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60章 夜话

第160章 夜话

        “允良能治大司马的病?”曹叡看着曹肇,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肇是散骑常侍,又是曹叡的好基友,别说进宫,就算是进曹叡的寢殿都和回家没什么区别,得到了曹休的回答后,他连夜入宫,请曹叡下诏,命曹苗过府施术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是不信的。可是看到曹休听到那个问题时迸发出来的气势,突然有了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曹苗真能救曹休一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给曹叡听。他和曹叡不是外人,没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听完,嘴角露出足堪玩味的笑容。他想了想,命人拟诏,传曹苗进宫。他要当面问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诏书传了出去,曹叡留曹肇在殿中说话。数日不见,曹肇消瘦了许多,原本就绝美的脸上多了几分哀伤而忧郁,让曹叡心疼不已。若不是怕曹肇虚弱,承受不住,说不定便要不可描述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本人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。这几天,围绕着曹休战败、司马懿兵权被夺,朝堂上争辩不休。大臣们纷纷上书言事,有要求追责曹休的,有为司马懿叫屈的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之外,还有一个重大议题:有人上书弹劾曹植,认为曹植在文皇帝朝屡犯禁令,多次被文皇帝惩处,该闭门思过,而不是出现在朝堂之上,以皇叔自居。再者,他教子无方,其子曹苗时常疯病发作,当街与人斗殴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严重的是,曹苗违反了文皇帝时制定的禁绝宗室诸侯交通令。

        罪状千万条,这一条最致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一千,道一万,违背文皇帝的既定制度,才是老臣们群起而攻之的真正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文皇帝借助世家的力量,战胜曹植,先是保住了魏国的继承权,随即又代汉立魏,成了大魏开国之君。他对世家的回报是优厚的,九品中正制的确立就是标志。从此之后,官员子弟入仕的通道更加畅通,门生故吏的存在得到了朝廷制度的保障,世家实际分割天下的未来可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曹叡要修正文皇帝的制度,部分重现武皇帝时代的作风,大臣们自然不能认可。一旦抓住机会,立刻像一群疯狗似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有曹植在前面做挡箭牌,曹叡这些天也辛苦得很,头发都白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看到曹苗居然要曹肇来请旨,得到许可后才去大司马休施术救人,曹叡是很欣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问曹肇,你怎么看待曹苗?

        曹肇想了想——不是要临时考虑,而是必要的程序,以示自己慎重——淡淡地说道:“不学有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叡打量了曹肇一眼,哈哈大笑。他指指曹肇,张口欲言,却又什么都没说。曹肇这个回答,很合他的心意,简直和他想给曹苗的评价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思,夏侯绩上书,请求外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倒不惊讶。上次夏侯绩来找他时,就已经表达过类似的想法。“是吗?陛下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叡点点头。“宗室少年,不愿留在洛阳安享富贵,想到边疆效力,这正是我朝兴盛之朝气,可鼓不可泄。故征西将军(夏侯渊)为国殒身,时有夏侯荣不舍其亲,后有夏侯霸立志报仇,如今又有夏侯绩报效从军,一门之中,义士者三,堪称楷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躬身施礼。“这也是陛下英明,因人善任所致。夏侯玄、夏侯绩先后出仕,假以时日,为朝廷栋梁,陛下肱股,我朝一统天下,建万世太平,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叡轻轻吁了一口气。他也希望有这一天,可是他需要时间,夏侯玄、夏侯绩初入仕途,没有几年时间历练,难当大任。眼下还需要曹真、曹休这样的老将坐镇边疆。正因为如此,他非常期望曹苗能够救治曹休,让曹休多活几年,哪怕几个月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思,你有没有什么想法?若是大司马病愈,重返战场,你可有兴趣跟着他去扬州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连忙说道:“臣不谙军事,怕是辜负陛下的信任。倒是舍弟曹纂,小有武艺,或许能在战场上立功,报效国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叡点了点头。他也觉得曹纂更适合从军,曹肇虽然聪明,在军事上却没什么积累,不适合统兵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便到了下半夜。曹叡正准备休息,派出传诏的人回来了,带回了曹苗的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愿意接受诏书,去大司马府施术救人,但他有言在先,他的仙法来自武皇帝托梦,并不完整,只是入门基础,远远没有到治病救人的地步,所以不保证有效果。他只是出于为国惜才的想法,勉力一试,看看曹休是不是命不该绝。如果无效,请免于治罪,并请宫里派出最好的太医协助治疗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入宫见驾,那就免了。皇宫威严,他心怀敬畏,生怕到时候失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看完曹苗的回复,交给曹肇。曹肇看完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结果并不出他们的预期,本来就是尽人事,听天命,没指望曹苗一定能成功。相反,如果曹苗大包大揽,他们反倒觉得可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出了一会儿神,忽然说道:“看来武皇帝有好久没给他托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会意,立刻说道:“想来是武皇帝认可了陛下的处置,自然毋须再借曹苗之口传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叡不说话,只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他顿了顿,又道:“不过,朕还是希望武皇帝能再给他托一次梦,传他救治大司马之法。大司马是国之柱石,不可或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感激涕零,连忙跪倒在地,再三拜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思,你去一趟雍丘邸吧,让曹苗立刻起身,去大司马府救人。”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“朕相信,武皇帝但凡有法,不会不救他的千里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心领神会,躬身领命,取了诏书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看着曹肇消失在大殿之外,歪了歪嘴角,意犹未尽。他想了想,起身叫过一个年轻内侍。“辟邪,走,去看看雍丘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侍应喏,取来衣服,服侍曹叡穿上,又招来几个郎卫,簇拥着曹叡,向曹植休息的台阁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还没睡,正倚着案几读书,见曹叡突然出现,不免有些意外。曹叡倒也随意,斥散了随从,与曹植对坐,将曹肇请旨,要请曹苗过府救人的事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一听,不禁暗自叫苦。这件事看起来简单,实际复杂,处理不好,曹苗不仅无功,而且有过。希望他这次不要乱来,能安稳过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将曹植的眼神看在眼里,关切地说道:“皇叔,你说,允良会尽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一声轻叹。“陛下,斯儿有疾,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,陛下不宜期望太重。成与不成,还要看大司马的命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