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01章 反客为主(月夜吟风打赏加更)

第201章 反客为主(月夜吟风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见气氛尴尬,曹植主动打岔。“钟侍郎,几位老臣之中,太傅虽非最长,精力却是最佳。老来得子,堪比叔梁纥。有这几位老臣辅政,是大魏之福,陛下之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子叹息道:“可惜司徒身体不佳,故太尉又有小恙,不能上朝。岁月不饶人,武皇帝留给朕的诸老终将一一弃朕而去。朕纵是贵为天子,也无奈天命何。”接连叹了几口气,神情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毓低着眉,垂着眼,沉默了片刻。“陛下,太尉曾多次随武皇帝西征,对关中形势了解甚深。陛下若能问计于太尉,必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说道:“侍郎所言甚是,只是太尉刚刚遇袭受伤,不宜惊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子也道:“太尉回京之后,可曾去拜访太傅?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毓目光微闪。“臣在宫中当值,不清楚城外的事,不敢妄言。容臣了解一番,再行回复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雍丘王当年也曾随武皇帝东征西讨,关中征马超,汉中征张鲁,知之甚详。建安二十四年,关羽犯襄樊,武皇帝亦曾对雍丘王寄予厚望。有如此大臣在侧,陛下又何必求助于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子脸色更加难看,脸上挂不住笑容。这是明目张胆的讽刺他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若无他事,臣先告退。”钟毓躬身施礼,退了两步,转身走了。他走得不急不徐,身体端正,拱着的双手中仿佛拿着笏板,像上朝一般,神情严肃,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子作眼角余光看着钟毓远去,神情渐缓,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。众臣对朝廷的不满来自于两个方面:一是天子对文皇帝旧制的更改,一是对他的敌意。当年争嫡时,如今的朝中大臣不是文皇帝的支持者,就是中立派,几乎没有支持他的人。他得到天子器重,几乎触动了所有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子摆摆手。“皇叔,你去看看太尉吧。不过,你也别指望太尉能出多少力,关中的战事,还要看大将军能否应对得当。你说,要不要调右将军张郃增援,助大将军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想起曹苗的叮嘱,一时犹豫。关中的战事已经不仅仅是关中的事,不仅仅是大将军曹真的事,而是涉及到朝局的安定和天子的脸面。在曹休大败的情况下,如果曹真再出了错,大臣必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曹苗的想法也有道理。关中的胜负只是一时得失,只要天子稳得住,并不能影响大局。稳住荆襄,并让毌丘俭这样的天子心腹成长起来,意义更加深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觉得大将军能当此重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将军……身体不佳。”天子叹息着,心中恼怒。既恼怒曹爽不识大体,明明知道内丹术有养生之功效,却因为落不下面子,不肯向曹苗低头求助。又恼怒曹苗,挟仙术而自珍,与曹爽做意气之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何尝不清楚张郃留在荆襄对大局的意义,可是万一曹真病倒,导致关中溃败,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亲征,就像年初一样。可是此时此刻,他怎么敢离开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一旁自责的曹植,天子忽然灵机一动。“皇叔,你辛苦一趟吧。去关中劳军,代朕慰问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挣扎着起身见礼,脸上露出痛苦之色,额头青筋暴露,面色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上前一步,伸手轻按他的肩膀。“孤奉陛下之命,前来探望,太尉不必拘礼,安心躺着,免得动及伤口。”他打量着司马懿腰间的布,关切的问道:“可曾伤及脏腑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苦笑。“多谢陛下,多谢大王,只是皮肉伤而已,未及脏腑。只是老臣无能,父子为山贼所伤,这脸面……可是丢得一干二净。”他面露愧色,摇摇头,连连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在榻边的席上坐下,又道:“小儿无状,蒙太尉器重,许以婚姻,本是难得的福份,却未能保护太尉一家周全,真是惭愧。此乃孤失于教养之过,还望太尉海涵。若有责备,孤一身当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抬手轻摇。“大王不必如此,否则懿将无地容身矣。大王伴驾,国事繁重,脱身不得,懿本不该为儿女之事打扰大王。与乡公一见,懿也是大开眼界,自觉如井底之蛙,欲攀龙附凤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尉何出此言?”曹植警惕起来。司马懿这么说,可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小心翼翼地挪了一下身体,打量着曹植,露出虚弱的微笑。“大王,恕懿直言,你虽博古通今,才华出众,为当世人杰。与乡公一比,却要逊色三分。小女才不通一经,貌不过中人,欲为乡公奉帚,实在是痴心妄想。这两日,懿一直在思量,或许该禀明陛下,为乡公另择佳妇,为乡公主持庶务,以便他无后顾之忧,为朝廷效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喘息了一会儿,又道:“否则,真是可惜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听得一头冷汗。伴驾这么久,他心里清楚,天子曹叡对曹苗看似信任,其实是有怀疑的,只是不方便说出口罢了。如果司马懿上书盛赞曹苗,必然会加重天子的疑虑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司马懿是三朝老臣,当朝太尉,如果他的女儿都配不上曹苗,那谁家的女儿能配得上曹苗?除了出自谯沛的夏侯氏,恐怕就只有汝颍的荀陈钟等高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显然不是天子乐见其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尉谬赞,犬子如何敢当。”曹植苦笑着摇头。“犬子幼年丧母,孤又失于管教,故而顽劣,又有狂疾,这婚姻原本就是孤心头之累。能得太尉不弃,实在是万幸。不瞒太尉说,孤这次来,就是想与太尉商量,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诧异地看着曹植。“大王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郑重地点点头。“若太尉不嫌弃犬子顽劣,孤厚颜,想定下这门亲事。”他又特意说道:“陛下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微微颌首,沉吟片刻。“可是乡公对小女并不十分满意,这么做,是不是有些委屈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植说道:“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岂是他能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笑道:“大王美意,懿心领了。不过夫妻乃是伦常之一,不仅要看门户,还要看性情是否相投。小女愚笨,乡公却是人中龙凤,也怨不得他看不上小女。这样吧,大王回去与乡公商量一下,若他亦有此意,愿意降尊纡贵,懿就静候佳音,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