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189章 首阳山下

第189章 首阳山下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走了,脚步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躺在床上,听着夏侯徽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嘴角微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还没与司马果见面,这次相亲的收获却很大。他见识了司马懿的老谋深算,进退自如。相比之下,司马师火候不足,司马昭更是小绵羊,与那个路人皆知的篡国权臣完全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也必须承认,他之前高估了司马懿的影响力。眼下的司马懿还不是高平陵之变后的司马懿,他还不具备左右朝局的能量,他还需要对其他人俯首听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不相信夏侯徽的鬼话,什么隐士高人能让司马懿如此敬畏?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还不肯挑明,分明是心怀鬼胎,想拿他当刀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要逼着司马懿自己撕下这层遮羞布。有了这个把柄在手,他也算是立了一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消息迟早会通过夏侯序之口,传到天子耳中。至于怎么处理,就是天子头疼的事了,不是他能管的事。为天子火中取栗这样的事,他不想干。

        楼梯上再次想起急促的脚步声,夏侯序推门而入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允良,德思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心中欢喜,这货匆匆来了,脸上却有些不耐烦。“他来做甚?让他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想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夏侯序凑到曹苗面前,低声说道:“他带了近百部曲来,准备劫走司马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吃了一惊。近百人,这应该不是曹纂一个人的主意,至少有曹肇的支持,说不定还得到了曹休的默许。司马懿父子只有三十多人的部曲,双方实力悬殊,应该没什么悬念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劫什么劫,谁让他劫了?”曹苗翻身坐起,怒不可遏。“司马果已经通过考核,我和太尉也达成了默契,这门亲事基本就算定了,我干嘛要劫人?让他滚回去,准备好贺礼,到时候来喝酒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低声嘀咕道:“这是陛下许的婚,谁敢破坏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愣住了,盯着曹苗看了半晌,却看不出一点破绽。他很想提醒曹苗,天子的态度已经有了改变。若非如此,曹纂也不会出现在这里。可是一想到天子的禁令,他还是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序嚅嚅的退了出去,关上了门。曹苗冷笑一声,叫来阿虎,让他安排人员戒备,守好山庄,别让人闯进来。又叫来知书、如画,贴身保护,顺便解决一下被夏侯徽勾起的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幕太有质感了,深深的烙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出了山庄,来到河谷的宿营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父子正围着篝火而坐,说着一些什么。看到夏侯徽走来,司马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让出一个位置。夏侯徽入座,向司马懿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低着头,缓声说道:“高阳乡公又提了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阿舅说出那人的姓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眼神微闪,随即又恢复了平静。夏侯徽又道:“他还说,阿舅若真想与他结盟,就要拿出诚意,不能遮遮掩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媛容,我该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低下了头。“偌大的事,岂是我一介女子可以置喙的,唯阿舅决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点点头。“你去陪陪阿果吧,她心情不太好。若是哭上一夜,眼睛肿了,明天还怎么与乡公见面。该走的路都走了,该受的辱也受了,总不能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。”夏侯徽应了一声,起身离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跟了上来,送夏侯徽到小帐门前,停住脚步。夏侯徽也停住了,低着头,等着司马师发问。司马师沉默了片刻,却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媛容,好好劝阿果,让她不要孩子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很惊讶,抬头看着司马师。“夫君,你没有其他的话要问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嘴角微挑。“不急,等你想好了,再说不迟。”说完,他转身往回走,转身的刹那,嘴角便垮了下来,紧紧的抿着。夏侯徽单独去见曹苗,究竟说了些什么,他当然想知道。他本来希望夏侯徽主动说,没想到夏侯徽却没有主动说的打算,要他问,让他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司马师快步离去,夏侯徽轻轻咬着嘴唇,沉吟片刻,转身钻进了司马果的帐篷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看着去而复返的司马师,轻哼了一声:“子元,小不忍则乱大谋,不要中了曹苗的挑拨之计。媛容之智在你之上,你与她生隙无异于割肉饲鹰,只会便宜了曹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咬牙道:“阿翁放心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好如此。”司马懿转头看看山口方向。“曹纂带着一百多人来了,怕是不怀好意,今夜可能会有一场恶战。曹休有勇无谋,儿子也是如此,不难对付。只是这背后不知有什么人,倒是不能大意。你们说说,这分寸该怎么拿捏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昭吃了一惊。“近百人?敌众我寡,这里又是死地,无路可退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没理他,转头看着司马师。司马师皱着眉,沉吟片刻。“曹休父子虽说有勇无谋,却也不至于公然袭杀大臣,以报私仇,何况这里还是曹苗的庄园所在。他应该不是冲着阿翁来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,他是冲着谁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想了想,有些不太确信。“阿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点点头。“不愿这门亲事成真的人很多,曹休无疑是其中之一。可是除了曹休之外,还有哪些人在背后鼓动,这就不太好猜了。既然他是为阿果来的,那就不会正面攻击,虚张声势,趁乱劫人,才是正理。子元,你待会与媛容说,让她带着阿果去庄里借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大吃一惊。“阿翁,这样不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”司马懿淡淡地说道:“曹苗救过曹休的命,曹纂胆子再大,也不会进攻庄园。在这里,庄内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将家眷安置在最安全的地方,我们才可以放开手脚,大战一场。至于脸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,看向远处黑漆漆的首阳山。“只有活着,脸面才有意义。否则纵使名如伯夷、叔齐,又能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