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94章 当今一人

第294章 当今一人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能如愿出营,只在校场周围稍微转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紧紧跟在后面,充当向导。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曹苗问起武昌宫时,她都简单的介绍了几句,还不忘显摆一下孙权的俭朴,有帝王气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昌宫的确很俭朴,甚至看起来有些寒酸。别说的洛阳的宫殿相比,就算是和大司马府、大将军府相比,也不见得气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。”曹苗看着武昌宫的宫墙,幽幽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孙鲁班歪着头,打量着曹苗。“我父王一定能平定中原,统一天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哑然失笑,随即又掩饰了一下,敷衍道: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什么对?你根本不相信,对不对?”孙鲁班咬着牙,气鼓鼓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环抱手臂,缓步而行,沉吟了片刻,又道:“公主,我问你一个问题,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有些心虚,眼神也躲闪起来。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春秋五霸,战国七雄,最后统一天下的为什么是秦国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犹豫了好一会,还是没敢直接回答,索性反问道:“你说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而不语。孙鲁班气得哼了一声,扭头不理曹苗了。两人走了百余步,前面便是孙夫人的官廨。曹苗停住脚步,转头看了一眼武昌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进宫很方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,我姑姑主掌解烦营中军,时常有事禀报。我父王将解烦营安置在这里,也是为她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平时不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她的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眉心微蹙。“她没有其他的家人?昨天赴宴,我一个也没看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低了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。“姑姑独居,没有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。”曹苗点点头,毫不掩饰钦佩之色。“能以一女子练成如此武艺,不让须眉,果然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。公主,你觉得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欲言又止。很显然,她有太多的欲望,做不到像姑姑一样独身二十余年,潜心公事与习武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锲而不舍的追问道:“那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赶上她,甚至超过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转过身,不敢面对曹苗的眼神。她不用看也知道,曹苗的眼神中肯定充分了轻蔑。他一直看不起她,从她无法保护他开始,他就看轻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赶不上她,也不想赶上她。”孙鲁班恨声道:“反正你眼里只有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我曹苗虽有疾在身,一般人真无法让我多看一眼。你听说过我在洛阳的绰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虽然想保持冷漠,却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。“你还有绰号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笑,举起手,竖起中指。“他们都叫我中指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转了转眼珠,哈哈笑了两声。“其实也没什么意思,就是说我很狂,目中无人。你知道洛阳名士四聪八达吗?四聪里有三聪被我打过。我最看不上那些四体不勤,只会坐而论道的清谈客,见一个打一个。他们打不过我,又骂不过我,就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外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似懂非懂地“哦”了一声。她很想问个明白,可是一看曹苗这副狂态,心想连洛阳的名士都说不过他,自己问了也是自取其辱,不如待会儿去问姑姑。洛阳的事,她最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不起四聪八达,却对我姑姑如此推崇,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斜睨着孙鲁班。“你能找到一个和你姑姑比肩的女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绞尽脑汁,冥思苦想,最后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轻声叹道:“你看,你一个也找不到。我不佩服这样的人,还能佩服谁?”他慢慢向前走去。“他们都说我目中无人,这怎么能怨我呢,明明就是没有人嘛。放眼天下,堪为师友的男子或有三五人,女子却只有一人,偏偏又早生二十年。微斯人,吾与谁归?人生啊,寂寞如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咬着嘴唇,幽怨地看着曹苗渐行渐远的背影,失望得几乎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到校场看了一会,见刘辰、如画教得顺利,便转身回小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练了一天兵,直到夕阳落山,才回到孙夫人的官廨。孙夫人不在官廨里,直到晚饭后,她才匆匆回来,第一时间找孙鲁班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将练兵的事说了一遍,特别提及了曹苗的意见,请求孙夫人开具手令,以便她带曹苗出营,查看地形,挑选合适的练兵场地。孙夫人想了一会儿,对孙鲁班说,练兵场地,她会安排,出营的事要等一等。眼下武昌城内正在筹备登基大典,不宜让曹苗看到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机会,你再问问他,看他有没有办法消除谣言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点点头,过了片刻,又嚅嚅地说道:“还是姑姑去问吧。他嫌我笨,连话都不肯多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嫌你笨?”孙夫人这才发现孙鲁班情绪低落,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已经憋了一天。此刻才有机会对人倾诉,说了一半,便忍不住落了泪。孙夫人见了,又好气又好笑,将孙鲁班拉过来,搂在怀中,软语安慰。孙鲁班一边流泪一边说,想到曹苗当时的神情,更是委屈,越发控制不住情绪,抽抽噎噎,泪水将孙夫人的衣襟都浸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孩子,他逗你呢。”孙夫人拍拍孙鲁班的肩膀,扶她坐起来,又让人取来水和布巾,让孙鲁班洗脸。“不过你也要检讨自己,以后多读点书,别整天只知道舞刀弄剑。你看吕子明(吕蒙)、蒋公奕(蒋钦),哪个不是勤读书,问学不倦,才成为名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书里有成为你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沉默了片刻。“我哪有他说的那么好,能有今天,一半是幸,一半是不幸,没什么好羡慕的。”她摸着孙鲁班的脸。“你比姑姑更幸运,不需要成为我,成为你自己就够了。读书习武,多多历练,将来会比姑姑做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孙鲁班泪眼朦胧,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孙夫人叹了一口气。“过两天,我找他谈谈,敲打敲打他。他虽是魏国王子,如今却是落魄之人,你喜欢他,是他的福气。一再放肆,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他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