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07章 打狗骂主人

第207章 打狗骂主人

        看在德阳公主和一亿钱的面子上,曹苗热情接待了曹爽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询问了曹真的病情后,他对曹爽说,大将军的病其实不是什么绝症,而是富贵病。简单的说,平时的饮食太好了,营养过剩导致的肥胖,身体负担过重,气血供应不足,所以时常有头晕目眩的症状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好的办法是辟谷,但是我不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找不到会辟谷的人,我倒是有些饮食方面的建议,你可以尝试一下。不能根治,但是可以缓解症状。控制得好,多活几年没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能配合内丹术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伸手捏了捏曹爽的胖脸。“昭伯,你关心大将军固然是应该的,不过更应该关心你自己。三十岁不到就胖成这样,等到了大将军这个年纪,你还走得动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爽原本不是很相信曹苗,觉得他就是托武皇帝之名装神弄鬼。此刻听了曹苗的话,尤其是曹苗自承没有根治的仙术,甚至连辟谷都不会,只能缓解症状时,反倒有几分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人是练过内丹术的,虽然不是天天坚持,却也能感觉到多坐有益身心。如果能像曹苗说的,坚持天天练习,再辅助饮食调整,效果应该会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爽随即向曹苗介绍了隐蕃。

        隐蕃二十岁,身材清瘦,眉清目秀。眼睛很亮,嘴唇很薄,一看就是能说会道的那一种。他起身向曹苗行礼,姿势很标准,让人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州隐蕃,见过乡公。久闻乡公大名,早就想拜该乡公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隐蕃的名字,曹苗就上了心。他盯着隐蕃看了又看,凝神仔细倾听隐蕃的声音,和钟泰提供的信息做比对。他的身材相符,声音却不尖细。最重要的是,他脸上看不出半点阴险之气,让人很难将人和一个幕后黑手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曹苗在影视圈见多了道貌岸然之辈,自然不会被表象迷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知道,这个隐蕃并非等闲之辈。在他接到的剧本中,此人才是大闹江东的主角,被他连累的江东大臣数不胜数,其中就包括孙权的女婿,出自吴郡四姓的朱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个人在历史上几乎没留下任何背景资料,只知道他是青州人,连隐蕃这个名字都有可能是化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隐这个姓氏很少见,你这是真名吗?”曹苗笑盈盈地打量着隐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真名。”隐蕃含笑答道:“乡公面前,不敢作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就是说,在别人面前,你是有可能作伪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隐蕃的眼神刹那间有一丝警惕,随即又恢复了正常。“惭愧。蕃虽说读圣人书,却还做不到知行合一,难免有言不由衷的时候。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得分明,立刻抬手打断了隐蕃的解释。“你一直想和我见面,是想去江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曹苗打断节奏,隐蕃很难受,却又不便发作,只能点头。“是的,蕃愿随乡公行间江东,报效朝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说,你是青州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州哪个郡,哪个县,哪个里?家里有几口人?有哪些亲戚,分别叫什么?哪一年入住?里正叫什么?多大年纪,什么模样,性格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一口气问了很多问题,不等隐蕃回答,他又轻笑一声:“你想好了再回答,我会派人去查证。如果有什么讹误,你后果自负。当然,你也可以不回答,只要不加入我的队伍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隐蕃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,僵立在原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勾了勾手指,让人取过纸笔,命隐蕃写一份告身,要包含刚才所有问题的答案。隐蕃转身,有意无意的扫了曹爽一眼,在案后就座,提起笔,半天没写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爽有些慌。他没想到曹苗刚刚还谈笑风生,突然间就变了脸色,对天子派来的人横加挑剔。隐蕃不是普通的郎官,他是天子指定参与这次江东行动的人。换句话说,他是否参加这次行动,取决于天子的心意,而不是曹苗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可以说,这是天子派来的耳目,就像安排到军中的监军,将领根本无权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看曹苗这意思,不仅不想接受隐番,而且态度极差,一见面就咄咄逼人,甚至出语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无异于直接向天子示威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只能回去请示天子。堂上的气氛有些尴尬。曹爽坐立不安,无奈之下,只好转移话题,说起了荀霬得知司马果考试结果时的反应,当作笑话,调节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不会透露这是天子的安排,更不会告诉曹苗这背后真正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无所谓,哈哈一笑,转眼间多云转睛,继续和曹爽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却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曹苗联姻是夏侯徽提的建议,事情变成这样,夏侯徽必须要承担责任,她在太尉府的日子会很难过。不管夏侯徽这个建议是好是坏,作为母亲,她当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有所缓和,曹爽暗示曹苗,隐蕃是天子派来的,不能寻常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含笑瞥了一旁还在发呆的隐蕃,嘴角微挑。“昭伯,你觉得此人应变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爽挠了挠眉梢,不太好回答。从刚才的表现来看,隐蕃的应变能力极佳,直接被曹苗打懵了。这样的人显然不太适合为间,至少不能独当一面。可这是陛下的意思,他不能附和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陛下一定要他跟着,我也没办法。可若是因为他出了纰漏,可别怨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爽咬咬牙,强笑道: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勾勾手指,将隐蕃叫了过来。“我们不是大军征讨,阵而后战,就算失利也可以稳步后撤。我们是深入敌人腹心,刀尖上起舞,稍有差池便是绝境。万一被俘,更可能遭受严刑拷打,百般折磨。你确信你承受得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隐蕃用力的点点头。“蕃为报陛下,宁死不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撇撇嘴。“我信不过你。昭伯,你回复陛下,我要试他一试。如果他能通过我的测试,我就带上他。如果不能,就请陛下另择人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咧嘴一笑。“或者由他代替我去江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