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39章 求死不能

第439章 求死不能

        姜维或许不知道什么叫墨菲定律,但墨菲定律依然会起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是以姜维意想不到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维很谨慎。他派骑士沿着山路不断奔驰,连续报告前面的情况,确定看到的魏军人数可观,与曹纂的部下数量接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来时,同样取道仙霞亭。姜维在仙霞亭小住的时候,就问过亭长,知道曹纂一行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前方向仙霞亭狂奔的魏军数量,姜维排除了两侧竹林中还有埋伏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在这时候,曹纂发动了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维收到的消息没有错,大部分人都在往仙霞亭进发,留在竹林里的人除了曹苗、夏侯徽等人,只有曹纂和他的五名部曲,总共不过十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就潜伏在路边的野草中,头上顶着竹枝扎成的伪装。当姜维乘马从他面前经过时,他一跃而起,凌空一刀,将姜维身边的一个亲卫骑士枭首,展开手臂,搂住姜维的脖子,将他撞下战马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发突然,姜维猝不及防,翻身落马,与曹纂滚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虎步兵们反应很快,立刻停止前进,从两头包围过来,却发现曹纂躺在地上,左臂紧紧挟住姜维的脖子,右手长刀就架在姜维的脖子上。只要轻轻一拉,姜维就会血溅五步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不用刀,仅是曹纂的手臂,已经扼得姜维喘不上气来,舌头伸得老长,眼睛都快翻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位诸葛丞相器重的凉州上士在个人武艺上算不上优秀,至少比不上这名魏军士卒,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生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退后!”曹纂一击得手?  心情大好?  厉声喝道:“否则我就杀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维很想与曹纂同归于尽。与其耻辱的活着,不如以命换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是曹魏大司马曹休的儿子?  他不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说不出话来。曹纂的力气实在太大?  手臂像铁铸的一般,扼着他连喘气都困难?  更别说下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虎步兵们四面围住,却不敢动手。匆匆赶来的两个队率你看看我?  我看看你?  谁也不敢下命令。姜维是诸葛丞相看中的人,出发之前,虎步监孟琰再三关照,绝不能有任何闪失。如果姜维死了?  他们没法向孟琰交待?  更没法向诸葛丞相交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命换一命?眼前这个魏军勇士穿的只是普通甲胄,谁知道他是谁,他的命岂能和姜维相提并论。除非姜维自己下令,谁也不敢承担这样的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退后!”曹纂再次暴喝,声音大得几乎能直接震死姜维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维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?  快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虎步兵们不敢怠慢,只得缓缓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?  挟持着姜维,一步步退入竹林中。虎步兵想跟进去?  竹林里射出几枝弩箭,精准的命中虎步兵的面门?  中箭的虎步兵惨叫着倒地?  很快就断了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人不敢再追?  停在山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退入竹林深处,放松了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维大口大口的吸着气,痛苦的弯下了腰。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。什么前程、荣誉、功业,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,只有空气才是他最需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好容易平静下来时,眼前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没有多想,姜维就叫出了他的名字。“曹乡公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也笑了。“听说你想见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维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,掩着疼得钻心的肋骨,慢慢站了起来,转头看向一旁乐得合不拢嘴的曹纂。“曹大司马次子,曹德思将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。如果不是姜维在跟前,他真想跪下来给曹苗磕个头,请曹苗正式收他为弟子,传授他行刺伏击之道。如果不是曹苗帮他出谋划策,又反复演练战术,他不可能这么轻松的生擒姜维。

        孤身突袭,从近百名虎步兵的队伍中一举生擒姜维,这简直可以和关羽斩颜良的传奇战绩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个功劳,他将成为魏军当之无愧的第一勇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想杀你。”曹苗淡淡地说道:“只要你肯配合,不与我们为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杀我,我也无颜回去。”姜维慢慢挺直了身体,额头沁出一层冷汗。“所以,要么你现在杀了我,要么我杀了你们。除此之外,别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曹苗飞起一脚,侧踹在姜维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喀嚓”一声响,姜维的右膝被他踹折,右腿反折。姜维痛得嘶声大叫,立足不稳,扑通一声摔倒在地,抱着膝盖,痛得涕泪横流,几乎断气,好半晌才发出凄厉的嚎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脸色一变,打了个激零。他也没想到曹苗下手这么狠,一脚就踹断了姜维的右腿。从这个位置来看,姜维这条腿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姜维的惨叫声,林外的虎步兵们骚动起来,很快就有一什虎步兵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看曹纂。曹纂心领神会,招了招手,带着五名部曲迎了上去。曹苗单手提起姜维,拖着他向竹林深处走去。阿虎手持刀盾断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竹林越往深处越密,姜维的断腿不可避免地碰到竹子,每次触碰,都让他痛得除了惨叫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曹苗一点反应也没有,拖着他,向里走了百余步,来到夏侯徽面前,松开手,将姜维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惨叫声此起彼伏。一会儿之后,声音消失了,竹林里只剩下姜维的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坐在胡床上,慢条斯理的掸了掸衣摆。“虎步兵的确是精锐,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中,他们不是曹纂的对手。来一个,死一个。来两个,死一双。时间足够的话,仅凭曹纂一人就能杀光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维瞪着朦胧的泪眼,恶狠狠的看着曹苗,嘶吼道:“你杀了我吧,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看了姜维一眼,站起身,一脚踢在姜维的左膝上。“啪!”姜维的左膝也断了。姜维再次疼得惨叫起来,撕心裂肺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脸色苍白,眼睛瞪得溜圆,看着曹苗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她一直觉得曹苗阴险,看到这一幕,她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岂止是阴险,简直是残忍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坐了回去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我说送你回去,就一定会送你回去,你想死也死不了。就算是你咬断舌头,我都能给你接上。不信的话,你试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