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399章 攻心计

第399章 攻心计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神情焦灼,搞得曹纂很紧张,赌咒发誓,不管天子是什么想法,他肯定没接到杀人灭口的命令。他还向曹苗保证,就算接到这样的命令,他也不会执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总而言之,曹苗要冷静,千万不能赌气,更不能帮吴人攻打合肥。一旦做了这种事,坐实了叛国的罪名,以后就不好处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说服曹苗,曹纂超水平发挥口才,意外发现自己居然这么能说,不免心中窃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曹纂的努力劝说下,曹苗勉强平静下来,又交流了一下情况,约定了新的联系方法,就此道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让曹纂先走,而且是坐他的船走。为此,他还拿出一套衣服,式样与他身上的一致,尺寸却是曹纂的。这是他为曹纂特地准备的,为了就是让曹纂顺利脱身,别成为孙夫人的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孙夫人保证了不会借此机会诱捕曹纂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,曹苗还是预先做了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很满意,换上了衣服。“我的马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归我了。”曹苗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一愣,抬头打量着曹苗,略显迟疑。“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冲着我这匹西凉大马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。“你说对了,我就是冲着你这匹西凉大马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顿时急了。“那可不行。这匹西凉大马是我花重金买来的,费尽心思才运到江南。没了这匹马,我十成本事只能发挥出五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你这匹西凉大马有多显眼?”曹苗打断了曹纂,没好气的训斥道:“你现在不是在战场上,你是执行潜伏任务,搞得这么张扬,生怕解烦营找不到我?我告诉你?  孙夫人那里已经有备案?  你下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的脸颊抽了抽,犹不死心。这匹马太难得了?  他舍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用的是三石弓?  五十步之内,能射穿七札?  你以为你穿了两重铠就安全?就算你安全,马呢?射倒马?  穿着两重铠的你能跑多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眨眨眼睛?  没敢再啰嗦。他能想象到曹苗所说的场景,如果孙夫人真想对付他,有的是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帮我好好养,西凉大马金贵?  要精养?  不能掉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滚吧。”曹苗不耐烦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无奈,依依不舍的看了看山脚下的西凉大马,走小路下山,上了停在岸边的小船?  由阿虎送他离开。曹苗站在山头,与曹纂挥手道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小船出了吴国水师的警戒圈?  曹苗转身下山,看着系在林中?  正低头吃草的西凉大马,又看了看幽深的密林深处?  无声地笑了笑?  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蹄声响起?  孙夫人策马赶了过来,在曹苗面前停住,淡淡地说道:“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了。”曹苗点点头,又晃了晃脑袋。“试试马?”孙夫人还没说话,曹苗又道:“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瞥了曹苗一眼,一抹笑意在嘴唇一闪即逝。她抬起手,轻轻挥了挥手,拨转马头,向林外驰去。曹苗踢马跟上。曹纂这匹西凉大马的确不俗,身高腿长,步幅极大,很快就追上了孙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的身材也算高挑,并不比曹苗矮。可是她的坐骑却逊色不少,虽然也是一匹西凉马,却比曹苗的这匹西凉大马矮一尺左右。两人并肩而行,曹苗第一次可以俯视孙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曹苗的目光,孙夫人很不自在,转头看了看。“这马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试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瞥了曹苗一眼。“你舍得?”见曹苗嘴角带笑,得意洋洋,又道:“骗了一匹马,很得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哈哈大笑,弯腰伸手,托住孙夫人的腋下。孙夫人一惊,刚要反抗,却发现自己身不由已的离开了马背,腾云驾雾般被曹苗举到马上,放在身前,双手顺势搂住了她的腰,顿时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良,你不要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乱来,还是你乱来?”曹苗将下巴搁在孙夫人肩上,在她耳边细语。“林子里藏了多少弓弩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的死活呢?如果曹纂死在这里,我怎么向大司马交待?”曹苗一边说,一边轻踢马腹。这匹西凉大马力量果然惊人,驮了两个人依然步履轻松,快步如飞,一会儿功夫,黄牛岗就成了身后的一个黑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就别回去了。”孙夫人松了一口气。她实在不愿意被下属看到她与曹苗同乘一骑。“留在吴国,安心造船,将来一起出海寻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肯解甲吗?”曹苗轻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“解甲”二字,孙夫人的脸有些烫,反手在曹苗脸上轻拍了一下。“别胡闹,说正事。你刚才说有事要说,是不是洛阳那边下灭口的命令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不清楚,但大司马曹休的反应有些奇怪。”曹苗将曹纂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。他需要取得孙夫人的信任,从而深入参与吴人的谋划,了解更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静静地听完,心中欢喜。不管最后的真相如何,只要曹苗怀疑曹叡有可能是袁叡,她就有机会策反曹苗,切断他的退路,不得不为吴国效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什么呢?是不是又在算计我?”见孙夫人沉默不语,眼角却微微上扬,曹苗大概能猜到孙夫人的心思。在感情方面,她其实比大虎强不到哪儿去。看着眼前如玉般耳垂,他忍不住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打了个激零,浑身酥麻,连忙让开,半转身躯,瞪了曹苗一眼。“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曹苗就亲了上去,堵住了她的嘴。孙夫人柳眉竖起,圆睁双目,眼珠慌乱的四处张望。“别……乱来……”嘴唇刚刚张开,曹苗的舌头就抢了过去。孙夫人气急,轻轻咬住,瞪着曹苗,含糊的威胁道:“我咬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咬了我,你怎么向别人解释?”曹苗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孙夫人语塞,进退两难。一不留神,嘴巴彻底失守,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欲望随即被曹苗点燃,身心沦陷。

        西凉大马昂首长嘶,迈开四蹄,风驰电掣,一会儿冲上山坡,一会儿驰入密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