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81章 不周山庄

第181章 不周山庄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要我监视你。”夏侯序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皇权面前,夏侯序没能坚持多久,最终还是屈服了。当天下午,他就赶到了城外庄园,将这件事告诉了曹苗。他固然没有反抗天子的勇气,也没有欺骗曹苗的胆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是说监视吗?”曹苗眉头微蹙,神情狐疑,却不慌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,只是没有全部告诉夏侯序罢了。夏侯序不是一个擅长演戏的人,把所有的剧本都告诉他,他反而会演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和天子曹叡不见面的对抗,夏侯序只是龙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仔细回想了一下。“这倒没有,陛下是说保护,对,他说的是保护,不是监视。”夏侯序突然轻松起来,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自责不已。自己吓自己,还吓出一身冷汗,真够丢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嘛,我也觉得是你想多了。”曹苗哈哈一笑。他站起身,环顾四周,喜滋滋地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这个庄园就是我的了,我得好好装修一下。伯元,你既是少府左丞,为我主财,这筹措资金的事,你可不能推辞。你也知道的,为了买芸娘,我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,现在两袖清风,一文不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横亘在心中的大石已去,夏侯序浑身轻松,眉开眼笑。“允良,你放心,陛下说了,只要你能帮陛下揪出那些幕后主使,扩建山庄的钱全部由少府出,不用你掏一个钱。过两天,将作大匠就会来勘察地形,商量扩建方案。此外,陛下还特地安排马博士来,如果你想搞些新奇玩艺,吩咐马博士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马博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扶风马钧。”夏侯序今天特别兴奋,话特别多。“允良,你别看马博士说话不利索,手却巧得很。如今这洛阳城里谁家想搞点新东西,都要请马博士设计,每一次都能极尽机巧,让人叹为观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暗自叹息。他当然知道马钧是谁,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巧匠之一,据说比诸葛亮更胜一筹。可惜诸葛亮的技艺用来改造军械,打得魏军节节败退。马钧的技艺却只能用来为权贵们打造园林,真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辛苦你再跑一趟,先请马博士来。另外,再请陛下赐字,为我这山庄写个匾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明天再回去?你看我……”夏侯序可怜巴巴地指指外面。“天都快黑了,我还没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无语,甩甩袖子。“去吧,吃人还是吃饭,随你便,只要你有这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美滋滋的应了一声,起身就走,想了想,又转身回来。“允良,你准备将山庄改作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略作思索。“不周山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一怔,暗自嘀咕,这是什么破名字?可是见曹苗一脸严肃,他又不敢多说,敷衍地应了一声,兴冲冲的找芸娘去了。反正山庄已经送给了曹苗,他爱叫啥叫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东跨院,夏侯序冲进了芸娘的小院,大叫道:“芸娘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芸娘正在屋里看书,听到夏侯序的声音,连忙起身相迎。见夏侯序一脸喜色,不禁含笑问道:“少君侯,你这是遇到了什么喜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我做官了。”夏侯序握着芸娘的小手不放。“从现在起,我再也不是什么少君侯了,我是少府左丞,专门负责这个山庄的财赋。以后你想试什么新菜,不用担心钱,全部由我调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芸娘掩唇而笑,曲膝施礼。“那就贺喜左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虚的,来点实惠的。我饿了。”夏侯序拿起芸娘的手,贴在自己脸上,嘟着嘴。“你看,这么多天没吃你做的菜,我都饿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芸娘红着脸,抽回手。“我立刻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跟了过去。“多准备点,明天我还得回城,又得有两天见不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芸娘好奇,不知道夏侯序如此行色匆匆是为了哪般。夏侯序刚刚有了官职,虽然只是千石的少府左丞,职责范围也只是山庄的财权,却兴奋得很,一五一十的对芸娘说了。最后说到曹苗将山庄取名不周山庄,他还调侃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这是什么名字?难道他也要撞山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芸娘一边做菜,一边思索。过了好久,她摇摇头。“乡公的心思,我们猜不着。不过我觉得这名字很好,天道尚缺,什么事情太周全了未必是好事。乡公虽聪明,却有狂疾缠身,只能在这山庄里静养,或许就是天意不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转头看了芸娘一眼,心里酸溜溜的。“芸娘,你怎么……向着他?我才是要娶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芸娘白了他一眼。“你真是要娶我吗?你就是嘴上骗骗我罢了。乡公与你不同,他没把我当奴婢看,更没有把我当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倡女,一直以礼相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松了一口气,忝着脸凑了过去。“芸娘,你看你说的,太让我伤心了。我难道不是发乎情,止乎礼?这么多年了,我可曾强迫过你?你是不知道,我之所以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信你才怪。”芸娘嘴上说着不信,却低下了头。夏侯序悄悄的伸出手,搂住了她的纤腰。芸娘举起手中的菜刀,在夏侯序手背上敲了敲。“松手!要不然剁了你这爪子,一起入釜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愿意为你赴汤蹈火。”夏侯序贴着芸娘发烫的脸,吸了一口气,迷醉的闭上了眼睛,喃喃说道:“真香。芸娘,我要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大司马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休放下看了三遍的邸报,招了招手。曹纂膝行几步,凑到曹休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曹休抬手一个大耳光,抽得曹纂眼冒金星,脸上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翁,你……”曹纂被打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侯序都授了官,你却还是白身,就不觉得羞耻吗?”曹休瞠目大骂,扯到了背上的伤,疼得他直咧嘴。他越看曹纂越生气,抬手又是一个大耳光。“滚!别在乃公面前晃来晃去,看见你就生气。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郁闷坏了,却不敢反驳,只得捂着脸,灰溜溜的出去了。他出了门,站在廊下,看见躲在角落里的曹肇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怪不得曹肇不自己送邸报,偏让自己代劳,他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,你太坏了。”曹纂捂着脸,委屈地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肇也有些过意不去。“德思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尉明天要出城,带他的女儿去相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