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94章 猜疑

第394章 猜疑

        陆逊先被曹苗的雷霆一击震惊,随即又被曹苗逼到面前三寸,心理瞬间崩溃,气势出现了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……怎么答?怎么答都是坑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及时跟上,喝止了曹苗,转换话题,问起陆逊遇袭的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逊虽然迅速调整了心情,恢复了镇静,终究还是有些心虚。再加上之前被曹苗怼得哑口无言,不能再一口咬定这事只与魏国有关,撇清蜀汉的嫌疑,只好有一说一,只说事实,不敢轻易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袭击的地点是麻屯一带,时间是半夜。对方有一艘楼船,重弩就是从楼船上射出来的。亏得他谨慎,一直穿着精铠,这才没有被对方射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还有十余艘蒙冲,近距离突袭。这些人的攻击非常凌厉,个人武艺突出,配合默契,以三人为一组,进退裕如。如果不是兵力过于悬殊,很可能被他们攻上座舰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如此,他还是付出了数十人的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发现他防备严密后,迅速撤退了,所以没有抓到俘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剥离了有倾向性的描述后,这次袭击潜在的可能性就更多了。不仅解烦营的可能性不大,就连魏国间谍的可能性都要往后排一排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一点,楼船是哪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楼船不是普通船只,每一艘都有详细登记,什么时候经过某段江面,必然记录在案。如果没有相关记录,则说明这艘楼船就属于这段防区,负责这段江防的将领就有重大嫌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这艘楼船已经被劫持,也可以从被劫持的时间推论出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亲自讯问,仔细记录,不仅陆逊本人接受了讯问,他的一些部下也接受了讯问,最后由陆逊签字认可,带回解烦营继续审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坐在孙夫人一旁?  几乎没有再说一句话?  乖巧得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也坐实了陆逊的判断:曹苗就是孙夫人手里的刀?  他所说的每一句话?  都是孙夫人想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,是吴王孙权想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逊越想越不安。他很清楚孙权是什么人。虽然他们之间看起来君明臣贤?  推心置腹,可是他从来不敢真觉得自己能让孙权放心满意。之所以如此?  不过是形势所迫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想登基称帝。在曹丕、刘备先后称帝后?  孙权就不甘心只做一个吴王。只是当时先有刘备挥师东进,后有曹丕连年伐吴,他应接不暇,这才拒绝了群臣劝进?  拖延至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刘备、曹丕都死了?  该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十九岁继位,那时候曹叡、刘禅还没生呢。如今曹叡、刘禅都是皇帝,他还是一个吴王,而且是曹丕封的吴王,如何能忍?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利用孙权急于称帝的心理?  江东人趁势排挤淮泗系,以顾雍接替孙邵为相?  吴郡世家占据了文武最高官职为代表,以吴郡世家为代表的江东人成功的占据了吴国的朝堂?  并将随孙权称帝进一步扩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孙权称帝的计划无限期推延,吴郡人的处境就变得尴尬起来。从种种迹象来看?  孙权之所以推迟称帝?  很可能就是担心吴郡人尾大不掉?  影响到帝位稳固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不愿意做傀儡,所以先取消了让他返回武昌的诏命,又派孙虑统兵出征,对太子孙登形成压力。如今更是利用降人曹苗,逼迫顾谭退出孙登师友之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林总总,所有的一切,都指向顾陆为首的吴郡世家。除了孙权本人,谁有这么大的权力?

        风雨欲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陆府,曹苗打了个寒战,不安地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兴致正高,笑道:“怎么,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觉不对。”曹苗缩着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就对了。”孙夫人警惕的目光扫过四周。“如果曹纂真是奉魏帝之命来杀你的,今天是他最好的机会。他如果不来,反倒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曹苗东张西望,她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坐稳点,别露了破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怕啊。”曹苗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我在,你有什么好怕的?我都说了,这铠甲很结实,你没那么容易死。”她顿了顿,又看着曹苗,眼神不善。“你刚才当着我的面,提及我父亲的名讳,是故意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一愣,随即大声叫屈。“你这可是欲加之罪啊。令尊名讳那么常用,谁能保证次次都能避开?你摸着良心想一想,你自己有没有说过这个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斜睨着曹苗。“说了就是说了,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?我只是提醒你,陆逊不是普通人,容不得你胡言乱语。这样的失误,别人不在乎,或者不敢揪住你不放,陆逊却没什么顾忌。真要在大王面前说你一句,你多少要吃点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这才明白孙夫人的用意,点头答应,以后一定注意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并肩而行,一边讨论刚才审讯的结果,一边留神注意四周的动静,随时准备应变。孙夫人是希望曹纂来,曹苗则知道曹纂一定会来。虽然有筒袖铠防身,却不是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射中脸了呢?重弩又不是高精度的狙击枪,差个几尺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还有一个担心。他一直没搞清楚隐蕃背后的黑手究竟是谁,诸葛亮的嫌疑固然很大,曹叡也不是一点可能性没有。如果是曹叡想让孙权为他火中取栗,那他传回袁嵩的消息,必然会引起曹叡的警惕,甚至有借刀杀人,消除隐患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传回的消息中,没有一句否认之辞,这不能不让人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他没有和孙夫人提及,自己心里却不能不打个问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渐渐离开武昌最热闹的住宅区,经过番市附近,走上长堤。

        武昌宫、解烦营就在长堤的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有些失望地勒住了坐骑。“看来那曹纂和他父亲曹休不同,是个有心无胆的鼠辈,这么好的机会也不敢用。他准备在西施舫附近潜伏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看孙夫人。“或许是夫人的意图太明显了吧,又是精铠,又是大弓,谁见了都会觉得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孙夫人皱眉道:“难道你我穿着常服,只带几个随从,郊外走马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上次和孙鲁班郊外走马,曹苗怦然心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