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13章 大道至简

第413章 大道至简

        范仲淹是北宋人,但文章却是复古派,远接秦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篇《岳阳楼记》或骈或散,大量的四字骈语,像极了这个时代最流行的古诗。再加上对音律的讲究,有曹苗这个专业演员的台词功力加持,这一篇文章念出来,那叫一个铿锵有力,荡气回肠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孙夫人不懂诗赋,也被他这股气势所震撼。她看着眼前的洞庭湖,惭愧不已。怎么自己看惯了洞庭湖,也没体会到这种气势,曹苗第一次来,就有如此感触,还写成了文章?

        天才就是天才。就像诸葛亮一样,不管做什么,也没看他花多少力气,就能做得比所有人都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她心里又酸又甜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曹苗吟完“微斯人,吾谁与归”,孙鲁育挥笔写下最后一个字,等不及墨汁干,飞奔上楼,来到孙夫人面前。孙夫人面无表情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还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?”孙鲁育睁大了眼睛,随即又意识到这样不好。“姑姑,这篇文章如果传出去,只怕解烦营的大门真会被人挤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。“当真?”她虽然觉得不错,可是她对自己的文学水平一向没什么自信,不知道曹苗这篇文章竟能好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育说道:“要不我请人看看?不说是曹君所作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犹豫了片刻,点点头。孙鲁育拿着文章,飞也似的去了。孙夫人俯身看看曹苗,抿了抿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嘘!嘘!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抬起头,茫然地看着孙夫人。孙夫人也不说话,悄悄地挑起大拇指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像春风一般,一篇被称为《洞庭赋》的文章在长安舰上悄然流传,并迅速得到了无数人的赞赏,大家都在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,却没人能想到是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曹苗有个惊才绝艳的父亲,但他疯了十年,连《论语》《孝经》这样的书都没读完,谁也不相信他会写出这样的文章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他在风雨大作之夜,在屋顶吟诗的人,毕竟是少数。

        羊衜是其中之一。可是面对这篇文章?  他也没想到曹苗。他就在长安舰上?  没听说曹苗犯病。不犯病的曹苗还能写文章,而且写出这么好的文章?  他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这篇文章受到如此多的追捧?  知道真相的孙夫人和孙鲁育窃喜,看向曹苗的眼神也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很谦虚?  再三表示这只是一时灵感,绝非正常水平?  并请她们保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共同的秘密?  人就很容易变得亲近。孙夫人心里有鬼,不敢与曹苗走得太近,孙鲁育也怕惹嫌疑,虽然心里很想接近曹苗?  却又不能做得太明显?  大多数时候,只能远远地看着曹苗,注意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留意多了,难免会落在有心人的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她的准夫婿朱据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全琮这个先例在前,朱据最近过得很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他手下没有全大娘那样胆大妄为的下属?  可是孙权的心思会有什么变化,他无从掌握。既然孙权当初有意将孙鲁育嫁给他就是为了安排吴郡世家?  如今自然也可能为了打击吴郡世家而悔婚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孙鲁育留意曹苗,他觉得这或许是个机会?  可以试探一下孙权的心意,有意无意在孙权面前提了两次?  表示公主似乎有更好的人选?  自己愿意让贤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每天忙得晕头转向?  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事,听了朱据的暗示,他向步夫人和孙夫人了解情况,这才知道孙鲁育最近和曹苗接触的确比较多。只是没到朱据说的那个地步。孙鲁育从来没和曹苗私下接触,要么是陪着步夫人,要么是陪着孙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权很自然地想到这是朱据的试探,或者说,是吴郡世家的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他很头疼,也很恼火,接连几天没睡好,眼袋明显变大,头也有点秃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体状况不佳反过来又提醒他岁月不饶人,该确立继承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压力加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她很想找曹苗商量商量,却又担心惹人非议。孙鲁育被人误会也就罢了,她要是被人误会,那就解释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敢去找曹苗,曹苗主动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既高兴,又有些紧张,犹豫着要不要关门。曹苗瞅了她一眼,忍着笑,顺手关上了舱门。孙夫人刚要说话,曹苗说道:“你啊,心里有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脱口而出。“你就是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曹苗嘿嘿笑了两声,在孙夫人对面坐定。“出海的事,你考虑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冷静下来。“当真能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不要命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皱着眉,沉吟片刻。“我怎么脱身?大虎还不能接手解烦营,我连武昌都出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借道辽东。”曹苗笑笑。“如果曹叡真是袁叡,仅凭那几个人,想将人从辽东劫过来,恐怕有点不靠谱。如果我猜得不错,你们派人出使辽东的事,恐怕已经引起了曹叡警惕。他将毌丘俭调到幽州去了,有对辽东用兵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打量着曹苗,眼神渐缩。“你相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再说了,不管是真是假,这是你脱身的好机会,甚至可能是唯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犹豫着,咬着嘴唇,几次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得真切,又道:“况且就算到了海外,也不是立刻就有土地,免不了要征战几年,开疆拓土。解烦营精锐,能以少胜多,如果能在辽东集训一段时间,搜罗一些战马,适应一下北方的气候,把握更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心动不已,想了想,又道:“那大虎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上她,一起去辽东,以战代练。如果她愿意和我们一起出海,当然更好。如果她不愿意,有了这几年的历练,她应该也能独当一面,就让她回来主持解烦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盯着曹苗看了又看,嗫嚅道:“那你……要先拿出海船改造的方案才行,海船不改造,无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从袖子里抽出一张纸,轻轻推到孙夫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犹豫了片刻,咬咬牙,拿起来打开,看了一眼,很是惊讶。“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道至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