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36章 姜维

第436章 姜维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官道,行军速度立刻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从驿站抢了几匹马,曹苗、夏侯徽得以摆脱步行的窘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常年习武不辍,拳法精深,长跑却不是长项。跟着曹纂等人一路急行,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,哪怕他不需要像其他士卒一样背着辎重。时间一长,肯定会掉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他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是修炼格斗技,而不是全面发展,体能——尤其是耐力——并不比曹纂的部下出色。毕竟对他来说,每天武装越野五公里未免太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坚持训练,自然无法保持状态,他索性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如此,夏侯徽更坚持不住。在此之前,她咬着牙不叫一声苦。等她坐进抢来的车里,眼泪便忍不住哗哗的涌了出来。侍女抱着她的脚,脱下快被磨烂的丝履,才发现她的脚底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夏侯徽咬着牙,由侍女擦拭脚底的血污里,有人敲响了车窗。

        侍女问了一声,听声音是曹苗身边的女卫,这才打开窗户。女卫骑着马,冷着脸,扔进一个小盒子,转马走了。侍女捡起盒子,打开一看,见里面是药膏,大概明白了,挑了一些抹在夏侯徽的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觉得一阵清凉,顿时放松了很多。她靠在车壁上,向外看了一眼,见那个女卫跟在曹苗后面。曹苗似乎回了一下头,只是月色模糊,又没有举火,她看不清曹苗是看她还是看身后的女卫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暗自叹了一口气。她当然清楚,那个女卫与她无亲无故,没有曹苗的吩咐,绝不会关心她的死活。曹苗大概也知道她不会给他好脸色?  这才委托女卫出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无缘啊。这一年多来?  与曹苗见面就没有一次是愉快的。她总是被曹苗欺负,甚至羞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上辈子结的仇吗?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有些恍惚?  靠在车上?  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拨转马头,向曹苗靠了过来?  与曹苗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允良,你熟悉姜维这个人吗?给点意见?  到时候是正面强攻?  还是从小道通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略知一二。”曹苗早有准备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姜维是凉州人,今年不到三十。去年年初,诸葛亮寇凉州?  姜维投降?  很得诸葛亮器重,几乎是当接班人培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接班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姜维原本只是一个普通郡吏,年轻,没声望,又是个降将?  初来乍到,无功可言?  却能拜杂号将军,封亭侯?  这什么待遇?如果不是诸葛亮器重他,没法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恍然大悟?  “哦”了一声?  随即又道:“这姜维会不会是诸葛亮失踪多年的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一愣。“这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是亲儿子?  谁会这么上心?而且我听说,诸葛亮早在荆州时就成了亲,却一直没儿子,还要过继他兄长诸葛瑾的儿子,就是那个诸葛恪的弟弟,好像叫诸葛乔。这好像不太合理吧?从年龄来看,这姜维倒是很像他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瞅了曹纂一眼,忍不住笑了两声。“你这么说,倒也不是没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气氛突然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开了两句玩笑,曹苗又道:“不管姜维是不是诸葛亮的私生子,有一点可以肯定,诸葛亮很器重姜维。这次派他到江东来,应该就是让他立功的。姜维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不会轻易放过你,一定会积极求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怕他个鸟。”曹篡骂了一句,又道:“如果有机会,我就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假如你是姜维,立功心切,现在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想了好一会儿,说道:“来的路上,我打听过一些,这汉兴到定阳之间的路就那么几条,除了官道,大概还有几条小路,都不太好走。姜维如果想拦住我,最好的办法是在几条路上都安排人监视,主力在定阳待命,随时增援,在出山的地方布下阵地。这样,我们一出山,他正好以逸待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觉得有理。“另外,你要考虑吴人的县卒。这一带原本是山越的地盘,民风剽悍,县卒的战斗力也不弱。不管姜维是否选择与他们联手,你都不能太大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曹纂轻踢马腹,向前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仙霞亭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维负手站在院中,仰头看着明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还没有消息送来,会不会延误战机,他没把握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国为什么会让女子领兵?他不太理解。之前有孙夫人也就罢了,她才捷刚猛,不逊男子,又有着多年随军征战的经验,统领解烦营还算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,又那么年轻,也能统兵?

        就他与孙鲁班的两次见面而言,并没有看出孙鲁班有什么过人之处。她的确与普通女子不太一样,可是刁蛮、粗鲁并不等于英武,她怎么像都不像一个合格的军中将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剿匪胜利,大概率是别人让给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些,姜维嘴角挑起了浅笑。相比于吴国,大汉不仅是正统,更有前途。相比于吴王,丞相诸葛亮才是真正的明君。将来汉吴争雄,大汉居高临下,必能势如破竹,一举灭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吴国是建都武昌还是建都建业,都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孙夫人到侯官来是为了造船,造船的想法就出于那个魏国降人曹苗。如果能将曹苗带回成都,逼问出造船之术,或许对将来伐吴有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希望曹纂往仙霞驿来,这样他就有机会以逸待劳,一举擒获曹苗。一旦得手,他可以在孙鲁班赶到之前审讯曹苗,或者干脆将他掳回成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隐隐约约的马蹄声响起,姜维心头一动,升起一丝丝期盼。他听着马蹄声越来越近,直到在驿站门前停下,接着有人急步冲了进来,直到他的院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!有急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!”姜维压抑着兴奋的心情,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推门而入,额头的汗珠在灯光照映下闪闪发光。他快步走到姜维面前,拱手施礼。“曹纂沿官道向仙霞亭来了,入定时在清水亭,速度很快,天亮时可能会到九牧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维眉头一挑,脱口而出。“来得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