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78章 一根筋(木子渊藏龙打赏加更)

第278章 一根筋(木子渊藏龙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愣了一下,一抹喜色从眼中一闪而过,随即沉下了脸,起身转过案几,赶到门口,四处张望了一下,喝令阿虎、刘辰守住门口,又掩上门,这才回到孙鲁班面前,握住孙鲁班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胡闹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愣住了,眼神疑惑地打量着曹苗。从曹苗刚才的一连串举动来看,曹苗对她的到来反应强烈,可是他一开口,却又是在责备她不该来,这种矛盾让她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来吗?”孙鲁班挣脱了曹苗的手,故作不屑。“放心,我不是来和姑姑抢人的。听说知书受了重伤,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叹了一口气,看看自己的手,露出些许失落。“那你也不该来。万一被人盯上了,孙秀像知书、时沙一样,你不后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没说话。长堤伏击的事刚过去半个月,余波未平,武昌城内外掀起的风浪,她一清二楚。开始还不知道孙夫人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,后来才知道她麾下的亲信时沙、婢女时诺阵亡,曹苗身边的胡姬知书也受了重伤,这才赶来探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害怕了?”孙鲁班咬着嘴唇,斜睨着曹苗,声音软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我怕不怕?”曹苗瞪起眼睛,脸色苍白,似乎又想起了当时的惊险场面。“那些人连孙夫人都敢惹,换了你,怕是要连骨头都吞下去。”他上下打量了孙鲁班一眼,欲言又止,转过了头,连连挥手。“知书就在隔壁,你看完了赶紧走,别让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再傻,也能感受到曹苗对她的关心,心中得意,半个月来的怨恨化为乌有。她转到曹苗面前,弯下腰,打量着曹苗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怕我被人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瞪了她一眼。“我管你死不死,我是怕被你连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咯咯一笑,转转眼珠,也不戳穿曹苗的口是心非。她背着双手,挺起胸,踮着脚尖,来回走了两步,又在曹苗面前停下。“放心吧,我没你以为的那么弱。父王让我监领校事署,协助姑姑做事。谁敢动我,我就要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诧异地瞅瞅孙鲁班,一脸嫌弃。“你能干啥?欺男霸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孙鲁班大怒,扬起手,打算抽曹苗两个耳光,可是一看曹苗那鄙夷的眼神,又有些气短。她讪讪地收回手,梗着脖子。“你……你不要小看人,这些天,我也是有功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说来听听。”曹苗收起案上的书,指指对面的坐席。“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继承你姑姑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继承她呢。”孙鲁班嘴里说着,还是在曹苗对面坐了下来,掰着指头,数起自己这几天的成果。她奉命监领校事署,在武昌城内外清查外来人员,抓住不少来历不明的商贾、游士,经过吕壹审问,其中有一些承认是间谍,魏国、西蜀的都有,甚至还抓住了一个辽东细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静静地听着,虽然没有夸一句,眼神中却露出了赞赏之色。孙鲁班看得真切,越发得意,恨不得将所有的成绩都告诉曹苗,证明自己不逊于孙夫人,有能力保护曹苗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吕壹最近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很忙。”孙鲁班的眼神有些躲闪,语气也不再那么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还是不把你当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敢?”孙鲁班喝道,却不敢直视曹苗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在西施舫,那个秦博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回校事署了,负责文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哼了一声。“说你笨,你还不承认。校事署那么多人,你偏偏盯着吕壹一个人,他不得意才怪。为什么不用秦博?对你来说,秦博还是有功之臣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……他有什么功?”孙鲁班突然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曹苗盯着孙鲁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孙鲁班吱吱唔唔地说不出话来。时隔半个多月,原本已经淡化的短暂欢娱突然像潮水般的涌来,将她淹没。她心慌意乱,身体也有些发软,蛮霸中多了几分扭捏。她偷偷看了曹苗一眼,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头脑简单的母老虎!曹苗翻了个白眼,转头看向窗外。“时辰不早了,去看看知书,赶紧走吧。再过一会儿,你姑姑要回来了。我感觉,这两天忙完,她又要想办法对付我了。”曹苗挠挠头,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姑姑孙夫人,孙鲁班的一腔热血立刻冷了。她坐了片刻,看了一眼愁容满面的曹苗,咬咬牙,起身离开。走到门口,她又停住,转身看着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等着,我一定会比她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苦笑着挥挥手。“你先摆平吕壹再说大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气得一甩袖子,转身就走,却没看清方向,“呯!”撞在门框上,疼得“唉哟”一声,捂着脸就蹲下了。曹苗连忙起身,将她扶了起来,拉开她的手,查看她的伤。四目相对,近在咫尺,孙鲁班感受到了曹苗的关心,心里美滋滋的,伸手揽住曹苗的腰,紧紧的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愣住,怔怔地看着孙鲁班。“你白痴吗?走路都撞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要撞。我不仅要撞墙,我还要撞你。”孙鲁班说着,踮起脚尖,在曹苗唇上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疯子!”曹苗哭笑不得,伸手来推孙鲁班。孙鲁班却紧紧的抱着他不放,还将脸凑了过去。“你是疯子,我也是疯子,有什么不好?姑姑虽然美,却一把年纪了,如何能和我相比?你不用挣扎了,从了我吧,我一定好好疼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一时意动,刚想顺水推舟,将孙鲁班就地正法,再续前缘,忽然听到门外有熟悉的脚步声,又听得有人行礼,知道孙夫人来了,灵机一动,双手抱着孙鲁班的脸往外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自作多情了。你怎么能和你姑姑相提并论?只有她能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!”孙鲁班大怒。“她连自己的手下都保不住,怎么保护你?说什么准备充分,要将魏国间谍一网打尽,结果损失折将,沦为笑柄,还有什么脸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门被人推开了,孙夫人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外,静静地看着强搂着曹苗不放的孙鲁班,眉头微皱。“大虎,你真是出息了,抢人抢到我的营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本想松开,听了孙夫人这句话,一时怒火中烧,抱得更紧。“反正姑姑也用不着,不如赏给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孙夫人抬手一个耳光,又脆又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