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77章 暂时的联盟

第277章 暂时的联盟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给自己添了一杯酒,端到嘴边,浅浅的呷了一口,沉吟半响。“这场伏击,看似简单粗暴,其实时机、地点把握得皆极好。见机而动,一击必杀,又能嫁祸于人,绝非等闲之辈所能运筹。就我浅陋之见,有如此谋略者不过六人,在世者三人,过世者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六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世的有贵国陆伯言(陆逊)、周子鱼(周鲂),西蜀丞相诸葛孔明(诸葛亮),过世的有我大魏荀公达(荀攸)、郭奉孝(郭嘉),西蜀法孝直(法正)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顿了顿,又道:“我大魏青黄不接,令人扼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嘴角挑起一抹浅笑。“再过数年,曹君将跻身其中,承荀公达、郭奉孝余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笑,拱手道:“借夫人吉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孙夫人依然不相信曹苗,但她认可曹苗的判断。这次伏击不是魏国间谍能够实施的,更像是有人假魏国间谍的名义浑水摸鱼,挑起事端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说曹苗是这场袭击的目标,不如说她才是对方想打击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曹苗推崇陆逊有引祸之嫌,但江东世家势力膨胀,视她如眼中钉,这却是不争的事实。在那些以儒者自居的世家眼中,她不仅是宗室,更是女子。牝鸡司晨,惟家之索,是乱世凶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吴王称帝之前,将她赶出朝堂,是不少人的共同心愿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忧外患啊。孙夫人暗自叹息,莫名疲惫,心头一片凄凉。二十年来,她兢兢业业地做了那么多事,依然无法得到那些人的认可,如今居然下此狠手,伤她心腹,残她手足,更打算陷她于万劫不复之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咬咬牙,身体松驰下来,心情平静。“曹君以为,谁的嫌疑最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没有盯着孙夫人看,曹苗还是将孙夫人的神情、身体变化尽收眼底。见孙夫人发问,他暗自发笑。这孙夫人的城府之深,绝非孙鲁班可以相比。到了这一步,她依然不露声色的试探。若非他精于察颜观色,只怕会被她骗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西蜀丞相,诸葛孔明。”曹苗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面不改色,微微颌首。“请曹君详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知道孟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知道孟达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略有耳闻。”孙夫人露出一丝浅笑。“这是曹君妻父司马太尉的成名之战,我岂能不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无语。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?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你不就是想提醒我,你对我的一切了如指掌吗?放心,这正是我想让你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夫人可知,司马太尉为何能提前知道孟达将反,先发制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不笑了,转头盯着曹苗。“这事……与诸葛丞相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了,举起酒杯,向孙夫人示意。孙夫人虽然想听细节,却不想露了形迹,举杯与曹苗应酬,东拉西扯的说些闲话。绕了一圈,曹苗才重新将话题扯了回来,将诸葛亮一边策反孟达,一边将孟达将反的消息透露给司马懿,借司马懿之手除掉孟达的故事一一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事当然没有证据,都是他猜的,是名符其实的阴谋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孙夫人知道他是司马懿的未来女婿,有可能从当事人司马懿的口中得到消息,就算她不全信,也不会轻易否定。更何况这件事从逻辑上来看是成立的,并非没有根据的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嫁给刘备后,曾与留守荆州的诸葛亮有过一段接触,对诸葛亮的为人非常清楚。不用他多说,孙夫人也会将诸葛亮列为重点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他将诸葛亮列为行间高手,孙夫人就没有表示任何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听完曹苗的讲述,半晌没说话,一连喝了几杯酒,这才问道:“曹君还有其他的证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。他从来不觉得孙夫人会轻易相信他,所以做了充分的准备,步步为营,小心翼翼地引导孙夫人的思路。“夫人还记得年初洛阳的那个谣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嘴角轻挑。“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钟泰是传谣者,隐蕃是造谣者,但隐蕃却不是始作俑者。他与我父子无冤无仇,没必要出此下策,必然有人指使。我想来想去,幕后主使可能有三,西蜀的诸葛丞相就是其中之一。因为时间实在太凑巧了,正是诸葛亮犯境,大魏天子西狩长安之时。为此,我曾去蜀邸探问,可惜未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未有结果,曹君如何能断定诸葛丞相与此事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断定,只是猜想。”曹苗举杯自饮。“这手法太像了。以假乱真,借刀杀人,不管成与不成,都能隔岸观火,置身事外。”他含笑斜睨着孙夫人。“夫人此刻,不是怀疑我大魏,就是怀疑吴国内敌,绝不会想到这诸葛丞相也有可能吧?不管你怀疑谁,都是诸葛丞相喜闻乐见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冷笑一声,举杯相邀。“今日之事,让曹君见笑了。曹君有伤在身,暂且留在我营中疗伤,正好还有几件事要向曹君请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举杯还礼。有孙夫人这句话,这联盟暂时就算结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的酒宴到此为止,孙夫人命人送曹苗去休息,又安排医匠为曹苗等人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等人都是皮肉伤,稍微处理一下即可。知书的伤势很重,失血过多,一直昏迷不醒。曹苗让如画守护在她身边,自己不时去看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辰的部下死了三个,只有一个勉强救活了,卧床不起,短时间内看不到复原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身边只剩下三个可用之人,又被困在解烦营中,不得自由。刘辰心情焦灼,曹苗也很急,但他却没有表现在脸上,每天在营中读书习武,静静地等待着转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晃正月过去了,孙夫人一直没有露面,解烦营的气氛也很紧张,每天都有人进进出出。刑讯拷问的惨叫声更是夜夜响起,折磨着曹苗等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月初一,孙鲁班突然出现在曹苗面前。她按着刀环,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正在读书的曹苗,面如寒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乡公,别来无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