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44章 惹不起

第244章 惹不起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曹纂等人从暗处冲出,扑向混乱的战场,时诺吓得失声惊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早有准备,一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上,直接将她拍晕,然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,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东人对骑兵的恐惧真是深入骨髓啊。这是张辽之功。八百破十万,威镇逍遥津,孙权颤抖,小儿止啼,何其壮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曹家三代人前仆后继,多次伐吴,也未能百万雄师过大江,一统天下,最后便宜了司马氏,便宜了那些世家。王与马,共天下。他们共的哪是天下,偏安江南,半壁江山,也好意思自称天下?

        先射箭,再画圈,就能保证自己百发百中,例不虚发?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演戏是他的立身之本,曹苗还是对这些只会自欺欺人的鸵鸟不敢苟同。如果有机会,他绝不会让“咄咄怪事”重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曹苗大发感慨的时候,曹纂等二十一骑势如破竹的杀入战阵。他们沿着湖边飞奔,切断了吴人的退路,将他们逼向山丘,与游侠儿们死嗑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飞驰的战马,原本以少胜多,步步紧逼的吴军顿时乱了阵脚,被游侠儿们反杀了一波,当场砍倒数人。时沙见形势不妙,立刻下令结阵固守,稳住阵脚,伺机突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游侠儿们可不这么想。任强、任武一心要抓住时沙,逼吴军交出曹苗,或者带她回去交差。没有曹苗的首级,俘虏时沙,证明曹苗与吴人勾结,勉强能解释为什么会失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寡不敌众,腹背受敌,尤其是还有骑兵在一旁虎视眈眈,给吴军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军交战,最重要的就是信心。信心若在,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,以一当十,如狼似虎。信心一垮,战斗力立马缩水,甚至可能崩溃,几千人被几十个人追着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事数不胜数,数十万人的大战就有好几个例子,这种小规模的战斗连载入史书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明白曹纂为什么会帮自己,任武、任强还是下令猛攻,务必生擒时沙。这个吴军女将太显眼了,让人很难注意不到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近百游侠儿四面围住,猛打猛冲。虽然谈不上什么配合,可是仗着人多势众,个人能力出众,还是强行撕破了吴军的防守,冲到了时沙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战败不可避免,时沙后悔莫及。她很清楚,以她的身份,一旦被俘,绝无生还之理,说不定还要遭受凌辱。她大叫一声,将战刀横在脖子上,准备自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卫士看见,吓得魂飞魄散。按照军律,如果时沙战死,他们都要陪葬。危急时刻,他们也顾不上男女之别,扑了上来,抢下时沙的刀,架起她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沙一撤,吴军的阵势也崩溃了。游侠儿们一拥而上,转眼间就砍倒一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擒下吴国这母狗!别让她跑了。”任强指着时沙,大声疾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沙气得欲哭无泪,想返身再战,却拗不过亲卫,被强行架着下了山,向湖边的木筏奔去。游侠儿们发出兴奋的吼声,穷追不舍,不知不觉又下了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看得清楚,再次策马冲击。这一次,他没有冲击时沙等人,而是冲击追赶的游侠儿,目标直指任强、任武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战马奔驰,战刀飞舞,弓弩齐发,游侠儿惊恐万丈,纷纷避让。曹纂一路撞飞数人,轻松冲到了任武面前。见战马迎面冲来,任武知道大事不妙,转身就想跑。奈何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,没跑出两步,就被曹纂赶上,战马轻轻一带,将任武撞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俯身展臂,将任武提了起来,挟在肋下,继续向前冲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强也没能逃脱,被一个骑士击伤,生擒。

        游侠儿们士气大堕,不敢再战,转头就跑,逃到山坡上,寻找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没有再追,圈马回来,将任武、任强二人扔在地上,冲着已经登上木筏的曹苗拱拱手,大声道:“幸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拱手还礼。“多谢德思,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再次拱手,拨转马头,继续追杀已成溃兵的游侠儿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沙瘫坐在地上,看着意气风发的曹纂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她改变计划,偷袭曹苗的营地,就是想杀死曹纂。如今曹纂安然无恙,她却损失了几乎所有的人手,只剩下三个卫士,而且人人带伤。别说杀曹纂,连拔刀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都督,上来吧。”曹苗负手站在木筏上,优雅地招了招手,笑盈盈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沙无奈,只得在卫士的掺扶下,忍气吞声地上了木筏。接着,阿虎又将任武、任强二人提了上来,一手一个,轻松得像拎两只小鸡,看得时沙一阵胆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仅凭这身力气,就可以看出这少年是个厉害角色,最好不要招惹。

        时诺已经醒了,上前扶住时沙,眼泪啪哒啪哒的往下掉。她知道时沙性格刚强,以女子之身而为都尉,是她一直以来的骄傲。今天被杀得丢盔弃甲,全军覆没,对她的打击有多大,可想而知。回去之后,又如何向孙夫人交待,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休息一会儿,待会儿再请教。”曹苗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沙默默地点点头,盘腿坐在一边。时诺却心惊肉跳。她与曹苗相处这么久,知道曹苗的笑容未必代表善意,反倒可能是个阴谋。他被时沙摆了一道,肯定是要报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左右看了看,伸手从时沙腰间拔出短刀,打量了一番。“好刀,是吴王新铸之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沙诧异地瞥了曹苗一眼,迟疑了片刻。“乡公消息灵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而不语。他只是随口一猜,孙权铸刀又不是什么隐秘的事。三国鼎立,军械是重中之重,谁也不敢放松,造刀造剑只是标准技能,像诸葛亮那样亲自设计武器才是开挂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转身,使了个眼色。阿虎将任强推了过来。任强想挣扎,却被阿虎一只手摁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十个手指,所以有八个说话的机会。”曹苗蹲了下来,短刀在任强脸上拍了拍,笑容灿烂。“我有两个问题:你是谁,谁雇你来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丈夫……”任强瞠目大喝。刚话出口,曹苗挥起短刀,砸在他的嘴上,顿时鲜血淋漓,两颗门牙掉了下来。曹苗咧嘴笑道:“我还没让你说话,你不用急。”扯过任强的双手,毫不迟疑地切下了两个拇指。“现在你可以说了。说错一次,切一个手指。你如果你能坚持到八个手指切完还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任强痛得涕泪横流,恨意冲天。“那又如何?老子就不说,你有本事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咧咧嘴,笑容灿烂。“那就换脚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