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10章 江东来信

第410章 江东来信

        曹爽一哆嗦,险些跪倒。“陛下,江东……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“江东”二字,曹叡就皱起了眉头,下意识的捻着手指。说实话,他现在不希望江东有什么消息。就现在这样挺好的。孙权暂时不能称帝,江东世家乱斗,正好让他有机会稳住形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将那个袁嵩秘密押解到洛阳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沉吟了良久,伸出手。曹爽连忙双手递上各收到的文书。曹叡接过,瞥了一眼封皮题签,又看了一眼曹爽。“是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爽抬起手,用手帕擦去额头的油汗。“依陛下谕旨,极密文书,不得拆封,直传禁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叡愣了一下,才想起自己是有过这个命令,虽然引起了大臣们的强烈反对,秘书台却还是执行了。他挥挥手,示意曹爽退下。曹爽正中下怀,退了几步,转身就走,生怕曹叡改变主意,又叫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看得清楚,嘴角抽了抽,含糊不清地骂了一句,检查了手中的公文,确认没有拆过,这才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消息是从曹纂送回来的,主要内容有二:一是刘辰从曹苗身边脱身,现在曹纂麾下;一是武昌传言曹苗将为吴国造船,据说是能出海的大船。他已经向曹苗求证过,曹苗没有否认。从他的反应来看,他似乎有心思,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看完,将公文交给辟邪收藏,自己坐在台阶上,想了好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刘辰离开曹苗后,曹苗身边就只剩下他自己的人,曹苗的行踪就更难掌握了。这是曹苗有意如此,还是形势使然,不得不如此?  他没把握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要为吴国造船?  他倒不怎么担心。没听说过曹苗会造船,最多只是一些想法而已。不过?  这可能是曹苗在表示不满。羊衜逃脱?  对他的安全造成了重大隐患,很可能让他生疑了?  反应有些过激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羊衜那件事,曹叡也很生气。校事狱里的犯人居然也能逃跑?  这让他很丢脸?  也让他面对曹苗的怒火时底气不足。换了谁,都会怀疑他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曹苗的反应已经很克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不管怎么说,绝不能让曹苗游离于控制之外?  必须在他身边安排可靠的人手?  及时掌握他的一举一动。否则以他那跳脱的性子,迟早会再次闹出像告发隐蕃那样的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想了很久,起身拍了拍手。“召曹志入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洛阳城北,不周山庄。

        青桃带着两个健仆,抬着一只沉重的箱子?  走进了西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、夏侯琰正坐着说话,见状不免笑道:“青桃?  又置办了什么好东西?虽然最近赚了不少钱,也得省着点花。你主人回来?  要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桃笑道:“公主,这可不是我买的?  是主人派人送回来的礼物。”说着又抽出一封信?  递给夏侯琰。“少君?  这是主人的回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琰雀跃不已。“这么快吗?我还以为要等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的军用驿路,所以会快一些。”青桃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让人打开箱子。箱子里有很多小盒子,青桃一件件的取出,放在案上。德阳公主打开几件,不禁啧啧称奇。她见多识广,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是寻常之物,价值不菲,这一箱子价值当在千万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孩子,真是乱花钱。”德阳公主又高兴又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琰拈起一颗珍珠,对着阳光看了看。“阿母,你看这珍珠,又大又圆,做成项链一定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合浦珠,留着,以后当你的嫁妆。”德阳公主拍了夏侯琰一下,从她手中取过珍珠,小心翼翼地摆了回去。“你阿兄信里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兄说的事可多了,你要先听哪一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挑最重要的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出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海?”德阳公主愣了一下,疑惑地看着夏侯琰。“出什么海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琰看了青桃一眼,又看看一旁的奴仆。青桃会意,转身示意他们退下,自己也准备下堂,却被夏侯琰叫住了。德阳公主看在眼里,越发惊奇,脸上的笑容也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桃,你主人若是出海,你要跟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青桃不假思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从现在开始就准备,能带走的尽量带走,找好船只,派人到青州打点,那么多人和东西,惹人耳目,若是露了踪迹,怕是就见不到你的主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琰说完,扬扬小手。青桃点点头,转身下堂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越发不安,等青桃消失在外面,她问道:“阿琰,究竟出了什么事?修这山庄花了那么多钱,怎么说走就要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母,阿兄要问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第一次见到陛下,是什么时候,当时他几岁?”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眉心紧蹙。“他之前问过我这件事,我不是告诉他了么,我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母最好仔细想一想。”夏侯琰将书信递了过来,指给德阳公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接过,反复看了几遍,越看越不安,脸色渐渐苍白。曹苗在信里说,江东出现了一个人,叫袁嵩,自称袁熙之子。据可靠消息,此人与天子派到江东去的隐蕃有关,不久前刚从辽东赶到武昌,已经得到了袁术之子袁耀的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各种迹象来看,吴人手中可能有确凿的证据,可以证明天子曹叡是袁氏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本人之前也得到过相关的消息,他从王机手中缴获的情报中,就曾提到这个袁嵩。不过当时他以为是王机造谣,如今看到袁嵩本人,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此事向朝廷做了汇报,朝廷的回复很暧昧,没有正面回应,似乎有默认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请德阳公主仔细回忆一下,并在相关亲属中寻找记得当年事的人,确认曹叡出生的时间。如果曹叡出生的时候是建安九年破邺城之前,这件事就可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虑到这件事的严重后果,以及他们父子的尴尬处境,能做的事有限,如果不能证明曹叡是曹氏血脉,他将出海避难,为曹氏保存一丝血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