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30章 羊**

第230章 羊**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曹苗那一脸阴险的笑容,曹纂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想拒绝,但他无法拒绝。不拷问他,难道拷问兄长?换了别人,他们也信不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为了家族的荣耀,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咬咬牙,挺起厚实如墙的胸膛,硬撑出一腔豪气。“我来就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也觉得这个人选不错。他照法施为,就在那枚竹简背后写了一行字,让曹纂看了之后,锁进木盒,将钥匙扔给曹苗。曹苗接过钥匙,在手里掂了掂,命人解下钟泰,将曹纂绑上,又叫过知书、如画两个胡姬,在她们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知书、如画应了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对曹肇说道:“走吧,我有事要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很诧异,指指被绑起来的曹纂。“你不拷问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安排好了,你放心吧。只要他能坚持到明天日出之前,就算我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吓了一跳。“允良,你可不能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你舍得,我还舍不得呢。但凡有一点伤,算我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将信将疑,曹纂更是哈哈大笑。他原本还担心曹苗会像他们对待钟泰一样,多少用点刑。现在曹苗说不用刑,那他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良,如果你不动刑,也能从我嘴上问出真相,我这辈子做你的走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好好努力。”曹苗笑道:“想做我的走狗可没那么容易。我要的是韩卢那样的猎犬,你现在最多也是柴狗,看看门还行,打猎就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气得无语,扭头哼了一声,不理曹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肇也很无语。在他看来,仅是曹纂刚才说的那句话,已经将大司马府的脸丢光了。这要是被父亲曹休知道,肯定会打个半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肇跟着曹苗到了正堂。曹苗将自己的计划对曹肇说了一下。钟泰已经证明了他的坚韧,又有伤在身,可以安排他去江东潜伏,伺机刺杀孙权。要让钟泰答应这件条件,必须有足够的利益。对钟泰来说,最能让他动心的利益是仕途,这是曹苗给不了的,必须天子答应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肇惊喜交加。他盯着曹苗,两眼放光。“允良,这是你事先就计划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。“长思,陛下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能。真能刺杀孙权,别说官复原职,就算再升三级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带着曹肇来到钟泰的房间。钟夫人正为钟泰清洗伤口,涂抹药物。药是曹苗事先就让人送来的,钟夫人知道曹苗必有深意,虽然心疼得落泪,却没说什么。见曹苗、曹肇进来,连忙起身,让在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把自己的计划对钟泰说了一遍,又由曹肇代表天子允诺,只要钟泰能完成计划,至少能官复原职。即使钟泰没能杀死孙权,只要他协助曹苗,完成延缓孙权登基的目标,也可以将功赎罪。万一他死在江东,除了为他恢复名誉外,还可以安排一个兄弟为郎,将来至少可以担任县令长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泰还没结婚,没有子嗣,但他有兄弟。将来选一个孩子继承他,也算是延续了他的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泰本来已经成了家族之耻,现在有机会将功赎罪,一雪前耻,他求之不得。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立刻答应了。他挣扎着起来,向曹苗郑重其事的磕了三个头,表示谢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随即做出安排,让人将钟泰大张旗鼓地抬出去,扔在山沟里等死。钟夫人带人守在那里,趁夜将他“救走”,送往东吴。阳城山向东南方向不远,便是颍川,顺着洧水而行,可以直达他们的老家长社。以钟家的实力,在长社隐匿一段时间,再想办法逃往江东,并非难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掩人耳目,过几天,朝廷会发布通缉文书,将钟泰描绘成一个逃犯,为他出逃提供官方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重要的是时间线要合理。为此,曹苗仔细梳理了时间节点,做出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肇和钟氏姊弟听了,信心大增。曹苗的计划很周密,也很详尽。钟泰能不能混进东吴的乐师,能不能刺杀孙权,不好说,但他安然逃到江东是有把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推敲了细节,尤其是接头的办法后,曹苗随即实施计划,命人将钟泰送出山庄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排完钟泰,曹肇跟着曹苗回到正堂,就听到了曹纂的狂笑声。曹肇大惑不解。曹纂不应该是受审嘛,怎么会笑得这么开心,甚至有些癫狂?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想问曹苗,可是看曹苗那一脸心思的样子,又没好意思开口。两人在堂上就座,芸娘带人送来晚餐。食物很精致,色香味俱全,曹肇却一点胃口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一直在笑。开始笑声洪亮,声震屋瓦,后来气势弱了,声音也有些沙哑,再后来就不是笑,而是在哀求。即使隔着几道墙,曹肇也能感受到曹纂的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知书来了,手里拿着一枚竹简。曹苗看都没看,直接将竹简扔在曹肇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句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肇拿起竹简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他惊恐不己,曹苗究竟用了什么样的刑罚,让壮得像头熊的曹纂也承受不住,一个时辰都没撑过去就招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曹肇起身,匆匆向侧院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刚刚被解开,像一摊烂泥似的躺在地上,一边哑着嗓子傻笑,一边不受控制的抽搐。他身上的衣服完好,只有鞋袜被脱掉了,露出双脚。可是他的神情很恐怖,涕泪横流。看到曹肇,他就像看到了救星,紧紧抱住曹肇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思,德思?”曹肇一头雾水,急声问道:“究竟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。”曹肇号陶大哭。“阿兄,允良的这个羊**的刑罚太可怕了,我实在忍不住啊,不得不招。不招我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羊**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……就是在脚心抹盐水,让羊**心。”曹纂面色惊恐,缩成一团,将双腿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曹肇才注意到一旁拴着两只羊,两只温顺的羊,一黑一白。见曹肇看过去,黑羊昂起头,咧着嘴,发出像笑一样的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咩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