阿华调到洛阳来,我屋里还差两个侍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——”老宋眉开眼笑,高声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回到自己的小院,看着崭新的陈设,有点不习惯。在堂上坐了半晌,感慨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皇帝虽说不是金口玉言,一言九鼎,受到世家大臣的诸多牵制,要是对付他们父子来,那却是说一不二,生杀予夺。既能让你活得连囚徒都不如,也能让他做真正的人上人,享受无尽的富贵奢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几个月前,曹植还为迎接曹爽的酒宴犯愁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虎、青桃等人却很开心,在自己的房间里奔来跑去,性格开朗些的知书、如画更是裹着新被子,在床上打滚。一直留守的红杏已经习惯了这一切,倒是很淡然,只是对曹苗出去这么久,带上了所有人,唯独没带她大感失落,嘴撅着能拴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杏。”曹苗把红杏叫了过来,捏捏她的小脸。“又胖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杏害羞的挣脱了。曹苗之前吩咐过,要优先供应院中诸人的饮食,如今府里伙食越来越好,不仅每天都有肉有蛋,还有各种点心。曹苗不在,院子里就她一个人,难免管不住自己的嘴,一不小心就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明儿起,跟着青桃练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。”红杏喜出望外,脆生生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又虎着脸交待知书、如画,让她们加强锻炼,注意饮食。谁要是发胖了,直接赶出去。他可不希望少女变大妈,而且是俄罗斯大妈。他加强伙食供应,是为了让她们长肌肉,不是长肥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知书、如画前几天在德阳公主府做客,每天吃吃睡睡,也胖了不少,捏着腰间的赘肉,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,连声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查看了院中的变化,调整了警戒。府外有宫里派来的郎官当值,府中人手更充裕了,老宋带着十名卫士,专职负责曹苗的小院安全。曹苗将院外的安全交给老宋,院内仍然由阿虎负责。

        经历了一次历练,阿虎渐渐成熟。他知道曹苗杀死王机后,肯定会遭到报复,安全不能掉以轻心,是以非常用心,查看一番后,决定将院墙重新修缮一遍,堵上了几个安全隐患,再建一个望楼,以便警戒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查看了阿虎的修缮计划后,命人叫来了曹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志很快就来了,一身锦衣,薰了香,脸上还涂了粉,唇红齿白,看得曹苗直皱眉。见曹苗脸色不好看,曹志很尴尬,嚅嚅地解释道:“刚接待完访客,没来得及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访客就要这样?”曹苗缓了脸色,嫌恶的态度却依然如旧。“一个大男人,薰香抹粉的,恶不恶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……”曹志不敢回嘴,只得干咳。他也不愿意如此,但洛阳风气就是这样,贵族都会薰香抹粉,否则就是仪表不端,有失礼之嫌。曹植成天在宫里,曹苗也不见人影,迎来送往的事只能由他承担,他也是被迫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天客人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正事,曹志恢复了从容,他从袖中掏出一份长长的名单,足有五六十人。“这都是最近登门拜访的,父王和阿兄不在家,大部分人都是放下礼物就走了,我也没见着。我年幼,还不能回访,只好记下名字,等父王和阿兄回来再处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接过名单,扫了一眼,随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:仓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仓辑放出来了?”曹苗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仓武死于狱中,仓辑买凶杀人的证据不足,但驭下不严,被免为庶民。他到府中来请罪,我没见他,他留下礼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怒火升腾,却没有说话,继续往下看。他又看到了孙浩的名字,一问才知道孙邕也被免职了,如今在洛阳赋闲。因为要偿还五百金的赃款,他现在过得很紧巴。派孙浩来拜访,也是想请曹植帮帮忙,希望能得到一官半职。谁都知道曹植如今圣眷正隆,在天子面前说得上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邕住哪儿?我要见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志早有准备。“兄长,我让他来见你吧。他住的地方人多眼杂,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方便的。”曹苗站起身来。“我欠他们父子人情,不能不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