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54章 无脑

第254章 无脑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孙鲁班的瞬间,孙夫人有些意外,似乎没想到孙鲁班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深深地看了曹苗一眼。“我们会再见的。”起身便走。经过孙鲁班身侧时,她停住脚步,凝视着孙鲁班。“既然是你的人,那就看好了,别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孙鲁班眼神游移,明显气短,一时语塞。没等她反应过来,孙夫人便健步下楼去了。看着孙夫人消失在楼梯口,她才长出一口气,心有余悸的拍拍丰满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等了一会儿,苦笑道:“公主,刚才孙夫人在,我没好说。现在可要把话说清楚了,我只是暂时留在这里,配合你的调查,并没决定依附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得意地笑笑。“我姑姑似乎对你没什么兴趣,你只能选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。”曹苗故作不屑。“天下除了魏吴,还有蜀汉。我听说诸葛丞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且。”孙鲁班扬扬手,不屑一顾。“你又不是荆襄人,去了成都也没用。再说了,诸葛丞相一把年纪了,能活几天都不知道,你去依附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翻了个白眼,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得意之极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等她笑过,曹苗叹了一口气。“公主,你与这西施舫的真正主人关系匪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收了笑容,斜睨着曹苗,脸色有些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也不看她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公主天生丽质,又是吴王掌上明珠,堪称女中翘楚,虽是新寡,却依旧年轻美貌,嫁什么样的人不能嫁,却要嫁一个与令尊吴王年岁相近的已婚男子?纵使如大都督之子者不可再得,也不必委屈至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大怒,沉了脸,厉声喝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叹了一口气。“公主读过《谏逐客书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书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摊了摊手。“好吧,当我没说。”转身对如画说道:“送公主。”又道:“麻烦公主安排人修一下舱门,我不习惯出恭时都有人看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被曹苗的态度激怒了,长身而起,戟指数喝。“伧夫,这里是武昌,不是洛阳,你不要太放肆,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?校事就在楼下,我姑姑也未走远,只要我一声令下,马上就送你入大狱,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诧异地斜睨着孙鲁班,哑然失笑。“公主好大的威风,怪不得孙夫人也要礼让三分。苗不才,想请教,孙夫人手中有解烦营,公主手中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也好,孙夫人也罢,都是吴王至亲,吴国栋梁。”门口传来一声轻笑,一个年轻的官员排众而入,向曹苗拱拱手。“校事郎广陵吕壹,见过曹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打量了吕壹两眼,起身还礼。吕壹相貌俊秀,眼神清澈,和他印象中的奸邪大相径庭。如果不是他的官职校事郎,他甚至不知道面前这人是不是那个吕壹。他安排人调查过吕壹,却没什么收获。吕壹尚未掌权,消息极少,只知道他是一个校事郎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才上来?”孙鲁班没好气的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遇见孙夫人,说了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脸色微变,没再纠缠这个话题,低声说道:“《谏逐客书》是哪部书,你读过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壹向孙鲁班使了个眼色,转身又对曹苗说道:“曹君刚才提及的是李斯所作《谏逐客书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耳力甚好,将孙鲁班和吕壹嘀咕的话听得一清二楚,不禁哑然失笑。孙鲁班居然不知道《谏逐客书》,看来他的确准备不足,完全没想到这女人真是个绣花枕头,胸大无脑,肚子里没一点墨水。她带着吕壹来,应该是指望吕壹助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久闻令君雍丘王学富五车,没想到曹君也好学问。壹不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抬起手,打断了吕壹,脸色有些不善。“他是他,我是我,你不要混为一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壹讶然。孙鲁班心中一动,想起曹苗曾经提及,他与曹植关系不佳,连忙给吕壹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不要再提这个话题。眼神能传达的信息有限,吕壹也搞不清楚孙鲁班究竟想说什么,只好含糊过去,打了个哈哈,躬身致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否请教,这四百年前的《谏逐客书》,于今有何借鉴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哑然失笑。“足下是校事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职掌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典校州郡文书。”吕壹从容应道,看不出半点惭愧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。“那吕君对各种典故应该很熟悉,何必明知故问?《谏逐客书》是四百年前的文章不假,若是论古,又怎么比得上三坟五典,八索九丘?就算是儒家六经、诸子百家,也比《谏逐客书》古老多了。难道这些,你都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吕壹莞尔一笑。“曹君指教得是。我只是不解,这《谏逐客书》和公主的婚姻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看吕壹,又看看孙鲁班,哈哈大笑。“没关系,没关系,我一时失言,让你们多心了。惭愧,惭愧。不好意思,天不早了,我有点困了,能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拱着手,态度很客气,眼神却分明是看弱智儿童的眼神,就差说“不想和你们这些弱智说话”了。吕壹倒还好,孙鲁班却气得要原地爆炸,握紧了拳头,随时准备叫人砍死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壹见状,连忙挡在孙鲁班面前,低声说道:“公主息怒,孙夫人还在下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立刻像被针戳破的气球,气泄了一大半,一甩袖子,匆匆出门。吕壹向曹苗拱拱手。“打扰曹君休息,死罪,死罪。请曹君早点休息,明日再来请教。”匆匆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孙秀等人也跟着孙鲁班、吕蒙下去了,顶层很快安静下来,只剩下对面的秦博。见曹苗看过去,秦博露出灿烂的笑容,扬起手,准备和曹苗打个招呼。手臂刚扬起来,曹苗已经转过头,将后脑勺留给秦博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博扬扬眉,自顾自的笑了两声,放下手臂,关上了舱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全大娘带着两个工匠上来,为曹苗换了舱门。他们动作很快,丁丁当当一阵响,拆下破门,换上新门,一切恢复如旧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赞叹之余,命如画赏了两个工匠,一人五百钱。工匠感激涕零,再三拜谢,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大娘看在眼里,也没说什么,躬身告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