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45章 相忘于江湖

第245章 相忘于江湖

        木筏在两个吴军士卒的操控下,缓缓向东南方向的黄武山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鲜血从任强的嘴里、手上流出,又从木筏的缝隙滴入水中,留下一串淡淡的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筏上一片死寂,除了任强痛苦的喘息,没人敢说话,包括一向骄纵的时沙在内。开始曹苗说给任强八个机会的时候,她还没听懂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有十个手指,为什么只有八个机会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听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下意识地握紧了时诺的手,看向了时诺肿得发亮的脚背,用目光询问时诺。时诺点点头,却没敢说话。时沙咬咬牙,也没说话。形势比人强,现在不是与曹苗论理的时候,等到了黄武山,再说不迟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强没有他自以为的那么坚强。被曹苗切下三根手指后,他屈服了,将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会任之家的少当家,他的父亲就是会任之家的当家任黄昌。任务是任黄昌接的,雇主是谁,他不清楚,应该是一个位高权贵的人物。在整个洛阳,能通过任黄昌安排任务的人,一只手数得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任强殷鉴在前,任武也痛快地招了。他的父亲是马市的大商人任青昌,任务同样是任青昌接的,钱给得很多,只有一个要求:不惜一切代价,砍下曹苗的首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任黄昌,任青昌,是亲弟兄吗?”曹苗一边用沾了血的短刀修剪指甲,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强、任武互相看了一眼,摇摇头。他们也不知道,会任之家和任氏马行有业务来往,但任黄昌和任青昌从来没见过面,至少他们没看到过他们会面。在此之前,任强甚至不知道任青昌的名字,而任武也不知道任黄昌的名字。若非曹苗逼供,他们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有再追问,让他们写供状。任强的血就是黑,衣服就是纸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强险些晕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筏靠岸,时沙起身就要登岸,却被曹苗拦住了。“请都尉稍候,我有两个问题请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沙看了一眼痛得浑身哆嗦的任强,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。“乡公,不如到帐中说话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还是这儿清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沙犹豫了一下,打量了曹苗手中的短刀片刻,还是答应了,坐了回去。虽然已经靠岸,留守的几十个部下就在十步以外,可是只要曹苗想动手,有足够的机会擒下她,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显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叫过知书,让她将任强、任武送回对岸,交给曹纂。后续的事,交给曹纂处理。这些人不仅要杀他,还要杀曹纂,想必曹休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曹苗又吩咐阿虎等人全部下筏,只剩下他和时沙对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要几个机会?”曹苗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沙心脏一紧,声音也有些发涩。“乡公但请发问,能说的,我会直言不讳。不能说的,就算你将我凌迟,我也不会说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不置可否的歪了歪嘴。“你袭击我的营地,是想杀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杀的是曹休之子。”时沙顿了顿。“乡公的生死,没那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要杀曹休之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曹休若死,魏朝宗室无将,只能任命外姓统兵,都督扬州。主少国疑,君臣相忌,于我大吴有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吴王忌惮陆逊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沙眼神微闪,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孙夫人的命令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沙低下了头。“是我擅自行事,并非夫人手令。乡公若是不信,我可以将夫人的手令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。时沙随即命人去中军大帐,取孙夫人的手令来。在等待的时候,曹苗又问了不少问题,时沙有些直言相告,比如她个人的履历。有些却闭口不言,比如孙夫人负责的解烦营编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取来了孙夫人的军令。曹苗看后,确认孙夫人没有杀他的意思,全是时沙自作主张。曹苗没有再说什么,等知书返回,便跟着时沙上岸入营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务完成,时沙随即下令拔营,返回武昌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沙的官职是都尉,实际所领只有一曲两百人。因为她的擅自行动,劫营不成,反折损了近半人手,还有五六十人受伤,士气很是低落,和打了败仗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翻过黄武山,进入西归水,登上了时沙留在这里的船,顺水而下,快捷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途,曹苗与田复碰头,将田复押送来的四亿钱装上船,又额外支付了一百金作为酬劳。田复非常满意,再三表示感谢,表示以后有什么事,不要客气,尽管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日后,船过乌石山。水面越来越宽,地势也变得平坦,山地渐渐变成丘陵,又变成沼泽地。冬季水浅,大片陆地露出水面,只有一些小河蜿蜒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长江在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躲在舱中不露面的曹苗请来了时沙,交给她一封书信。“劳烦都尉转交孙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沙很惊讶。“乡公不与夫人见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摇摇头,幽幽地叹了一口气。“我想来想去,还是不与孙夫人见面为佳,她恐怕没有庇护我的能力。贸然投靠,害人害己,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沙急了。“乡公,何出此言?若夫人都不能庇护乡公,吴国还有谁能庇护乡公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瞅瞅时沙,苦笑不语,推过来一只木箱。“多谢都尉接应,还死了不少人。些许薄财,不成敬意,还请都尉收下,当作补偿。另外,这艘船我还有用,烦请都尉相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曹苗去意已决,时沙心急如焚。“乡公去哪里?若夫人想见乡公,当如何联络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转头看向远处。那里有一座高楼,兀立于山巅之上,隔着二三十里都能看见。他沉默了片刻。“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,何必再见。大隐隐于朝,中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。去国逃人,不能列于敌国之朝。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筑庐隐居亦非我能。只有隐于市,以商贾自奉,了此残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沙苦劝不成,心生一计。她命人取来纸笔,写了一封手令,又用了印,递给曹苗。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勉强。此令能助乡公入江,上至武昌、下至柴桑,不会有人收你的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接过看了一眼,小心的叠起,收入袖中,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(第一卷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