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04章 官方造谣

第304章 官方造谣

        鲁弘回到前堂,恭恭敬敬地对曹苗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说,一切依照曹君所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扬扬眉,点了点头,回到席上,靠在凭几上,伸长双腿,张开双臂,伸了个懒腰。痛快的一声长吟后,见鲁弘拱手站在面前,不免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曹君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曹苗左顾右盼了一会儿。“方便的话,拿两个软垫来。这凭几太硬了,硌得慌。”鲁弘诧异地看了他一会儿,转身刚要走,曹苗又叫住了她。“有薄被的话,送一个来,我要小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费了好大劲,才忍住了骂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睡?亏你想得出来。这是孙夫人处理公务的地方。不过想想孙夫人刚才对曹苗的态度,她还是拱手听命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眨眨眼睛,心中暗笑。从鲁弘的态度可以看出,孙夫人以他的表现非常满意,倚重的程度又有所增加。这并不意外,孙夫人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,更不是一个善于教导手下的人,孙青、鲁弘能得到的传授有限,全靠自己积累经验,面对诸葛亮这个对手,她们的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经过情报分析基础训练的他很容易出类拔萃,被他们视为救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前的地图内容有限,但不代表他对真实的情况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诗彩影,他还有韩东这个外援。经过之前的实践,韩东收集情报、分析情报的能力超过很多人。他知道哪些情报是他需要的,一有机会,就给他送来了武昌城的详细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些情报,哪怕他面对的是一幅遮盖了大部分信息的地图,他也能表现得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樊口向南,有一座樊山,孙权经常在那里打猎。最近坊间有个传闻,说孙权有一次打猎回来,曾在那里遇到一个老妪。老妪问他猎到了什么,他说猎到了一头豹子。于是老妪对他说,何不将豹尾竖起来呢?然后就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一听就知道这是个谣言,而且是吴国官方造的谣。竖有豹尾的车属于皇帝仪仗,这是在为孙权登基造势。联系到最近樊山戒严,有土木之功,不难判断出孙权登基时,有一部分仪式会在樊山附近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樊山之北有一大片湖泊,是吴国造船之处。孙吴重水师,孙权登基,必然要造大船以壮声势。如果有人想办法烧了那些船,孙权的登基大典就被毁了一半,延期是大概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什么人想搞事,这都是备选方案之一。换了曹苗,他也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自然会想到这一点,所以她特别敏感,一旦发现蛛丝马迹,不管是真是假,都要派人查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表现了自己的能力,曹苗打算缓一缓。孙夫人对他的疑心还很重,他表现得太积极并非好事,随性一些,甚至表现得很被动,才合乎孙夫人对他的观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借力打力的前提是听劲。摸清对方的劲,才能为我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弘拿来了软垫和薄被,还用来了一些水果。这可是好东西。在这个季节,水果是稀罕物,普通人家根本见不着。曹苗很满意,让如画送了一些回去,让留在院里的知书尝尝鲜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曹苗连吃带拿,鲁弘等人多少有些鄙夷。水果是孙夫人特别赏赐给曹苗的,曹苗拿给侍女吃,未免不识抬举,乱了尊卑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接到汇报,也觉得曹苗对属下过于宽纵了些。为受伤的随从成家也就罢了,这么宠侍女就有点过了。她一向是赞成从严治军,即使是身边的侍女,她也管得很严,连好脸色都不多,更别说宠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是曹苗的私事,她暂时也不好说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小憩了一会,就被鲁弘叫醒了。审讯有了进展,送过来一些口供,需要曹苗过目。曹苗翻了翻,觉得没有太多疑点,简单的提了几个问题,让鲁弘提醒审讯的人。几个来回,半天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看外面的天色,问鲁弘道:“管不管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忍着性子。“曹君助我等查案,自然要管饭。曹君想吃点什么,我安排人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也不客气,点了好几样菜,还特地吩咐多准备一些。鲁弘一看,知道曹苗又要往院子里送了,忍不住问道:“要不要准备食盒,免得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聪明!”曹苗满意地点点头。“夫人身边几个侍女,就你最机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绷着脸,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,鲁弘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,低估了曹苗的厚颜无耻。他居然让如画回去,将知书接了过来。两个胡姬一左一右,有说有笑,一边吃着孙夫人为曹苗准备的食物,一边侍候曹苗笔墨,却将孙青、鲁弘挤到了一旁,只能另设一案,交流情况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青的脸又青了,起身来到后堂,向孙夫人汇报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皱皱眉,没说什么,让孙青、鲁弘忍一忍,看看曹苗还能玩出什么花样。与此同时,她又让孙青去看看正监督审讯的孙鲁班,给她透个风,免得她到时候又使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青去了,孙夫人走到窗前,看向前堂。虽然这里什么也看不到,却能隐约听到笑声,莫名生出一丝异样。这个小院里,有多久没有听到笑声了?

        或者说,什么时候有过笑声,而且是这么开心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这少年还真是言出必践,一刻也不肯委屈自己。与他相比,其他人都活得太累了,无时不刻不被有形无形的礼仪约束着,反而不如身患狂疾的曹苗来得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个放荡不羁的人,可能成为间谍吗?我会不会是太敏感了?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心中闪过一丝动摇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孙夫人怀疑自己时,鲁弘快步走了进来,神色紧张。“夫人,公主传来消息,经过指认,捕获的几个骑士虽然是幽燕口音,但明显不是幽燕本地长大的,口音很不自然,对幽燕的风俗也似懂非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心中一惊。“还有其他证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眼下还无法确认他们来自魏国还是蜀汉。夫人,要不要请曹君去看一看,他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脸色微沉。“你这么快就相信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吓了一跳,嚅嚅地说道:“夫人,我觉得他……实在不像是间谍。哪有间谍这么放肆的?藏都藏不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觉得有理,却还是说道:“焉知他不知故意为之?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让他与俘虏会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