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56章 危与机并存

第356章 危与机并存

        吃完晚饭,曹苗走出院子,准备到营外的湖边散散步。经过官廨时,孙青从里面走出来,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巧了,正要去请曹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不解。“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有事与曹君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青引曹苗进了门,来到堂上,孙夫人正准备吃晚餐,包括孙鲁班在内的几个都尉、军侯也在,一个个全副武装,神色凝重。见曹苗进来,孙鲁班眨了眨眼睛,却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站在地图前,脸上泛着油光,透着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茫然的看看四周。“这是……有行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备无患。”孙夫人招招手,将孙鲁班等人叫到跟前。“明天是上巳节,大王将与诸夫人出游。诸营会随行,我解烦营也不例外。尤其是樊山一带,上次虽然击退了山贼,却未能围歼,不能不防。鲁班,从现在起,你随时待命,直到大王回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瞅了曹苗一眼。“曹君,有劳你协助鲁班,并保证她的安全。任何可能威胁她的人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躬身领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随即安排其他人的任务。众人一一领命,有条不紊,一看就是平时做惯的,只有孙鲁班是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务安排完毕,众人分头行动。孙夫人留下孙鲁班,一起吃晚饭。得知曹苗已经吃完了,她笑了笑,没有多说什么,一边吃,一边嘱咐孙鲁班要注意的事项,尤其是让朱英好好配合,不要出任何差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在眼里,转身对阿虎吩咐了几句。阿虎转身离开,时间不长,带着刘辰、如画回来了。他们虽然没有全套甲胄,却也穿上了轻甲,带上了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辰,从现在开始,你跟着朱队率。”曹苗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辰拱手应诺,转身站到了朱英身边。朱英又惊又喜,向曹苗致谢。曹苗摆摆手。“刘辰虽然跟我的时间不长,却是个忠义之士。背井离乡,能得队率青睐,是他的福气。让他保护你,也是为他自己而战,队率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英有点不好意思,再次向曹苗致谢。孙夫人见状,命人取来四副甲胄,让阿虎、刘辰四人穿起来。她原本也想为曹苗准备一套,却被曹苗拒绝了,理由是他不习惯披甲,甲胄的重量会影响他的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没有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吃饭很快,几乎是狼吞虎咽。吃完饭,她命人上了几杯清茶。捧着茶杯,嗅着茶香,她露出几分难得的放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会很紧张。”她说道,眯着眼睛,眼神带着些许迷离,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冷酷。“大王下诏,辅国将军回京的计划暂时中止,蜀汉那边肯定会有反应。如果那些山贼真和蜀汉有关,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说不得,会一场恶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沉默不语。他知道曹纂这几天之所以没有动作,是因为他将目标改为即将来武昌的陆逊。如果知道陆逊不来了,明天孙权又要出游,出手袭击的可能性不小,但成功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曹纂,就算是他率领那两百人,也没把握突破吴军的警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好还是穿上甲胄。”孙夫人对曹苗说道:“战场上情况复杂,一枝流矢都可能要了你的命。万一对方认出你,不管那些山贼是哪一方的势力,都有可能对你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不解。“蜀汉人可能要我的命,我可以理解。如果是你们吴国的世家,想杀我,也可以理解。可若是我大魏人,夫人凭什么觉得他们也会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呷了一口茶,又道:“吴拳的消息传出去,你能肯定魏帝不会杀你?别忘了,当初他曾让你行间江东,这和借刀杀人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眉头紧皱,正准备再说,孙夫人又道:“小心点没坏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犹豫了片刻,点点头。“多谢夫人,我会小心些,外出时会穿上甲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跟着孙夫人出了营,登上她的旗舰,驶入大江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面上灯火点点。驻扎在武昌的水师全部进入戒备状态,各营分管的江面上,战舰严阵以待,蒙冲往来穿梭,对经过的所有船只进行盘查。即使是孙夫人的旗舰也要对口令后才能通行,戒备之严,令曹苗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江东这么久,他还是第一次体验这样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站在飞庐上,扶着栏杆,默默的看着四周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站在一旁,看着孙夫人的侧影,想着孙夫人不久之前说的话,心中犯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说曹叡可能派人杀他,不像是例行公事,而是有一定依据的判断。这个依据是什么?他很好奇。与吴拳有关只是一个借口,这个消息还来不及传回洛阳,更别说一个来回。就算潜伏在附近的山贼是魏人,也不可能仅凭他成了吴国的祥瑞就出手刺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指挥者的官职足够高,有权力自主决定,或者曹叡之前就有类似的安排。不管是哪个可能,孙夫人都掌握了某些证据,知道他有被杀的可能,这才特意提醒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和羊衜有关吗?按时间计算,如果顺利的话,羊衜的确有可能已经回到了武昌。这也是他让刘辰跟着朱英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辰暴露的可能性越来越大,这是一个退出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如果孙夫人对此早有准备,这是一个陷阱呢?等着刘辰的或许不是曹纂,而是其他人。他以为刘辰可以借机脱身,实际上却是将刘辰送入虎口。一旦刘辰脱离他的视线,能经住多少诱惑或者严刑拷打,他实在没什么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坚定不屈的勇士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想,刘辰就像是曹叡特地安排在他身边的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良,你刚才说,刘辰跟你的时间不长?”孙夫人突然转身,打量着曹苗,轻声说道:“他以前是干什么的?他又是怎么跟着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心里咯噔一下,念头急转,笑道:“夫人忙了一天,累不累,要不我帮你捏捏肩,放松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眉头轻挑。“好啊,我这肩膀的确有些酸呢,捏捏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站在孙夫人身后,将手搭在孙夫人肩上,一边揉捏一边说道:“夫人应该听过刘辰的名字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吗?”孙夫人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敲诈过羊衜。”曹苗说道:“羊衜应该提起过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