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43章 讹兽

第443章 讹兽

        吴国新建,很多制度延袭汉制。八月秋收,以县为单位核算粮食、人口,同时缴纳归郡仓的粮食。

        农业时代,尤其是这种偏僻的小县,能够上报的物资非常有限,大部分都由县里自行支配,充当官吏的俸禄和各种开支。

        拖到十一月才交的可能性不是没有,但非常小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大的可能是以催粮为由调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情况属实,那就表示存在一种可能:周鲂还没收到相关的消息,将防范重点放在了武夷山的西侧出口。这是一个信息传输导致的时间差,可长可短,有加以利用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打量了侯健两眼。“侯君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怯怯地看着曹苗,片刻之后,又用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用力的摇头,额头的汗珠甩了出来。曹苗眨眨眼睛,拔出拍髀。侯健吓了一跳,拼命挣扎起来。“饶命,饶命,我刚刚成亲,还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曹苗割开了绳索,拍拍侯健的肩膀,示意他不要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健揉着手腕,长吁一口气,如释重负的看着曹苗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多谢,多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姓曹,叫曹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“哦哦”了两声,眼中露出一丝不安,却并不意外。很显然,他早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成的亲?”曹苗笑容温和,带着一丝调侃。“看你这春风得意的样子,新人一定是个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讪讪地笑了两声,没说话,眼中却露出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恕我冒昧。”曹苗坐了下来,抱着膝盖,一副好友相逢,畅谈人生的模样。“新婚燕尔?  不在家陪着夫人?  大概是出身不高,想以功劳立世?  所以才主动申请了这最危险的任务?  赶到乐安来征召人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倒也不是?  刚刚接到消息,说魏狗可能要进武夷山。武夷山路险难行?  怎么得也有半个月?  谁会想到……”侯健忽然警醒,却已经迟了。他脸色煞白,惶恐地看着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哈哈一笑。“无妨。魏狗、吴狗,大家都是狗。各为其主?  情有可由。不过……”他神色一紧。“既然是各为其主?  如果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,待会儿还请海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顿时慌了手脚,趴在地上,连连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沉默了片刻,等到侯健即将崩溃?  才拍拍他的肩膀,指指远处的夏侯徽。“看到那个女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涕泪横流?  连连点头,却不知道曹苗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我的新婚妻子。我惹怒了太傅钟繇?  钟繇你应该知道吧?我惹怒了太傅钟繇,无法在魏国立足?  只好逃到吴国暂避。蒙吴王与公主不弃?  收留了我?  让我有安身之地。只是我家夫人听说公主要下嫁于我,一时情急,便不远千里,追到这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曹苗抬起袖子,抹了抹泛红的眼角。“我也是没办法,只好随她回去。一不小心,逃到这里,迷了路。她不服水土,生了病,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到洛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茫然地看着曹苗。他虽然不知道曹苗究竟想干什么,可是听了曹苗的解释,莫名的多了一些同情。大家都是年轻人,都是刚刚成亲,都为了前程不得不暂时分开。相比于曹苗的逃亡,他只是在郡内跑一跑,还算是轻松的。相比于曹苗的妻子患病,很可能死在异乡,他的妻子只是独守空房,幸福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,我们互相帮个忙?”曹苗吸了吸鼻子,语带吞音,神情凄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放了你,你也别说遇到我们的事,就当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还在犹豫,曹苗又道:“你看,你们的消息那么慢,周太守根本不知道我们已经到了这里。就算你赶回去告诉他,我们也走远了,很可能已经离开了鄱阳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想了想,觉得曹苗说得有理。就算他如实汇报,周鲂也来不及赶来阻截。反正曹苗他们就算逃出鄱阳郡,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尤其是长江,他们根本过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不说就是。”侯健咬着牙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。”曹苗向前挪了挪。“帮人帮到底,能不能再请你一件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没粮了,我妻子又病了,能不能请你带我们的人去乐安。买点粮食和药材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健犹豫了片刻,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,多谢。”曹苗再三致谢,向曹纂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心花怒放,暗暗冲曹苗竖起大拇指。有了侯健这个本地人带路,不仅能解决粮食和药材的问题,还可以趁机摸清去乐安的路。到了乐安县城,解决了补给问题,当前的困难就解决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吓唬了侯健半天,也没能得到一句有用的信息,曹苗和侯健聊了几句,事情就解决了。之前对付姜维也是如此。他原本以为要苦战一场,身边的人至少要损失一半。没曾想,按照曹苗的建议,轻轻松松就拿下了姜维,零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安排了几个五官端正,为人机灵的部下,让他们跟着侯健去乐安县城采购物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表示感谢,曹苗决定送侯健几匹蜀锦——刚从仙霞亭劫来的战利品。侯健很喜欢,却不敢带着去乐安,只好先留在这儿,等侯健从乐安回来再取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侯健。曹纂安排宿营、警戒,曹苗回到夏侯徽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刚才说什么,与我有关?”夏侯徽说道。她看到曹苗指着她,侯健也往这边看了又看,不太明白这事和她有什么关系。她打量了曹苗一眼,见曹苗眼圈犹红,想起曹苗的拿手绝技,忍不住笑道:“怎么还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咧嘴一笑。“我骗他说,你是我的新婚妻子,特地从洛阳追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夏侯徽气得变了脸,扭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急从权嘛,你别当真。”曹苗将事情的经过解释了一遍。夏侯徽听了,倒也能理解。对付侯健这种情况,这个故事的确有效。事同此理,人同此心。有共鸣,才能有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简直是讹兽。”夏侯徽咬牙切齿的说道。“你有说真话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啊。”曹苗笑笑。“刚才那句就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