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78章 化干戈为玉帛

第378章 化干戈为玉帛

        见孙夫人不再说话,曹苗暗自夸了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亏得谨慎,让刘辰趁早脱身,否则解释起来会麻烦很多。刘辰“死”了,而且是为吴国战死的,没有任何证据,谁能一口咬定他是校事吏?

        问问朱英的刀答不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羊衜或许会得到一些风声,跑来试探,但他拿到铁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只要曹叡没有脑子短路,目前还不可能主动出卖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,羊衜被关在校事狱里都能逃出来,说明校事们也不是铁板一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曹苗换了个语气,尽可能的平静,隐藏着一丝丝不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心生惭愧。遇到这样的事,曹苗觉得不舒服很正常,没当场发作已经是给她留面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战事顺利,回武昌处理一些事务。”孙夫人也缓了语气,晃了晃肩膀。“羊衜被抓是我解烦营的失职,他能成功脱险,安全返回武昌,我当然要见一见,表示慰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眨眨眼睛,听出了孙夫人的未尽之言。羊衜被抓分明是他的功劳,怎么成了解烦营的失职?那些奉命保护羊衜的解烦兵可没有失职。孙夫人这么说,显然是揽过了责任,免得他成为解烦营的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这是有意卖好,还是无心之举,他都应该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为他接风吗?西施舫最近招了几个厨娘,研制了几个新菜,味道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看看曹苗,似乎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没兴趣和他再起冲突。寄人篱下,多一个敌人,不如多一个朋友,哪怕这个朋友只是酒肉朋友。”他用带着几分诱惑的口吻说道:“西施舫的酒肉真心不错,我强烈建议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嘴角露出一丝浅笑,虽然很快就消失了,可她的情绪还是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算是半个西施舫主人,如此热情,总要给点面子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咂了咂嘴。“夫人,做人要厚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也觉得不妥,生怕曹苗反唇相讥,又说出什么尴尬的话来,忍着笑,扬扬手,转身四顾。“有没有空房间?我休息一下,酒宴的事交给你安排。羊衜还在船上,你自己去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皱皱眉。“你连夜赶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点点头。曹苗没有再说什么,叫来如画,吩咐了几句,让她安排孙夫人休息,自己下楼去见羊衜。如画打开曹苗的房门,孙夫人却没跟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别的房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房间自然是有的,只是夫人连夜赶回来,想必疲乏,最好能泡一泡热水澡。这飞庐之上,只有主君的房里有热水,委屈一下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房里还有热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主君刚刚请葛君改造的。夏天快到了,天天下去沐浴太麻烦。”如画含笑伸手相邀。“如果夫人不嫌弃婢子手笨,我可以帮你按摩一下,再帮夫人洗洗头发。在战场上,恐怕不是很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怦然心动。知道曹苗会享受,却没想到他这么会享受,居然在飞庐上准备了热水。虽然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妥,可是好奇心还是压过了理性,她半推半就的跟着如画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确需要一个热水澡,尤其是需要好好清洗一下头发,都有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场对女人极不友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下了楼,找到正坐在雅间喝茶的羊衜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曹苗,羊衜一点也不意外。他静静地看着曹苗,不喜不怒,既不热情,也不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了,拱拱手。他就知道羊衜今天来不是为了报仇,就凭羊衜掌握的那点证据,根本钉不死他。况且大势如此,孙权需要他这把刀,要砍的人正是孙登。孙虑上阵立功,孙夫人、孙鲁班保驾护航,孙登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和他拼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一切,不过是以进为退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羊君,茶还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羊衜看着案上的杯子。“第一次喝,不是很习惯。不过,细品倒是有些滋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很多事都是如此,第一次印象不好,但相处久了,却发现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乡公好口才。”羊衜有些诧异地看着曹苗。他以应对著称,这才奉命出使洛阳,自然听得懂曹苗的言外之意,对曹苗的反应敏捷多少有些欣赏,瞬间拉近了关系,颇有惺惺相惜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谦虚了几句,表明来意,想在西施舫宴请羊衜,为他接风洗尘,表达之前的歉意,然后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嘴,如果方便,他想请陈表作陪,顺便探讨一些武艺上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羊衜正中下怀,假模假式的推辞了几句,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命人重新上茶,问起了洛阳近况,尤其是曹植的近况。他刚才和羊衜是敌对的关系,可以表示不关心,现在化干戈为玉帛,当然要了解一下,以全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羊衜信奉儒学,忠孝为本,既不能得罪曹苗,影响孙登的大事,又不能辜负曹苗的孝心,自然言无不尽。让曹苗了解他们父子的处境,也有利于消除曹苗的归意,这本来也是计划内的事,刚才没能见效,现在补上,也不晚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迅速拉近了感情,谈笑风生,尽释前嫌。

        午时将近,陈表应邀而至,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顾谭。曹苗像没事人似的和顾谭寒喧,说些今天天气真好哈哈哈之类的废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西施舫虽然是孙鲁班的产业,却是对外营业的场所,招待的都是有钱人,当然不可能将太子党排除在外。对曹苗来说,太子党们闲聊的话题更有价值,所以顾谭等人向来是西施舫的常客,只不过曹苗一直没和他们见面而已。今天借着羊衜这个机会,总算捅破了那层纸,有了面对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了几名闲话,顾谭突然停住,看向迎面走来的几个人,笑道:“曹君,为你介绍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打量着那几个人,笑容不变,心里却是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中,中年人是袁术之子袁耀,而袁耀身边的年轻人却是第一次见,相貌、身高和袁耀都有些几分相似。更重要的是,曹苗百分之百的确认,这人不是袁耀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袁耀只有一个女儿,还没有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