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84章 薪火相传(求推荐!)

第284章 薪火相传(求推荐!)

        孙权碧眼闪烁,沉吟良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怀疑曹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郑重地点点头。她与曹苗一席谈后,又反复思考了两天,这才进宫向孙权转达曹苗的建议,但这不代表她相信曹苗的诚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曹苗是否可疑,这个方案有可取之处。设立医馆,培养医匠,统一药材的经销,应该能缓解军中将士伤亡的问题。那些经历过战斗的老卒,绝非新卒可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起身,抚着淡紫色的浓密胡须,来回踱着步。计划是好计划,哪怕不由曹苗经手,安排别人去做,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。只是问题也不小,要从诸将手中夺回药材的经营权,并非易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盛产药材的南郡掌握在陆逊手中,而陆逊是他倚重的大将,甚至可以说是中流砥柱,战功赫赫,不久前刚刚击败曹休。这时候从陆逊手中夺取药材经营权,陆逊本人或许不会说什么,江东世家一定会群起反对。他们不在乎陆逊的损失,但一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,成为惯例。

        解决的办法不是没有,只是要费一些手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曹苗是真心投诚,费些手脚倒也无妨。如果曹苗是魏国间谍,有意挑起江东君臣冲突,那就不能上他的当,尤其是现在。登基称帝的事已经在筹备之中,这时候与实力最强的江东世家发生冲突,自乱阵脚,未免不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联姻是个好办法。大虎不合适,那就另外选个人。”孙权转身看着孙夫人。“还有其他人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摇摇头。“能保护他的有,稳重的也有,但兼而有之的不多。尤其是曹苗虽年轻,却擅长操弄人心,普通人恐怕不是他的对手。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打量着孙夫人,忽然说道:“我倒是有个想法,只是会辛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躬身道:“请王兄直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着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愕然,欲言又止,神情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来想去,能镇得住此子的人,非你莫属。”孙权笑道:“也许大虎将来可以,但她现在还不行。”他打量着孙夫人,扬扬眉。“要不,你带带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带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大虎这孩子,虽然嘴上不承认,其实她一直在学你,一直想成为你。当初我没想到这一点,只当她是任性,疏于管教,耽误了她,这次才闯出这么大的祸。若是让她跟着你,言传身教,何至于此?既然她喜欢曹苗,那就遂了她的心愿。以后有你和曹苗共同协助,她或许能有些成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沉默片刻。“全琮要退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没有提,但是……”孙权咂咂嘴,没有再说下去。全大娘是全琮的耳目,她安排长堤伏击,即使全琮事先一无所知,事后也不可能一点消息也不清楚。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,全琮没有任何反应,说明他是支持全大娘的,至少是默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也怨不得全琮。全琮受辱在先,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次的反应也太强烈了。全大娘不仅要杀曹苗,连孙夫人的脸一起打了。如何处理后续问题,是他必须面对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的建议给了他一个新的思路,既遂了孙鲁班的心愿,又能维护全琮的脸面。有孙夫人和曹苗两个人的协助、教导,或许孙鲁班真能成为孙夫人的继承人,将来接管解烦营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反复思考,也觉得这是个办法。出了这么大的事,还让孙鲁班嫁给全琮只会埋下祸根,倒不如顺势解除婚约。看来孙权早有此心,只是不方便对孙鲁班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她也的确需要一个继任者。如果孙鲁班能有所长进,多些沉稳,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依王兄之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孙权随即叫来了孙鲁班,让她到解烦营担任都尉,名义上接替时沙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许诺,如果表现好,将来可以重新考虑婚约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大喜过望,拍着胸脯向孙权保证,一定用心习文练武,将来像姑姑一样成为国之栋梁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摸着孙鲁班的脑袋,苦笑道:“傻孩子,想成为你姑姑一样的人可不容易。她是吃了多少苦头,受了多少非议,才有今天的成就?我不希望你吃那么多苦,但你一定要多长点心眼。人心险恶,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加重了语气。“尤其是曹苗,那小子坏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眨了眨眼睛,嘿嘿地笑了起来,心里甜甜的。她听懂了孙权的意思,父王还是宠她的。即使她闯了这么大的祸,父王还是帮她兜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孙鲁班很想立刻赶到解烦营就任,但她还是耐着性子,等到了第二天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给孙夫人留下一个毛毛躁躁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明明满腔兴奋,却还要装出一副淡定从容的孙鲁班,孙夫人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她越发感慨曹苗的可怕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,经过了十年囚徒般的生活,一朝觉醒,竟有了如此过人的智慧。这人如果真是带着目的来江东行间,绝对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能将他收为己用,也是一个足以改变吴魏形势的成就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安排了孙鲁班的任职,带着她与麾下士卒相见。时沙阵亡后,她的部下就由孙夫人直接管理。如今孙鲁班走马上任,这些人多少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大多是孙夫人的婢女出身。孙鲁班与孙夫人较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对她们来说,孙鲁班就是孙夫人潜在的对手。如今孙夫人将她们划归孙鲁班麾下,从心理上并不太能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看在眼里,也没多说什么,简单交待了几句就走了,留下孙鲁班与几个都伯、队率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遇到了麻烦,这几个人对孙鲁班的能力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怀疑。她们或隐晦,或直接的对孙鲁班说,解烦营不是校事署那样只管审讯、侦察的机构,她们经常要面对穷凶恶极的歹徒,战斗是常有的事。解烦营的都尉不仅要有强悍的战斗力,还要有灵活的应变能力,否则会错失战机,甚至造成重大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目前为止,胜任这个都尉的只有时沙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句话说,你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被激怒了,提出比武论胜负。先是单人比试,孙秀等人凭借着曹苗的指点,以微弱的优势取胜,可是在实战演习中,这些只会跟着孙鲁班横行霸道的婢女远远不是解烦营将士的对手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几个部下不留情面的嘲讽,孙鲁班暴跳如雷,怒气冲冲地来找孙夫人告状。听完孙鲁班的投诉,孙夫人想了想。“你去问问曹苗吧。既然他能指点孙秀等人武艺,或许也能指点她们战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正中下怀,转身来找曹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