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22章 失控

第422章 失控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和司马师说了一些时事、学问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像司马师闭门谢客,几乎与外界隔绝。身为洛阳典农,他既是天子的心腹,又有机会接触市井人物,了解的信息新鲜而生猛,有些甚至是以前听都没听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最近天子调毌丘俭为幽州刺史,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,作为东宫旧臣,毌丘俭的仕途未免过于顺利,引起了无数世家子弟的嫉妒。虽然那些声望最隆的几个世家没有一个站出来发声,但谁都清楚,背后少不了他们的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引发了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像刺一样扎在世家心头的问题:天子会不会重新恢复武皇帝唯才是举的意志,打压世家?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方面,在诸葛亮连续北伐,关中战事紧张,东南又刚刚蒙受重创的情况下,如果用兵幽州,兵力不足的问题如何解决?募兵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洛阳诸市的游侠儿因此大受鼓舞,不少人有意从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阳各家闻风而动,招募宾客、部曲的条件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听完,神色不变,嘴角甚至多了几分调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钟稚叔有没有投笔从戎的打算?人死恩绝,钟太傅年近八十,一旦辞世,他在军中的德泽就折了大半。不趁这个机会从军,可就真的没机会了。王司徒在世时,司徒府门庭若市,王子雍(王肃)一呼百应。王司徒一死,如今还有多少人在乎他王子雍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嘿嘿笑了两声。“之前我家求亲,他爱理不理,说是求亲之人太多,要好好挑挑。如今也不知他挑得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没吭声。这几个月洛阳的形势变化太快,搞得很多人都来不及反应,出了不少笑话。王肃固然滑了一跤,司马懿父子何尝不是如此。之前钟繇把司马懿当奇货,连常林都要亲自上门问病。如今司马懿失去了兵权,汝颍世家立刻抛弃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王朗去世,王氏一时受挫,也比司马懿父子强太多了。王肃再低头?  也不会再考虑司马昭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了一阵闲话?  司马师托辞疲乏,回内室休息?  留下夏侯玄和夏侯徽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将天子召见的事说了一遍?  夏侯徽沉吟半晌,蛾眉微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这是疑心允良?  要召他回朝,却又有所忌惮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不解。“陛下忌惮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眨眨眼睛?  压低了声音。“允良似乎找到了证据?  怀疑天子是袁氏血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大惊失色。天子是袁氏血脉的传言很早就有,但当真的人不多。这年头谣言太多,人都有些疲乏了。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,大部分人都不会当回事?  朝廷甚至连追查的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有谣言说天子驾崩?  大臣将拥曹植继位,传得满城风雨,最后也因为天子一句谣言不可问而风平浪静,曹植父子不仅没受到牵连,反而入京奉朝请?  留在了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有了证据,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涉及帝位传承的大事?  尤其是曹植还和曹丕有过夺嗣之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样的证据,可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把她了解的情况说了一遍?  还告诉夏侯玄,经过德阳公主和她本人的私下打听?  目前除了宫里的太皇太后?  宗室之中?  没有人见过刚出生的曹叡。几乎所有人第一次见到他时,都是他三岁以后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:天子当时看起来就很壮大,比一般的小儿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子现在也不矮。这可能和他的生母甄氏有关。甄氏身材高挑,亲儿随母,天子长得高一些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如果说当时大家以为是三岁的天子实际上是四五岁,似乎也没什么不可能。至少对心有疑虑的德阳公主和夏侯徽来说,这个结果不仅不能证明天子是曹氏血脉,反正进一步证实了曹苗的怀疑并非无中生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听完,也懵了。“这么大的事,你们为什么一直瞒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你,又能如何?”夏侯徽很无奈。“你能请示天子,允许我们去问太皇太后?就算太皇太后认定天子是曹氏血脉,允良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点点头。如果是别人怀疑,这件事还好说一点,偏偏是曹苗怀疑,这个就不好讲了。太皇太后有没有受到威胁?在曹氏、卞氏宗族的存亡面前,她能不能不顾一切,给曹苗一个确切的答案,至少曹苗是要怀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想去,夏侯徽的建议才是最好的。不管天子姓曹还是姓袁,杀死辽东的袁氏后裔,断了天子的后路才是破解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天子绝嗣——这个可能现在看来是有的——天下还是曹氏的,这个秘密就是一个意外,并不影响最后的结果,可以让它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良会同意吗?辽东也许比江东更凶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看了夏侯玄一眼。“能者不难,难者不能。让你去江东,你能保证做得比他好?”她哼了一声。“我听说,他不仅骗得孙权的女儿晕头转向,惟命是从,连孙权的妹妹也将他当作心腹。你做得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诧异地看着夏侯徽。“媛容,你这是生的哪门子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微怔,随即说道:“我生的哪门子气,你还看不出来吗?他将山庄送给小妹,又不时派人送重礼回来,阿母和小妹已经将他当作了家人,你我倒像是外人了。他如果真想迎娶小妹,那也就罢了,现在又搭上吴国公主,究竟怎么回事?还有,你别忘了,他和我家小姑是有婚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越说越生气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尴尬不已。他也觉得曹苗做事太荒唐了些,想帮他说句话都张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子要他回来,你要他去辽东,那他究竟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和天子相提并论吗?”夏侯徽没好气的说道。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趁此机会喘了口气,又道:“依我看,天子只怕也左右不了他。否则一道诏书就行了,何必费这么多手脚,要让你出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连连点头附和。之前不知道内幕,他还搞不清天子的用意,现在算是知道了。事情正如他所料,要让曹苗回洛阳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甚至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无所谓,他反正人在江东,天子鞭长莫及。可是其他人就不好说了,一旦天子震怒,随时有人会成牺牲。不久之前,曹苗出卖隐蕃,不就连累得曹植被徙为浚仪王了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尽人事,听天命吧。”夏侯玄沉吟良久,一声叹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