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38章 尔虞我诈

第338章 尔虞我诈

        孙权命人召来吕壹,吩咐了几句,命他与裴元一起去驿馆勘验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吕壹应了,与裴元一起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元神情纠结,几次欲言又止。很显然,与吕壹一起做事超出了他的承受程度,但他又舍不得放弃大鸿胪卿这个重要的位置,尤其是在孙权即将称帝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九卿之一,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走到这一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看着裴元的背影,眼神鄙夷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苦笑。“幺妹,对于曹苗所演拳式形如吴字,你们如何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淡淡地说道:“曹苗以魏国宗室之尊,弃魏归吴,自然是我大吴德泽天下,大王声名远播所致。他患狂疾十年,与外界向无瓜葛,且这拳法闻所未闻,假托仙人欺世的可能性不大。臣以为,这或许是天命在吴的征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碧眼闪烁。“你确定不是他作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有七成把握。退一步说,即便是作伪,也未必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来此拳法刚猛实用。昨天西施舫一试,便轻松击败我吴国两名勇士,可见并非虚有其表。若能教训士卒,当可沙场建功。二来其名八极,其势为吴,寓意我大吴威镇八方,纵使是作伪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拳法能用于沙场?”孙权皱起了眉头。即使他指挥作战败多胜少,也知道战场上不以拳脚争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大虎所领士卒便是经曹苗新战法训练,进步明显。若能再教以此八极之拳,无异于如虎添翼。有此等人才,魏不能用,而我大吴用之,天意在吴,可谓明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没有再说什么。他知道孙鲁班练兵有成的事,虽说对付的只是小规模的山贼,与大军阵而后战有着本质的区别,却也成果可喜。解烦营中军本来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精锐,拳脚训练的意义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这拳法还有着天意在吴的寓意,简直像是为妹妹、女儿特意准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去西施舫庆功,还没回营。”孙夫人顿了顿,又道:“曹苗和她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苦笑着摇了摇头。“这孩子,马上都二十岁的人了,也不知道收敛些。幺妹,她被我宠坏了,你可不能由着她乱来。这曹苗既是天意所寄,就不能怠慢,当以礼相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点点头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沉默了片刻,又道:“刚才在殿外,你看到子高(孙登)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今天一早赶来,陈说天意,孤很意外。”孙权抚着紫髯,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服膺儒学,敬天重道,又是储君,为君父分忧,情理之中的事。有什么意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孤却总觉得不太对劲。当年叔孙通曾说过,争天下之时,诸生无用,当以斩将骞旗者为先。如今天下三分,征战未休,太子一心效儒者从容揖让之礼,能应付得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沉吟片刻,低声说道:“太子是储君,不是大将。再者,前有邓禹,今有陆逊,皆是饱学之士,百战名将。有如此贤臣辅佐,王兄大可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哼了一声。“陆逊小孤两岁,孤百年之后,他只怕也垂垂老矣,焉能辅国。”他摆摆手,结束了这个话题。“幺妹,费祎之死疑点重重,恐非吕壹所能查明,你暗中查访,争取早日找到真凶,好给诸葛亮交待。虽说诸葛亮不是刘备,可是他也要给蜀汉君臣一个交待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躬身领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与孙鲁班回到解烦营时,孙夫人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费祎自杀,用的还是孙夫人的箭,曹苗与孙鲁班一样,惊愕莫名。不过他与孙鲁班的慌乱不同,他迅速得出结论:这恐怕是栽赃陷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是费祎自杀,要么是其他人暗杀,但目标一致,都是孙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其他人陷害孙夫人,鲁弘等人都能理解,可是对费祎陷害孙夫人,她们有点想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说,费祎答应郑廙的条件可能有水分,超出了他的职权范围,这件事如果捅到诸葛亮面前,他肯定要承担责任,而这责任是他根本承担不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与被处死相比,自杀谢罪未尝不是一种选择,而栽赃孙夫人则是呼应吴国文武的心思,里应外合,成功的可能性更大。一旦吴王迫于内外压力,压下了这件事,费祎本人的责任就会被掩盖住,还能享受死后哀荣,子弟因此入仕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国文武乐见其成,解决了一个心头隐患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损失的就是孙夫人。不管费祎是自杀还是他杀,逼死盟国使者这件事,都足以让她翻不了身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弘、孙青等人听了,黯然神伤。如果孙夫人被赶出解烦营,她们这些人都不会有好结果。最着急的就是孙鲁班,她来回转了两圈,咬咬牙,决定进宫去找父王孙权求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走到宫门口,孙夫人出来了。听了孙鲁班的转述,孙夫人很意外,却没让孙鲁班进宫,将她带回官廨,又叫来曹苗、鲁弘等人,在堂上就坐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对曹苗说,你说费祎自杀谢罪,并嫁祸于我,有什么依据?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摇摇头。我没依据,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。郑廙也说了,费祎既非刘备旧部,亦非诸葛亮的故交,他原本是刘璋的部下。这几年,诸葛亮当权,以法治国,排除异己的事屡有发生,就连亲信马谡都难逃一死,费祎犯了这么大的错,又岂能幸免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必死无疑,何不冒险一搏,至少还能为子弟留条后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费祎最后的愿望能不能达成,主动权不在他,而在吴国君臣。如果吴国君臣能一致对外,认定费祎就是畏罪自杀,诸葛亮远在千里之外,也没什么办法可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以目前的形势而言,让诸葛亮放弃北伐,转而和吴国交锋,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沉吟片刻,又问道:“纵使如此,那费祎所用的箭又如何解释?难道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,早早的做了准备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眉头紧蹙,苦笑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君,你能不能动用你的力量,助我一臂之力?”孙夫人不紧不慢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