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295章 恩与威

第295章 恩与威

        听孙夫人说得凶狠,孙鲁班又担心起来,拐着弯为曹苗说起了好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不是他放肆,只是他的眼界太高,而我又太笨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虽才捷悍勇,对男女感情却不太在行,搞不懂一向跋扈的孙鲁班为何对曹苗一再委曲求全。依着她的性子,就像与曹苗第一次见面一样,早就破门而入了,哪里容得曹苗推三阻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年近不惑,毕竟不是当年,也不希望孙鲁班重蹈自己的覆辙。她很想安慰孙鲁班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好顺着孙鲁班的话头,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曹苗对自己的评价,她大感意外,可是听到曹苗感慨她为此付出的辛苦时,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刹那间有知音难得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今天的成就,她付出了多少代价,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。她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,别人也只知道羡慕甚至嫉妒她的权势,根本不管她付出了什么。这么多年,她就像一个孤独的影子,悄无声息的隐在孙权背后,承受着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之间,有人说出这样的话,还是那种悲悯的方式,让她忍不住鼻子发酸。就像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人轻轻的揉了一下似的,感到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,我是不是真的永远赶不上你?”孙鲁班又快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一惊,回过神来,瞪了孙鲁班一眼。“那竖子最是狡诈,这么说不过是故作身价罢了,不必当真。”她想了想,又有些疑惑。“只是我也不太明白,他能有什么办法,让你不用吃我这样的苦头,还能有满意的结果。大虎,你留点心,看看刘辰和如画是怎么教导的。这两个人虽说不弱,比起他身边的那个阿虎来,却远远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想了想,忽然说道:“姑姑,比你相比,他的武艺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沉吟片刻。“相去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肯定有秘术。”孙鲁班叫了起来。“你不是说他病了十年,去年四月以后才恢复神智吗?一个病了十年的人,能在不到一年时间内,就能与姑姑不分胜负,不是有秘术,还能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深以为然,打量着孙鲁班,笑出声来。“大虎,还是你的反应快,我一时倒没想到。”随即又蹙眉道:“难道……托梦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托梦?姑姑,你快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笑了两声,将自己收集到的信息大致说了一遍,其中就包括曹苗号称得到曹操托梦,在风雨之夜的那场表演。她安排的探子很得力,不仅知道这件事,还得到了一些文字片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曹苗的中指王子绰号,她更是一清二楚,一一说与孙鲁班听。说到曹苗痛打夏侯玄等人的事,她也觉得有趣,只当是个笑话,不知不觉的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孙夫人口中得到验证,孙鲁班更加确信曹苗没有说谎。他也许狡诈,也许毒舌,但是他没有说谎,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他有秘术。既然他自己能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由一个病人成为高手,就可能帮她成为与姑姑一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定要将他收为入幕之宾,绝不让任何人有染指的机会。孙鲁班暗自握了握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一连数日,刘辰、如画每天上午到校场教习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自己则闭门读书习武,连孙鲁班上门请教都吃了闭门羹。刘辰、如画回来后,会将教习的成果告诉他,包括解烦营士卒提起的一些家长里短、闲言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曹苗所料,在开始的抗拒之后,解烦营士卒很快转换了态度,不仅对他们热情有加,主动套近乎的不在少数。如画是曹苗的侍婢,没有哪个士卒敢有妄想,多是一些女卒来攀谈,说一些女人之间的事,送一些粉、胭脂之类的小物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辰则不然。他几乎受到了全方面的诱惑。有人请他喝酒,有人送他钱,也有人主动投怀送抱。其中最热情的,就是那个曾被他击倒的朱英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英对免耿耿于怀,一心想复职,所以对习武非常上心。她经验丰富,但体力有些不济了,无法和孙秀等年轻人相比。无奈之下,选择向刘辰示好,想请刘辰教些绝招,增加一些胜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如画也很亲热,只是对刘辰更加热情,热情得有些过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指示刘辰,按照既定计划,逐步和朱英等人接触,争取外出,和韩东等人取得联系。只是要控制住节奏,不要被他们看出破绽。尤其是喝酒,千万不能喝醉。就近期而言,不准在外面过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辰欣然领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几日,一天晚上,刘辰满身酒气的回来。他刚刚和几个男卒出去喝酒,就在昭君舫。韩东也在,两人抽空交换了情报,报了平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韩东的情报封在一只铜管里,上面用封泥封着。封泥是一种不常见的花纹,隐约可以看出是一只枭,与曹苗之前得到的那枚玉枭印有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让刘辰下去休息,再次检查了封泥,确认没有被人打开过,这才打破封泥,取出其中的情报。情报的内容不少,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最重要的两件事,都与隐蕃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隐蕃失踪了。上次韩东通知了隐蕃的部下,本以为他们会出手袭击,只是被人抢了先,后来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动手。再后来,韩东发现这些人不见了,消失得无影无踪,究竟去了哪儿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是洛阳传来秘诏。天子对曹苗出卖隐蕃之事非常恼火,责令曹苗将功折罪,年内不能让孙权登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情报说,诸葛亮正在准备第三次进攻,有夺取武都、阴平,策应孙权的可能。从种种迹象来看,孙权似乎与诸葛亮达成了默契,能阻止孙权登基的只剩下魏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具体而言,就是曹苗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就是洛阳的一些人事变动,包括郝昭伤病不治,夏侯绩因功升任陈仓尉。曹休返回扬州,曹肇、曹纂兄弟随行。曹植返回洛阳,徙封浚仪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是对曹苗的警告,天子要借此向他表明,皇权的威严不可侵犯,不要再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完,将情报扔进火中,唾了一口唾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