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68章 麻烦不断(DraGon☆星空打赏加更)

第368章 麻烦不断(DraGon☆星空打赏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吭声,现在不是卖弄口才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还没到言无不尽的地步,但孙夫人已经将他当作自己人,否则不会发这样的牢骚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青透露过,在俘虏脸上刺字是甘宁父子的坏习惯,全大娘栽赃甘瓌,很可能是吴郡人下意识的反应,就是希望孙夫人投鼠忌器,不敢轻易往下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孙夫人的性格,她可以顾全大局,忍一时之气,但这件事会在她心里留下一根刺。时间越久,这根刺带来的伤害越大,可能会发炎、化脓,直到她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抬头看看四周,看起来有些担心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看得真切。“你不用担心。如果有人跳出来袭击你我,我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不可大意,解烦营主力还在黄牛岗,你这儿没多少人。申彪说,他知道的就有几十人,不知道的还有多少,谁说得清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有些不耐烦,挥挥手,刚要说话,突然又停住,定定的看着远处,眼神渐渐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顺着她的视线向远处看去,只见一点亮光正迅速接近,很快看清灯笼上的解烦营徽记,接着又看到了挺立在船头的身影,看起来像是孙夫人身边的鲁弘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心中泛起一个念头,看这样子,怕是黄牛岗那边又出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蒙冲驶到楼船前,桨手们趁着冲势,齐声吆喝,将船横了过来,与楼船并行。楼船上放下舷梯,没等船停稳,鲁弘就跳上了舷梯,手脚并用,上了楼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,黄牛岗上的贼寇突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阴着脸,沉声喝道:“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见孙夫人语气不对,又看一旁的女卫士气低落,不敢大意,调匀呼吸,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面上的战斗结束之后,水师扫清残敌,撤离战场,胡综继续围困黄牛岗,等天明后发起进攻。不料突然出现了一群人,大约有五六百,与岗上的山贼联手,内外夹击,重创了解烦营,又迅速撤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胡综措手不及,伤亡一百多人。对方行动迅速,又非常熟悉地形,前后不到一顿饭的功夫,就消失在夜色之中,胡综连请孙鲁班增援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,紧紧的咬着嘴唇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得真切,冲着鲁弘挥了挥手。鲁弘如释重负,连忙转身离开。曹苗走到孙夫人身边,轻声说道:“夫人,胜负乃兵家常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抬起手,打断了曹苗。她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吐出来。“是我轻敌了。时机把握得这么好,配合得这么默契,必是里应外合。”她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有人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眼神微闪,没说话,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摆摆手。“我说的不是你,你不必自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苦笑。“黄牛岗上的人是我魏国俘虏,与他们里应外合的人必然也是我魏国人。纵使夫人不疑,我也该避嫌,免得连累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恍然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曹苗说得对,形势发展到这个地步,已经不是她一个人能够控制的了,即使孙权也不能一手遮天,必然要给文武大臣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得对,这是冲着我和大虎来的,理当由我们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楼船直接驶往黄牛岗,到达时,东方既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着晨曦,孙夫人查看着地上纷乱的痕迹。胡综陪在一旁,脸色憔悴,精神不振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没有跟着,留在楼船上,远远的看着。从鲁弘转达的只言片语分析,他觉得这件事应该和曹肇有关。曹肇或许一直在附近,看到了黄牛岗的战事,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因,他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机选得很好,攻击力也比上一次有明显的提升,看来这段时间他没闲着,一直在琢磨战术,而且收获匪浅。他的兵力有明显增加,应该是招揽了一些真正的山贼。对于这些山贼来说,游击战本就是他们最擅长的战术,只是停留在经验的阶段,没有进行归纳总结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取长补短,曹肇的游击战术有了质的飞跃,打了胡综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那些俘虏,曹肇的实力更强了,接下来会闹出更大的动静,孙夫人面临的压力会越来越大。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,又能做出什么样的反击,令人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登上了黄牛岗,居高远眺,看向南方,半天没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有些好奇,问鲁弘道:“南边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迟疑了一会儿,还是说道:“南边是阳新、下雉两个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个县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个县……本是甘宁的奉邑,甘宁死后,本当由其子甘瓌继承。大王以武昌为郡,将阳新、下雉纳入其中,另择他县为甘瓌食邑。但甘宁死时,有些部卒被分给了潘璋,食邑相应减少,甘瓌心怀不满,常有怨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嘿嘿笑了两声。“甘宁死的时候,甘瓌多大?如果我猜得不错,他当时应该已经成年了,只不过因为甘宁不是江东人,人缘又不好,所以有人就欺负他,分他的兵,减他的食邑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抿着嘴唇不说话,只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想想也正常,连周瑜的儿子都被人欺负,更何况甘宁的儿子。江东人如此小家子气,怎么可能一统天下?”曹苗摇摇头,转身向舱中走去。“算了吧,江东不可留,不如归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看着曹苗的背影,欲言又止。她示意女卫们守好楼船,别让曹苗到处乱跑,自己下了船,上了岗,来到孙夫人身边,将刚才与曹苗说的话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听完,瞥了一眼楼船。“回去准备一下,准备讨伐山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讨伐山越?”鲁弘愣了一下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武昌出了这么大的乱子,还有心思讨伐山越?再说了,那样的事是解烦营应该承担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夫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听懂?”孙夫人指指远处。“这次来的山贼比上次多,自然是与附近的山贼勾接。全大娘原本就是山越大帅,闯了这么大的祸,逃回山里是意料的事。与其扬汤止沸,不如釜底抽薪,将武昌周边的山越清扫一遍,看看那些魑魅魍魉还能躲到哪儿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