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13章 苦命人

第213章 苦命人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很委屈,但他一点也不冤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懿受伤的根本原因就是他。那么多人,一个不落,全扔在司马懿身上,说是无意的,谁信?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曹苗揪着荀霬的衣领,拳头挥了半天,也没真打荀霬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从司马懿一家的心情来说,他们还真希望曹苗打荀霬几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谣言搞得他们很狼狈,尤其是荀霬的声明,简直是在抽他们一家的脸。他们原本以为是曹苗故意放出的风声,现在看来,好像不是这么回事,另外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的冲冠一怒,让他们大感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司马果,看曹苗的眼神多了些异样的情愫。谣言风传的这几天,她天天以泪洗面,父母、兄长都在安慰她,却没有人会为她出头,只是劝她为家族隐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曹苗,不仅和荀霬翻了脸,还叫嚣着要和人拼命。鲁莽是鲁莽了些,却真的暖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曹苗委屈得要落泪,司马果心中不忍,却又不好意思上前,只得扯了扯张春华的袖子,低声说道:“阿母,事已至此,还是请乡公就座吧,莫要失了礼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春华点头称是。堂上有司马懿的血,需要清理,不能入座,张春华命夏侯徽带曹苗等人到他们夫妻住的偏院入座。夏侯徽觉得不妥,却又没有理由拒绝,只得引着曹苗等人来到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偏院和正院的布局相似,也有前后几进。夏侯徽引曹苗等人来到正堂,分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在太尉府,在座的却没一个姓司马,说话自然也就随意了很多。寒喧几句后,夏侯徽开门见山,问曹苗道:“你刚才说,有心继承你和阿果的婚约,可是真心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放下手中的水杯,郑重其事的点点头。“婚姻大事,岂能儿戏。自然是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前几日雍丘王来,来说要与你一起来求亲,后来却不了了之。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沉默了片刻,眼神中多了一丝哀伤。“我有心求亲,但现在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去做一件事,很危险,能不能回来,我自己也不清楚。万一回不来,岂不是耽误了她?所以我有心求亲,但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沉吟着,点了点头。她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,却能隐约猜出一些。司马懿在家养伤,各路人马纷至沓来,司马师不能出面接待,她和张春华经常要出面接待,多少了解一些情况。再加上刚知道谣言的来源,她已经明白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阳看似风平浪静,其实暗流汹涌,曹苗和司马懿都难以幸免。司马懿老谋深算,借着遇袭的事脱身事外,坐山观虎斗。曹苗却没这么能忍,身不由己,被卷入其中。这背后说不定还有司马懿的一份功劳,否则天子不会那么热情,天天派荀霬来探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不明其意,问道:“什么事,这么危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欠身施礼。“公主,事关机密,恕我不能相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惊讶地看看夏侯徽。夏侯徽也看了她一点,却没说什么,只是不动声色的摇摇头,示意她不在再问。德阳公主见了,心情莫名失落。这么重要的事,夏侯徽都知道,她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琰倚在德阳公主一旁,看看曹苗,又看看夏侯徽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忍不住又道:“既然这么危险,那就不要去了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别的事,我自然不去。可是这件事,我非去不可。”曹苗迟疑了片刻,轻声说道:“若能办成,或许可以为我阿母正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愕然,看向曹苗的眼神充满了怜悯。事情涉及到崔夫人,她无法再劝。她叹息良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良,只是……苦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、夏侯琰的神色也凝重起来。不管曹苗有多么荒唐,为了母亲崔夫人的身后名,他不惜赴死,仅是这份孝心,就足以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一定将你的意思转达阿姑和小姑。我想,她们一定会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。”曹苗再拜,迟疑了片刻,又道:“媛容,我想看看子元,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原本觉得曹苗是来捣乱的,现在知道曹苗将离开洛阳,执行一个很可能回不来的任务,倒是犹豫起来。生死事大,曹苗面临不测之险,应该没有玩笑的心情。他又有娶司马果为妻的诚意,来看望司马师,或许真是想化干戈为玉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元伤得很重,情绪不是很好,未必方便见客。”夏侯徽欠身道:“容我与他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曹苗低声说道,神情怯怯。“我之前那么对他,他不肯见我,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还在情绪之中,一时心软,叹了一口气,欲言又止。她也觉得很遗憾,曹苗能和夏侯玄化敌为友,却和司马师闹到这一步,也是天意。如今曹苗主动求和,如果司马师肯让一步,那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司马师的伤不仅重,而且后果严重。让他放下仇恨,接受曹苗的道歉,的确有些强人所难。所以这件事不能由别人通传,只能由她自己去说,或许有万一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告罪起身,向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堂上只剩下德阳公主母女和曹苗、曹纂,憋了半天,一直没说话的曹纂顿时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放心,允良此行虽然危险,却有我同行。我一定竭尽全力,护得他周全。”只是一想到曹苗活着回来就要娶司马果,他心里又有些不爽。“婚姻不用急,允良刚刚弱冠,还是功业为重。我阿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德阳公主没好气的说道:“待会儿出了太尉府,我就去大司马府,把你今天干的好事告诉你阿翁。要是太尉有什么不讳,看你怎么交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一脸的无所谓。他才不怕德阳公主去告状呢。如果曹休知道他今天做的事,只怕会多吃两碗,说不定还要喝上几杯。就算告到天子面前,他都不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乡公,你不嫌司马姊姊笨了?”夏侯琰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尴尬地笑笑。“还是小妹说得对,她们虽然不如你,比起其他人还是出类拔萃。说起这件事,还没谢过小妹。要不是你点醒我,我可能还糊涂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琰抿着嘴,眼神闪烁。“你打算怎么谢我?空口白牙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思索片刻。“我把山庄送给你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