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73章 陷阱

第273章 陷阱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八位二进制能表示多少种信息?不算太多,但足以传递简单的指令。再参照手中的佛经,便能解读具体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诗彩影是曹苗的嫡系力量,长生堂的弟子,思维专业,做事也最用心,准备比韩东充分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接过佛经,客客气气的行礼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感谢的当然不是佛经,而是诗彩影冒险潜入武昌宫。即使诗彩影的潜行能力出类拔萃,潜入武昌宫仍然是一个极度危险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诗彩影有些意外,迟疑片刻后,还了一礼,便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回舱,翻开佛经阅读起来。既然以佛经做掩护,自然要扮得像一点,一问三不知必然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部手抄的《四十二章经》,字迹端正,透着书卷气,却不是诗彩影的笔迹。她识字,但书法不行,写不出这么好看的字,想来是请人代笔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复查看了经书的形式后,曹苗开始阅读经文内容。他对佛学没什么研究,算是个门外汉,却听过《四十二章经》,著名的韦爵爷就是靠着这部经书里暗藏的线索发家致富。

        经书内容并不多,曹苗用两天时间记住了大部分内容。手抄的佛经不可能一模一样,以选字法传递精确内容的可能性不大,以佛教内容作为情报表面信息才是可行之计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那么一阵子,他似乎又回到了体验生活的时光,每天被如狼似虎的教官压榨潜能,每次都在自己以为即将阵亡的时候,惊喜的发现自己不仅没挂,反而更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月十五下午,知书来报,孙夫人身边的侍女时诺求见。曹苗大感意外,抬头一看,见时诺远远地站在舷梯旁,一身盛装,只是神情有些局促,正歪着脖子,探身身舱里看。遇到他的目光,立刻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夫人说,今日上元,想请主君观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沉吟片刻,让知书将时诺叫了进来。时诺进了舱,拘谨地站在门口,说话之前先偷偷打量了曹苗两眼。见曹苗脸色还算平静,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哪儿?”曹苗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解烦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去?是船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君觉得怎么方便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撇了撇嘴,无声地笑了起来,身体向后靠。“我在乎的不是方便,而是安全。你们把隐蕃的事栽在我头上,现在想杀我的人可不少。如果你们不能保证我的安全,我哪儿都不会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时诺语噎,显然没想到曹苗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打量了时诺片刻,又道:“请你回复孙夫人,我要看到她的诚意和实力。如果她既没有诚意,也没有实力,那就不必相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诺犹豫了片刻,还是点了点头,躬身领命。“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湖心洲,简易的小楼上,孙权与孙夫人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神情憔悴,眼中充满血丝。这个年过得很紧张,比一场恶战的消耗更大,让他心神俱疲。

        谣言还在继续,而且有继续发酵的可能。很多大臣都在议论,甚至有人上疏请求严惩造谣者,以正视听。这当然是借口,谣言之所以是谣言,就在于无法彻查。那些人针对的不是谣言,而是负责侦查此事的校事署和解烦营。

        校事署监察百官,是文武百官的心头刺,无时不刻不想拔掉。解烦营也差不多,这支掌握在孙夫人手中的精锐力量随时可能变成全副武装的校事署,没有人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虎太年轻了,不堪重任。”孙权喃喃地说道,一声长叹,伸手捏了捏酸胀的眉心。这几年睡得不好,他的眼圈有些黑,眼袋也明显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岁月不饶人,年近半百,他明显感觉到体力不如从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听懂了孙权的意思,却没回应。在她看来,孙鲁班不是年轻不年轻的问题,她根本就不适合担负这样的责任。但她不能说,孙权对这个长女的宠爱有些不讲道理,听不得任何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听到孙夫人的回应,孙权很尴尬。他希望能将孙鲁班培养成孙夫人的继承人,孙夫人却始终如一,断定孙鲁班不成器,搞得她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。这次孙鲁班负责校事署,追查谣言案,半个月没有一点进展,也证实了孙夫人的判断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能来请孙夫人出面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时诺走了过来,附在孙夫人耳边,将曹苗的回复说了一遍。孙夫人眉头微蹙,轻轻哼了一声,示意时诺退下。她回到孙权身边,将事情大致汇报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狐疑地打量着孙夫人。“你是真想请他赴宴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笑笑。“我对他说过,正月十五之后,一定会和他做个决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停顿了片刻,又道:“曹苗所言有几分是真,几分是假,洛阳可有消息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神色如常,淡淡的说道:“到目前为止,未有任何不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他会俯首听命,为我吴国效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肯俯首听命,那就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留下后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大王放心,我已经做好了安排。不管他有多少手下,只要敢跳出来,格杀勿论。大王登基在即,也该对武昌的魏蜀细作做个清理,免得他们太放肆。这曹苗想重施故技,我就顺势布个陷阱,不管他有多少手下,都让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沉吟片刻,点点头。“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就去做吧。宫里的事,你不用担心,我会加强戒备。”他回头看看孙夫人。“倒是你自己要多加小心。我听说那曹苗身手高明,更擅长调教手下,像阿虎那样的人不会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召来时沙,命她率领麾下精锐去西施舫接曹苗赴宴。如果中途遇袭,不必留手,一律格杀。如果曹苗本人有不轨企图,一并拿获,却不必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用曹苗换回被关在洛阳大狱里的羊衜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静静地看着孙夫人调兵遣将,满意之余又莫名遗憾。如果孙鲁班也能这么干练,那该多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