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24章 不谋而合

第424章 不谋而合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哼了一声:“我以为是什么高明之计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很没面子。既然是在母亲和小妹面前,他也是兄长,被夏侯徽这么奚落,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不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岂止是不妥,简单是荒唐。你忘了大司马是如何受的伤?太尉是如何被夺了兵权,子元又是如何成了……这般模样?洛阳城外,首阳山下,都能打得你死我活,去了扬州,你觉得最后还能回来几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媛容,你这就想岔了。正因为他们不和,才能互相制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制衡当实力相当方可。如今太尉有何实力可言,是大司马的对手吗?更别说允良心有犹豫,万一以为子元身负密诏,要对他不利,一怒之下,行不测之事,奈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德阳公主也点点头。“太初,你这想法华而不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琰撇撇嘴。“可不说么,到时候允良阿兄和姊夫、曹纂那夯货三人互砍,血肉横飞一团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翻了个白眼,悻悻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在不周山庄住了一夜,第二天返回洛阳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与他同行,一路上没怎么说话。倒不是生气,她也清楚夏侯玄是一片好心,本没放在心上。又和母亲、妹妹说了一夜的话,郁闷的心情平复了不少,只是没什么精神,懒得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城,两人道别,夏侯徽回太尉府,夏侯玄自去宫中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刚刚起身,脸色不太好,眼圈也有些黑,还没说话,一连打了几个哈欠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夏侯徽也跟着去了不周山庄,曹叡多问了几句。夏侯玄想了想,还是把他的建议说了一遍。倒也没什么别的意思,只是希望曹叡能给司马师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给司马师机会,就是给夏侯徽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之所以各种别扭,还是因为身体受伤,仕途受阻,心理落差太大。身体上的事,他解决不了,如果能在仕途上帮一把?  多少也能解决一些心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?  他也想试探一下天子的心意。按照他们的推演,如果天子真是袁氏血脉?  他迟早会压制曹氏、夏侯氏。在不愿意步文皇帝后尘?  大面积起用汝颍世家子弟的前提下,提携河内司马这些实力稍弱的世家子弟是可能的选择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在司马懿和陈群之间?  他会优先选择司马懿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到了那一步,说不定夏侯氏还要仰仗司马氏的提携。他这么做也是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听完?  反复琢磨了一会。“虽有弄险之嫌?  倒也不是完全不行,只是要多加斟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躬身再拜。他能做的就这么多,决定权在曹叡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玄出宫之后,曹叡仔细盘算了很久?  召来刘放、孙资商量。刘放看天子脸色?  知道他有意促成,只是决心难下,便提了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司马和太尉同为先帝留给陛下辅政大臣,之所以发生矛盾,只是因为大司马怀疑太尉纵敌?  让他遭受石亭之败。如今太尉被罢免兵权,父子身受重伤?  与残疾无异。大司马就算有怨气也该消解了,大可不必再对司马师赶尽杀绝?  反而要保证司马师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子密使在自己的辖区遇害,他承受不起这样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担心的?  是司马师进入吴境之后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依当前形势?  孙权有意整顿内政?  应该不会主动挑起战事,没有对司马师不利的动机。要担心的只有两个人:曹苗和曹纂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大司马节制,曹纂不太可能自行其事,唯一要担心的,就是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孤身一人,只要保护得当,应该问题不大。可以为司马师安排一些勇士贴身保护,不给曹苗动手的机会。曹苗和司马师原本没有私人恩怨,就算有,现在也是曹苗占了便宜,司马师对他没有威胁,他大可不必拼着自己的前程,非要杀了司马师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担心曹苗杀司马师,不如担心曹苗滞留吴国不归。从收到的消息来看,曹苗在吴国活得很滋润,不仅深得吴国公主孙鲁班青睐,而且得到了孙夫人的信任,形影不离。加上他那仙人所授的吴拳已经成了吴国天命所归的祥瑞,就算是孙权也对他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留在吴国,他富贵可期,未必肯回洛阳。

        孙资应声附和,表示最大的变数不是别的,就是曹苗本人,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    曹叡阴着脸,沉吟良久,命人召司马懿、司马师进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汉中,定军山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蜀汉丞相诸葛亮站在山坡上,看着汉水两岸的滚滚麦浪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在身后的手中,捏着几枚纸,被山风吹得摇摆不定,瑟瑟轻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虎步监孟琰站在不远处,看着诸葛亮高大的背影,惴惴不安。他不知道诸葛亮将他叫到这里来是什么事,有公务可以在营里谈,到大营外面谈,自然是不希望别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一心为公的诸葛亮而言,这种事极其罕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担心和孟申有关。孟申是他的族人,不久前刚刚调任建业,负责蜀汉在建业的情报、细作。朱提孟氏归附朝廷时间不长,孟申能这么快得到提升,除了其主管上司杨允的强力推荐之外,自然也和孟氏的实力不可或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每个人的命运都和家庭不可分割,这既是大族的优势,也是大族子弟的无奈。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了某个人的牵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挑选一百精锐部曲,押送一批军械去建业。”诸葛亮转过身,淡淡地说道,略显苍白的脸上有些疲惫,眼神中却隐隐有杀气,让孟琰心头发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追随诸葛亮几年,还是第一次看到诸葛亮有这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敢问丞相,大概有多少军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百套。”诸葛亮说道:“挑些悍勇能战之辈,口风紧些,还有特别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琰心领神会。运五百套军械,根本用不着一百精锐,这个特别任务恐怕是要刺杀某人。虎步监是蜀汉精锐,装备最好,战斗力最强,执行这一类任务,非虎步监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对虎步监而言,一次出动百人,这也是第一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