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40章 无情的真相

第440章 无情的真相

        姜维的确想到了咬舌自尽。可是听了曹苗的话后,他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心狠手辣,惹怒了他,只会遭到更重要的折辱。如果他真能接上断舌,咬舌自尽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要自杀,也要等到离开曹苗之后,不给他施治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姜维瞪着曹苗,眼中喷着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令你的部下投降,交出所有的军械。我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曹苗转头看向竹林外,那里又有惨叫声响起,可能是更多的虎步兵闯进了竹林,企图救回姜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们注定是徒劳。阵而后战,曹纂或许不是姜维的对手,他的部下不如虎步兵精练。这种丛林战,曹纂可以完虐虎步兵,尤其是姜维被擒,虎步兵无人指挥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为曹纂量身打造的战术,能将曹纂的优势发挥到极限的特种作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虎步兵虽多,却无法配合,只能各自为战。论个人战力,哪个虎步兵是曹纂的对手?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练兵有方,无当飞军号称是这个时代的特种部队。即便如此,虎步兵也不是真正的特种兵。诸葛亮训练虎步兵的目的是堂堂之阵,而不是特种作战,这种小规模的战斗并非虎步兵所长。

        接连又是几声惨叫后,竹林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姜维的脸渐渐苍白,眼神也跟着黯淡了几分。他听懂了曹苗的意思。继续下去,只会让虎步兵们白白牺牲,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投降。”姜维哑着嗓子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点点头,命阿虎解下姜维的衣甲、武器,带着他去见曹纂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虎提着姜维走了,曹苗拔出姜维的佩刀,挥舞了两下。刀光霍霍,寒气森森,是一口好刀,比阿虎手中的那口神刀品质还要好,装饰更是精美数倍,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好像有话说?”曹苗看向夏侯徽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愣了一下,下意识地点点头?  却觉得口干舌燥?  说不出话来。她从侍女手中接过水壶,抿了两口水?  润润嗓子。“我……我想和你谈谈辽东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辽东?”曹苗眼神微闪。“辽东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收到我的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信?”曹苗愣了一下?  若有所悟。“你是说阿琰寄来的信,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夏侯徽点点头?  心头莫名的掠过一丝失望。曹苗居然没看出那封信是我写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不是来劝我回洛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能回洛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无声的笑了。“啧啧?  你们夫妻俩还真是般配啊。”他抬头看着夏侯徽。“我怎么才能相信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又羞又恼?  窘迫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来是打算出海的。世界那么大,何必和你们争这些蝇头小利。你巴巴的跑到江东人,我躲到侯官,你还不肯罢休。我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。曹氏、夏侯氏那么多人?  凭什么非要我去?就算夺回大魏江山?  又和我有什么关系?这皇位再怎么排,也排不到我的头上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抱着腿,轻轻摇晃着身体,打量着夏侯徽。“你给我一个去辽东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犹豫了半晌。“你出海,你的父王和弟弟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提我父王。一提他?  我就生气。他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,却从来没和我透露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目瞪口呆。曹植知道真相?这么说?  天子是袁氏血脉就不是猜测,而是事实了。可是……为什么曹植明明知道天子是袁氏血脉?  却不加阻止?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略一思索,就猜到了其中原由?  随即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不是没阻止?  只是做得很隐秘而已。天子的子嗣接连夭折绝非巧合?  而是有人故意为之。是不是曹植安排的不好说,但他肯定知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才尽心尽职,为朝廷效力。如今曹植在关中,与大将军曹真朝夕相处。曹苗在江东,与大司马之子曹纂并肩作战。曹真、曹休支持曹丕不假,可是他们不可能支持袁熙之子为帝。稳住了这两个宗室将领,即使宫中易主,也不会出现大的动荡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件事早在曹植的谋划之中,但曹苗却不知情,他只是曹植手中的一枚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了真相的曹苗怎么可能为此卖命,去什么辽东?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答应回洛阳是假的?”夏侯徽的脸色一会儿青,一会儿白。怪不得这么顺利,原本都是圈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吧。”曹苗捡起姜维的拍髀(匕首),试了试刀锋,又收回刀鞘,扔了过来。夏侯徽下意识地接住。拍髀很精致,很轻巧,刀身细长,寒光闪闪,是一口利刃。“留着防身吧。接下来还有一段险路要走,我和德思都不一定有余力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险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鄱阳太守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眉头微蹙。她不知道鄱阳太守是谁。她只听得出曹苗的意思,他会继续北归,至于能不能回到洛阳,却不敢说。战斗刚刚开始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也不怎么关心江东的事。“曹苗歪着头想了想。“司马师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鄱阳太守究竟是谁,让你这么忌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鲂。”曹苗说道:“去年江东伏击大司马,周鲂是诱敌行动的执行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倒吸一口冷气,心里一片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休被骗,导致石亭惨败,气得疽发,险些送命。曹纂为此以大司马之子间行江东,行刺陆逊不行,如今到了鄱阳郡,不可能不考虑行刺另一个罪魁祸首周鲂。相比于纵敌的司马懿和战场上正面击败曹休的陆逊,欺骗曹休的周鲂更该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,曹纂的身份暴露,吴人也不可能放他走。孙夫人很可能已经通知了周鲂进行拦截。如果当时曹纂没有取道仙霞亭,而是翻越武夷山,现在或许已经和周鲂对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呢?司马懿曾是参与行动的大将,怎么可能不知道周鲂?司马师奉命出使江东,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周鲂是鄱阳太守,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一路北归将面临什么样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司马师一个字都没提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是希望我和曹纂、曹苗一样,死在吴人的手中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