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界文学 - 历史小说 - 大魏影帝在线阅读 - 第453章 我回来了

第453章 我回来了

        一连几天,周鲂派人搜索四周,却一直没找到陈氏兄弟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曹苗、曹纂的帮助下,这些山越不仅作战更有技巧,藏身能力也有大幅度提升,与周鲂熟悉的山越相比有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周鲂越发焦虑,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,短短几天时间,人就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赶到时,看到周鲂这副模样,吓了一跳,憋了一肚子的狠话竟是一句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鲂向孙鲁班请罪,表示自己能力有限,要对鄱阳的形势恶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已经上书吴王请罪自免。在吴王诏书到达之前,他将在孙鲁班帐前听令,以期将功赎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,见周鲂说得这么诚恳,倒也不好再责备他,转向问周鲂有什么解决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鲂推辞了一番后,提出两个方案,供孙鲁班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围剿。调集三郡郡兵,配合解烦兵进剿,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扫荡,但凡有点规模的部落全部灭掉。届时强者当兵,弱者屯田,彻底解除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谈判。派人劝降曹苗、曹纂,只要他们肯降,山越的威胁就去了大半,还可以恢复到之前的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方案各有利弊,没有绝对的好和坏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孙鲁班来的鲁弘听明白了周鲂的意思。什么两个方案,其实只有一个方案,要求孙鲁班处理好曹苗,别再让他出来祸害。言下之意也很清楚,这些麻烦都是因为孙夫人、孙鲁班没能控制好曹苗惹出来的。谁惹的麻烦,谁来解决,不要连累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鲁弘很生气,却没有对孙鲁班挑明。孙鲁班的脾气和孙夫人一样火爆,却没有孙夫人那样的城府。一旦发现周鲂玩这种小心思,她说不定会当场发作,直接砍死周鲂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鲂不是司马师,不能随便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孙鲁班商量后,鲁弘建议先问问周鲂,曹苗究竟在哪儿,然后与曹苗联络,看看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鲂很尴尬,只能告诉孙鲁班。我不知道他们在哪儿,找了几天了,连个影子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孙夫人的女卫来了。曹苗就在附近,想见孙鲁班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大喜,恨不得亲自出营迎接,硬是被鲁弘拉住了。曹苗现在的身份存疑,孙鲁班不宜表现得太过热情,尤其是当着周鲂的面。否则消息传到武昌,不知道会说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派鲁弘去接曹苗。时间不长,曹苗带着阿虎来到孙鲁班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迎着孙鲁班火辣辣的目光,曹苗笑笑,比了个无恙的手势,随即看向坐在一旁的周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,他有好几次远远地见过周鲂,只不过周鲂没看见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鄱阳太守周子鱼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鲂微怔,随即点点头,抚着颌下短须,淡淡地说道:“曹君见过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见过几次,最近的时候大概三百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鲂的脸顿时红了。“你们就在附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就在这座山上。”曹苗笑道:“你是不是想立刻动手,武力荡平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鲂盯着曹苗,看了又看。他的确有这想法。之前无计可施,是因为不知道目标在哪儿。现在既然知道了,又有解烦营助阵,扫平陈氏兄弟应该没什么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曹君有不同意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曹苗笑得更加灿烂。“我只是想,曹纂一定很欢迎你这么做,他想杀你不是一天两天了。甚至可以说,他之所以来鄱阳,留在鄱阳不走,就是想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弘会心一笑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这句话说得好,一下子就把责任全部推到了周鲂身上。这是私仇,是周鲂与曹纂之间的事,周鲂在自己的地盘上,拥有优势兵力,却无法解决曹纂,怎么说,这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论口才,还是曹苗更高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我给你画张路线图?”曹苗笑嘻嘻的说道,进一步刺激周鲂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鲂感受到了巨大的冒犯,寒声道:“若曹君愿意相助,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曹苗从袖子里抽了一卷帛书,扔给周鲂。“明府抓紧时间啊,如果动手迟了,他们也许就不在那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鲂接过地图,打开看了看,神情狐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地图很详细,甚至标出了几个关键的地点,比他想象的要实用得多,绝非敷衍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隐约猜到了曹苗的用意。曹苗肯定是向陈氏兄弟许诺,他是来谈判的,尽量保住他们性命。如果他率部进攻,那就是他不肯谈,不是曹苗不努力。如此一来,陈氏兄弟怕死,只能拼命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能击败曹纂和陈氏兄弟,那当然没什么问题。如果不能呢?

        由这张地图可以看出,曹纂的准备很充分。只要陈氏兄弟支持,坚守一段时间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鲂反复权衡后,将地图交给孙鲁班,还诚恳地夸了一句:曹苗的地图画得真好,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心中欢喜,对曹苗说道:“你的建议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曹苗拱手施礼。“公主,曹纂护送使者司马师夫妻前来,兵不过百,本无兴兵作乱的能力。之所以走到这一步,不过是因为我。他想带我回洛阳,公主却派人来追赶,周府君更是大兴刀兵,搞得人心惶惶。如今公主亲至,曹纂自知逃生无望,只能给我自由。我现在就在这里,公主还要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曹苗安然无恙,孙鲁班哪里还有作战的心思。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鄱阳的麻烦还是由周鲂自己解决吧。她心里这么想,却不能这么说,只能一本正经的问周鲂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鲂暗自叫苦,这曹苗狡猾得很,又将麻烦推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答应也得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,臣以为,不管怎么说,魏人与山贼勾结,不能不战。再者,这曹纂乃是魏将曹休之子,既然他胆大包天,深入我大吴腹地为乱,岂有放过之理?臣愿统兵攻山,斩曹纂首级,献于公主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看向曹苗。

        曹苗笑着点点头。“既然如此,那就坐等明府捷报了。希望明府能抓紧时间,我还等着赶回去出海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鲂阴着脸,向孙鲁班行了一礼,转身出帐。

        孙鲁班欢呼着扑了过来,抱着曹苗的脖子,媚眼如水,热情如火。“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。不过我要先见见司马师。”