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45章 无处可逃

第445章 无处可逃

        曹纂端起四石弩,瞄准百步外的吴军斥候,扣动了弩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弩箭呼啸而去,一个又白又胖的吴军斥候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,大腿中箭,翻身倒地,发出凄厉的惨叫。他的同伴大惊失色,纷纷寻找藏身之外,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不慌不忙,又扣上了一枝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弩和箭都是从姜维手里缴过来的,又轻又准,用了几次就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的精铠也是如此,坚固得让人不敢想象。除非运气差到极点,遇到十石强弩那种超强武器,三十步之外,吴国的弓弩对他们几乎无害。近战时,也能让他们免于大部分伤害,可以毫无顾忌的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与吴国斥候较量中,这些蜀汉制造的军械发挥了难以想象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做工比魏国的强多了,诸葛亮还是有一套的,不枉曹苗花了那么多心思算计姜维。

        值,太他么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一边想着,一边又端起了弩。他特意射伤那个吴军斥候,而不是射杀他,就是吸引其他的吴军斥候来援人,从而实现持续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身上的甲胄和徽标可以看出,那是一个队率、屯长之类的小军官,不是普通士卒。按照曹纂对吴军的了解,这种级别的军官通常都是小有家资的豪强子弟,甚至是某个大族的支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无法像大族子弟一样起家为县令、太守,又不用像普通百姓做一个普通的士卒,都会从队率、屯长之类的中下层军官做起,积攒一点军功后,就可以升为军侯、都尉,脱离最危险的前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:这些人的武艺说好不好,说差不差。实战经验有一些,却谈不上丰富,但他们有身份,麾下士卒不仅要听他们的命令,还要竭尽所能的保证他们的安全,否则会受军法的严厉处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射伤他们,就能拖住他们的部下,让他们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在那个小军官的哭骂声中?  一个吴军士卒冲了出来?  一手用盾牌遮挡,一手拽着小军官的衣领?  往藏身之处拖。盾牌太小?  藏不住两个人。小军官太胖,那个士卒拖起来很吃力?  动作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很轻易地等到了机会,再发一箭?  将那个士卒射倒。

        筹码又多了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三个时辰的对峙后?  曹纂和五个部曲合作,将这一队吴军斥候全部击杀。他们从容的取走了射出的弩箭和有用的物资,消失在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周鲂接到报告,带着亲卫营赶到时?  曹纂已经走了。看着一地的狼藉?  看着重重山影,周鲂的心情无比沉重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兵力虽少,但神出鬼没,战斗力极强。兵力少了?  抓不住他。兵力多了,找不到他。一不小心?  被他诱入不利地形,很可能就是全军覆没的尴尬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曹休居然有个这么能干的儿子?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回到驻地?  见曹苗正和夏侯徽对面而坐,神情轻松?  也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药材后?  夏侯徽的身体恢复得很快?  情绪也有了明显的变化。尤其是和曹苗的关系,那种你死我活的恨意不知不觉的消失了,反倒对曹纂越来越严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德思又占了周鲂便宜。”曹苗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得意的咧着嘴笑起来,挨着曹苗坐下。“允良,你说的那些战术太好用了。”他又对夏侯徽挑起大拇指。“没想到你对吴国的事这么清楚,那些蛮子真是死脑筋,明知是个死,还是一个接一个的往上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哼了一声:“你出身好,自然体会不到那些普通士卒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撇撇嘴,嘀咕了一声。夏侯徽也不是什么出身贫赛之人,也不知道哪来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允良说了一件事,要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想给周鲂找点麻烦,还是想和所有的吴军,包括解烦营分高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没吭声。就算他再狂,也没到挑战所有吴军甚至解烦营的地步。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了。他百战百胜,一败就有可能全军覆没。吴军百战百败,只要抓住一次机会,就有可能全面翻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鲂迟迟没有进兵,恐怕是等附近郡县合围。如果只是周鲂,也就罢了。其他太守未必能全听他的。可若是孙夫人或者孙公主出面,就没人敢大意。届时四面堵截,我们很难脱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让孙夫人、孙公主知道,我们无意与他们为敌。你和周鲂之间的战斗是私仇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笑了一声。“她们能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机会。”夏侯徽说道:“她们以女子统兵,向来不受吴国文武拥护。如果有人打击一下这些人的锐气,她们不会反对的。就算明面上不接受,行动时也不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又看了曹苗一眼。“考虑到允良的安全,孙公主也会投鼠忌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稍微考虑了一下,接受了夏侯徽的建议,同意安排人送一个随曹苗来的女卫回去,向孙鲁班汇报,表示无意为敌的意愿。如果护送的人员能够顺利返回,还可以趁机了解孙鲁班的位置,不至于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夏侯徽挥挥手,示意侍女、卫士们都退出去,递了一杯水给曹纂。“还有一句话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端着水刚要喝,一听夏侯徽这句话,手一哆嗦,不敢喝了。“要不,你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天子究竟是姓曹,还是姓袁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吭哧了半天,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他明白这是件生死攸关的事,但他没有解决办法,只能装不知道。天天忙着做战,固然有折腾周鲂的意思,但背后也有不想考虑这些头疼的事的动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夏侯徽挑破了这层假象,让他无法逃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事,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的,总要面对。”夏侯徽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这不是宗室内的争权夺利,而是关系到大魏江山的归属。你不会以为一旦袁氏纂夺了大魏江山,会对大司马网开一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吱吱唔唔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一件事,你应该知道,按照这个趋势,不管我们能不能回洛阳,太尉都有可能重新启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曹纂顿时变了脸色。司马懿和司马师都是他打伤的,司马懿复出,岂能饶了他们父子?

        这仇是解不开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