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50章 天授之人(DraGon☆星空打赏加更)

第350章 天授之人(DraGon☆星空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孙权歪着头,抚着胡须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坐在对面,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饮宴结束后,她回到解烦营,换了一身衣服,便匆匆进宫,将曹苗的建议一五一十的报告孙权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考虑到曹苗有挑拨的嫌疑,他的意见也大有可取之处。孙权固然离不开世家的支持,世家同样也离不开他。没有了他,世家必然内斗,谁也不服谁,最好的结果不过是换个君主,却不可能从他们之中产生一个足以镇住其他人的新君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同为吴郡人的富春孙氏就是当下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现实,也是一种必然,绝不是天下掉下来的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双方各取所需,合则两利,分则两伤,那就没有必要无原则的让步。事实上,孙权一直就是这么做的,他恩威并用,软硬兼施,才有了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现在接连让步,除了淮泗系人才不继,日渐衰落之后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就是他急于称帝。要称帝,就不得不向世族让步,以求得他们的支援,以应对内外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步只有开始,没有结束。世族的贪婪永远不会满足,他们会得寸进尺,直到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丕是活生生的例子,而孙权本人也有切身感受。这几年,吴郡子弟大批入仕,恨不得占据整个朝堂。顾雍为相、陆逊为将只是开始,只要有可能,他们会将所有的非吴郡人挤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西施舫为什么叫西施舫?其实就是对会稽人的嘲笑。吴会尚不能相容,遑论其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丕是失败的例子,不可取。曹叡正力图重返曹操时代。在西蜀,诸葛亮采用的同样是与曹操当年类似的政策,以法治国,严厉打击世家,不让他们有非分的企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原本也是这么做的,只是这些年有点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还说了些什么?”孙权吐了一口气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,王兄弱冠继任,披荆斩棘,肇立鸿业,能让文武俯首,不敢有非分之心。后继之君却无王兄这般威重。王兄百年之后,储君继位,让步只会越来越大,届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没有再说下去,孙权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,显然被触及了要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孙登信奉儒学,或许是个合格的守成之君,却绝对担负不起统一天下的重任。如果现在就对世家让步,让他们萌生野心,将来孙登肯定控制不住局面,大权旁落几乎是可以预见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子虽年轻,眼光却很长远,不让老臣。”孙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。“当真是天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不敢妄言,或许王兄可以亲断。若真是天授,乃我大吴之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理,让他明日进宫。”孙权笑了一声。“孤也想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配不配得上孤的大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。”孙夫人躬身领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费祎的事,他可有什么解决之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嘴角轻挑。“他没说,但是臣妾大致猜到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孙权诧异地看着孙夫人。他有很久没看过她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推说是魏国间谍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孔明能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孔明信不信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只能相信。”孙夫人淡淡地说道:“大王以为,他会和刘玄德一样,弃关中不顾,来争荆州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权微怔,随即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拱着手,缓缓走进了武昌宫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大殿前,他抬起头,看了一看四周手持盾戟、严阵以待的郎官,又看看身边同样全副武装的孙夫人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怎么没带弓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面无表情,寒声道:“只要你有不轨举动,即使没有弓,我一样能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我是知轻重、有廉耻的人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哦,对了,你不相信。我昨天想了一夜,一直没想明白,夫人你是希望我有廉耻呢,还是希望我没廉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的脸庞抽搐了两下,咬紧了牙齿。“闭嘴!再乱说话,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好吧。”曹苗识相的闭上了嘴巴。调侃两句就行了,真刺激得她暴走,可不是他的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看了一眼,想象着那天诗彩影从屋顶一跃而下,借着绳索,荡过殿门,一箭射入殿中的情景,不由得笑了一声。刺客闯入宫中,孙权居然就这么忍了,不得不说,这人还真是和勾践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见曹苗抬头四望,嘴角带笑,立刻猜到了曹苗在想什么。“如果你觉得武昌宫可以任你来去,你不妨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试。”曹苗咧嘴一笑。“待会儿不就能见到吴王了吗,何必那么费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脸色大变。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你别紧张,我开玩笑呢。”曹苗连忙摆手。“武艺再高,也怕菜刀。你们这么多人全副武装,还怕我一个赤手空拳的?夫人,你不仅疑心重,还胆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气得直咬牙,恨不得一刀砍死曹苗。这么多年了,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胆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一个少年郎官走了过来,向孙夫人行礼,又看了曹苗一眼,转身引着他们入殿。曹苗跟在孙夫人后面,亦步亦趋,沿着长长的走廊向前走。他本以为孙权会在大殿见他,后来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,少年引着他们穿过大殿旁的过道,一直向前走,过了大殿很远,才拐进一个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进院子,曹苗就听到了孙鲁班的声音。“阿母,阿母,你待会儿可得看仔细了。小虎说的根本不对,她才见了一次,能看出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女子说道:“好了,好了,你歇口气吧,就听你一个人说了,你妹妹可什么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微怔,回头看了一眼孙夫人。孙夫人面无表情,眼中却有些一丝调侃。“怕了吗?你既不肯为吴国之臣,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做大虎的内臣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眨眨眼睛,有些失望。“怎么公主现在就要接管解烦营了?我还以为要先做几年夫人的内臣呢。”话音未落,孙夫人一转身,腰间的刀鞘抽在曹苗的腿上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咧着嘴,看着孙夫人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……不对劲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