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91章 欲擒故纵(乱武三国打赏加更)

第291章 欲擒故纵(乱武三国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回到官廨,来到孙夫人的后院,却发现刚刚还表示不胜酒力的孙夫人仅穿小衣,正在庭中练拳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看了一眼,便认出正是刚才孙夫人与曹苗交手时所用的几式。刚才交手时,她没看清楚,现在孙夫人放慢了动作演示,她反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见猎心喜,没有打扰孙夫人,静静地站在一旁。孙夫人武艺高强,她从小就仰慕不已。曹苗以武入道,境界更不是她能理解的,有机会看到孙夫人复盘,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,自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看着看着,她便有些糊涂了。前面几式都好说,最后一式却让人费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演示时,不时有托胸的动作,而且不是一次两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比武论技为什么要托胸?这不是……孙鲁班忽然想起在西施舫上的那一次荒唐,突然惊醒,顿时怒火中烧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天杀的伧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惊愕地转过头,发现孙鲁班站在一旁,满面怒意,不免诧异。“大虎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看着犹自托着自己双峰的孙夫人,气得满脸通红。“姑姑,你们是比武,还是……调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一愣,顺着孙鲁班的目光,低头一看,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实在不雅,连忙放下双手,一时脸色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迅速镇定下来,招招手,将孙鲁班叫到面前。“还记得我是怎么攻击曹苗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看着孙夫人,下意识地点了点头。她刚才看了好几遍,当然清楚,便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上前,侧身让开孙鲁班的腿,又低头让开孙鲁班的双拳,双掌按在了孙鲁班的胯上,然后变招,向前托举。不过她没有托住孙鲁班的胸,而是托住了孙鲁班的下巴,轻轻向上一掀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头往后仰,站立不稳,向后退了两步。她这才知道自己可能想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苗……原本是想攻击你的下巴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点点头。“我开始也以为他是有意轻薄,可是看他神情又不太像。刚刚反复琢磨了几遍,觉得他本意应该是攻击下巴,逼我后退。况且他还是留了手的,如果配合脚下,杀伤力更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着,拉过孙鲁班,又演示了一遍,只是这次她将左脚变了方向,勾住了孙鲁班的左脚后跟。如此一来,孙鲁班左脚被勾住,右腿腾空,下巴遭到推击,必然仰面摔倒,而且会摔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算是明白了,只是不清楚为什么曹苗没有托着孙夫人的下巴,却托住了孙夫人的双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有点尴尬的摇摇手。“这不是他的错,是我攻得太猛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比划了两下,孙鲁班恍然大悟。原来是孙夫人全力进攻,受到曹苗阻击后急停,双峰却被惯性抛起,比平时更加雄伟,正好挡住了曹苗托举的双手,这才误打误撞,造成如今这个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孙鲁班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,再看看孙夫人的胸口,忽然有些嫉妒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她与曹苗交手,造成这种误会的可能性要小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孙鲁班眼神不对,孙夫人哭笑不得,生怕再讨论下去,会更加牵扯不清。她知道孙鲁班是什么性子,也知道孙鲁班已经将曹苗视作禁脔,而孙权也有意让孙鲁班嫁给曹苗,只是眼下还没有明说而已。她无意——也不可能与孙鲁班争夺曹苗,也就没有必要引起误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出了不少汗,陪我洗洗吧,顺便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牵着孙鲁班的手,向内室东厢走去。侍女们已经准备好了热水,孙夫人解衣入浴,泡在热水中,发出惬意的轻呼。孙鲁班看着孙夫人几乎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,不免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年近不惑的孙夫人相比,青春年少的她反倒有些臃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啊!”见孙鲁班迟迟未到,孙夫人睁开眼睛,伸手去拽孙鲁班。孙鲁班半推半就,被孙夫人脱了衣服,拽进浴桶,立刻环抱着胸口,躲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孙鲁班丰腴的身体,孙夫人立刻明白了她的心思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吃得太好,动得太少。不过没关系,进了解烦营,只要你肯吃苦,一个月就让你结实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骗过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我能练得和姑姑一样吗?”孙鲁班下意识地偷瞟孙夫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也有些不好意思,曲指一弹孙鲁班的额头,随即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曹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低下了头,胡乱拨着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脸上的笑容散去,打量了孙鲁班一会,柔声道:“大虎,你还年轻,不知道其中的凶险,这不是你们俩的事,还是吴魏两国的事。虽说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曹苗是魏国间谍,但他毕竟是魏国藩王之子,其父曹植最近又颇受魏帝信任,曹苗的嫌疑仍在。你不能对他用情太深,否则将来受伤的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应了两声,却还是无法从失落的情绪中摆脱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让孙鲁班趴在桶沿,一边为她清洗后背,一边解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曹苗洗脱了嫌疑,的确是亡命我大吴,你也不能太过顺从他,否则必被他操控,于我大吴不利。请他协助你训练士卒,除了助你在解烦营立足之外,也有欲擒之,故纵之的用意。你要时刻留意他的一举一动,及时汇报。只有证明了他的确没有嫌疑,你父王才有可能做进一步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背部一紧,扭头问道:“如果证明不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淡淡地说道:“那就将他困在大吴,取其利,去其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愣了片刻,迟疑道:“姑姑,这听起来……怎么有些耳熟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叹了一口气,忽然感到一阵无力。第一次听到孙权的计划时,她便有同样的感觉,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。可是她心里很清楚,这不过是历史的重演罢了,区别只在于刘备变成了曹苗,她变成了孙鲁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吴国的利益面前,不论是她这个妹妹,还是大虎这个女儿,都是孙权可以牺牲的筹码。至于她们愿不愿意,有什么想法,其实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点上,孙权是孙氏子弟中的异类。如果大兄孙策在位,他肯定做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