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48章 随风潜入夜

第448章 随风潜入夜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放下刚刚收到的文书,内心涌动着无以名状的沮丧和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继费祎遇刺之后,姜维重伤,双腿折断,成了残疾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之内,折损两位年轻俊杰,对人才本来就不如中原的蜀汉来说,简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姜维。他是年轻一辈中不多见的军事人才,几乎是唯一能在二三十年后大用的将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废了。不仅是双腿折断,精神上的打击更重,名誉上的受创更是毁灭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率领一百精锐虎步兵,还有吴人的支持,却被仓皇逃窜的曹纂生擒,完全配不上凉州上士的评价。可以想见,一旦这个消息散布开来,会有什么样的舆论,会有多少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谡的余波未平,又出了姜维这样的事。他知人善任的名声毁于一旦,不管他以后如何公平持正,都避免不了任人唯亲的嫌疑,无法服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得不付出更多的精力去稳定朝野,无法全力以赴的北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上苍对我的考验吗?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仰起头,看着漆黑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阴天,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人名在诸葛亮的脑海里沉浮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之子,那个逃亡江东的疯子,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两件事中,曹苗都没有直接联系,但他都有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夫人追查麋芳案时,曹苗是助手,追踪、审讯,多有助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曹纂逃亡时,曹苗与他同行,很难说曹纂的伏击方案中没有曹苗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返回大帐,重新拿起文书。文书是吴国发来的公文,只提到姜维中伏受伤的大致经过,并没有具体的细节。但里面提到了一个地点:九牧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依稀听人说起过这个地名,只是一时半会的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想了想,叫来记室霍弋。“绍先,你是否记得九牧亭这个地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弋想了想,点头道:“听伯松(诸葛乔)说过,在会稽郡,是通往侯官的必经之路,离仙霞亭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恍然,但心中疑惑更多。仙霞岭是山地?  正是虎步兵最擅长的地形?  姜维怎么会中伏?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牧亭在仙霞亭之北,还是亭之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侧?  大概五六十里左右?  最多不过百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的脸色一变,心中更加苦涩。姜维不在仙霞亭据险而守?  以逸待劳,非要去九牧亭迎战曹纂?  本身已经违背了用兵常识。想为他遮掩都没理由?  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真是我看人不准?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出了一会儿神,转过身来,才发现霍弋还在,似乎有话要说。他皱了皱眉?  自责不已。最近太累了?  有些失态,居然没注意到霍弋的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绍先,有什么消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弋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,尽可能用平稳的语气说道:“没有太大的消息,只是一些市井之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心里咯噔一下?  莫名的不安。他知道霍弋不是饶舌之人,他说的市井之言只怕不是普通百姓的家常里短?  最少也与朝政有关,或许是哪个不安份的官员又跳出来大放厥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市井关乎民生?  有益施政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。”霍弋从怀里抽出一份书信?  递到诸葛亮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狐疑的接过?  看了一眼?  眼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两下。果然不是普通百姓的家常里短,而是关系到天子与他本人的家常里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当然是谣言。可是这谣言说得有鼻子有眼,有论点有证据,逻辑通畅,欺骗性很强,反驳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谣言能造到这个水平,堪称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绍先对此有何见解?”诸葛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似曾相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丞相是否记得,年初在武昌也有一个类似的谣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点点头。第一次听到那个谣言时,他还在想孙权该怎么应对。没曾想,现在该他面对这个局面了。他再一次想起了那个名字,似乎这个少年到哪儿,哪儿就会有风波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阳如此,武昌也如此。难道他又要来成都了?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冷峻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弋心中微凛。他追随诸葛亮多时,每次看到诸葛亮这样的眼神,总会有人倒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不知道又会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很快就将姜维的事暂时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已至此,多思无益。既然姜维没有死,等他回来,自然清楚经过,比他在这儿猜想更有意义。至于成都的那个谣言,自有蒋琬去查,也不用他操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蒋琬连一个谣言都处理不好,他这个丞相长史也就不用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有更重要的事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据长安的细作传来消息,监军关中的浚仪王曹植突然离开了长安,向子午谷方向去了。他的随行人员不多,但是很精干,还招募了不少熟悉南山地形的山民、药农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不敢掉以轻心。他不担心曹真,曹真位高权贵,身体又不好,他以身犯险的可能性不大,大军出动又无法掩饰,有足够的准备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植不到四十,正当壮年,不仅知兵,而且多才多艺,他能够执行的任务比曹真多,不能不防。

        子午谷也特殊,位于汉中东侧,沿着汉水继续向下,就是曹操时代硕果仅存的名将张郃坐镇的荆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是魏国最有才的宗室,一个是魏国最著名的大将,如果他们协同行动,威胁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多事之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越发感到凄凉,对魏帝曹叡的印象大为改观。他觉得自己低估了曹叡,在血脉之争缠身之际,还能摆出咄咄逼人的气势,甚至不惮使用曹植、曹苗父子,手段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比他的父亲曹丕强太多了,依稀有当年曹操的风范。

        曹操后继有人,可是他却找不到自己的继承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年之后,谁能和曹叡抗衡?

        刘禅吗?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很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放眼看去,他找不到一个能放心托付后事的人,自己又年近半百,身体状况不佳,很难说能不能活到花甲之年。如果不能在有生之年确立优势,北伐中原就只能成一个可望而不及的梦想,所有的努力最后也只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当初该听取魏延的建议,让他试一试。

        诸葛亮左思右想,反复权衡,派人请来魏延,命他率部东进,尝试进攻西城,抢占有利地形,确保汉中的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